在线投稿

再赏奇文:美化日韩为哪般?

再赏奇文:美化日韩为哪般?

现在,接着赏奇文《重视社会建设中的改革与重建》。在这个奇文里,尽力地美化南朝鲜与日本的段落也有。

这个吴某来先生是这样说的:

【为了重建中国人自由精神与科学民主意识,孔家店被打倒。对比一下韩国与日本,儒家思想与宗教信仰并没有被清理,一点没有影响国家现代化民主化进程,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儒家思想,都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融进自己民族文化与道德血液之中。】

为什么这是给南朝鲜和日本“尽美言”呢?因为里头的”儒”字。在我自觉自愿进书市逛荡的近二十来年里,“儒”真是个高大上的好字。将军文武双全,“儒将”;商人有学问,“儒商”;学者学问有成,“大儒”……一沾上“儒”字,什么都要抬高一个或者N个层级。所以呢,在现在“儒”字高高在上的当下流行语境里,把南朝鲜和日本和“儒家思想”挂靠在一起,说:“儒家思想,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融进自己民族文化与道德血液之中。”分明就是为这两个国家“尽美言”么。这段话里涉及两个关键词:宗教与儒家思想。宗教么,有些敏感,先不说,只说儒家思想。只说现代化的日本与南朝鲜现在是不是有儒家思想,或者说是不是有被改良后的儒家思想。

关于儒家思想,这个吴某来先生以为南朝鲜和日本还有“儒家思想”,经过“改良”,还在日本和南朝鲜存在的。这个,可能么?我倒是不否认儒家学问在日本和南朝鲜留过影,但是,要说现在的南朝鲜和日本“自己的文化和道德血液”中,有经过“改良”的儒家思想,基本上不可能。

首先,在现在的日本就找不到半点儒家思想的核心东西。无论怎样的“改良”,儒家思想还是儒家的内核,与中国的儒家不该有什么区别。内核有了区别,那就不是儒家了。事实上,现在的日本人的文化和道德是不是有儒家的东西大可怀疑。不但现在,就是在历史上,儒家的核心思想在日本是否被当回事也大可怀疑!

首先,儒家思想的本质是什么?是教人修行品德?是教人怎样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这个都有,但是,绝不是儒家思想的内核,儒家思想的内核是政治,是研究怎样搞政治的,儒家的老祖孔子本身就是个热衷政治但是屡不得志的失败的政治家,就算政治上屡屡碰壁,在教书育人时候,也教的是搞政治的学问它的著名弟子,除了颜回之外,搞政治都很有一套。“学而优则仕”把儒家学问到底为什么说尽了。

日本人的政治里有多少儒家的东西?

儒家学问/思想里,首先是赞成改朝换代的。改朝换代的方式两种:禅让——尧传舜,舜传禹,这个,是儒家赞成的;还有一种——革命,如商汤灭了夏桀,周武灭了商纣。可是呢,在日本的历史上,有没有谁尊奉儒家思想把天皇一家给灭了的?没人敢灭了天皇一族,那是因为日本人心里信奉的是神道教,神道教替天皇一族维持着“万世一系”。只有他们一家才能做天皇,别家都不能。合理么?不合理。以日本被幕府篡权为例:做为一个国家的元首的天皇,治国无能,弄得大权旁落,人人为了权势争斗不止,给整个国家带来无休止的动乱,这样的天皇不称职,该“死啦死啦”滴!问题是,日本人就不这么想,也绝不接受儒家主张,把那个无能无德的天皇踢下台,让有德者,甚至于有力者居之,结束战乱!可是,能看到的历史是,无能的天皇还是“万世一系”地晃晃荡荡地一直晃到了现在。这个日本真的相信儒家么?儒家的学问进了日本就是没把日本人脑筋的那个神道教给剔除了,就是没有在政治上真正进入日本人的心里,儒家学问在日本人心里什么位置不多说了。

儒家学问讲孝道,当然也讲究“忠”,但是“忠”字要从孝道里往出引,“忠臣出于孝子之门”么。日本人大不一样,直接跳到“忠”字上,省了“孝道”,这个加工术可不是什么“改良”,而是把儒家学问给阉割了!日本人把儒家当回事了?搞政治的儒家学问,在日本是个什么地位,动动脚趾头也知道。

再一个,对人怎么看待。儒家老祖孔子的眼里,社会性的人是分层论等的,有天生就该有特权的“人”,也有没有任何特权的天生的蠢然下愚——“民”(赵纪彬《论语新探·释人民》)。但是,无论这两种人有多大差别,也不能不把地位低下的“民”当回事。春秋时期还有野蛮的远古“人殉”遗风,固然有些觉醒的上层人物用人形的陶俑代替,可是孔子也愤然——“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这是把人当回事!

但是,在近现代的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把哪一个被侵略的国家的人当人看了?在中国的尸山血海证明什么?如果日本人脑袋里有“人”会这样么?对待东南亚国家的人,日本人当人了么?一个不把人当人的日本,居然也把“儒家思想……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融进自己民族文化与道德血液之中”???

还有一点,中国能发展出用儒家经典做教科书的科举制,日本照着做了么?

假如说日本真有什么儒家学问,那也被福泽谕吉们的“脱亚入欧”论洗了个干干净净,才有倭寇那些灭绝人性的勾当!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儒家思想的半点踪影了!

如果硬要胡说的话,日本右翼政府在历史问题上对国民设置“防火墙”,淡化甚至于美化对外侵掠战争,篡改教科书,这个倒是很有些“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意味。吴某来先生指的是这个?

日本真有儒家学问么?瞎胡说么。

说南朝鲜。

据说南朝鲜也有儒家思想。这可是一个更具欺骗性的,认认真真的胡说八道。当然,不能否认儒学书籍是在朝鲜半岛留下影子的,但是,书籍留影子和思想刻骨铭心的牢记是两个概念么。

据《旧唐书·高丽传》说唐朝时候的半岛是有汉文书籍流传的,原文如下

【俗爱书籍,至于衡们厮养之家,各于街衢造大屋,谓之扃堂,子弟未婚之前,昼夜于此习射。其书有《五经》及《史记》、《汉书》、范晔《后汉书》、《三国志》、孙盛《晋春秋》、《玉篇》《字统》、《字林》;又有《文选》,尤爱重之。】

在这些书里,能和儒家思想最直接有联系的不过是《五经》。但是呢,只有《五经》的“经”是不可能看懂里头的含义的。这些传自先秦的《五经》没有西汉学者们为之解说的“传”,就是西汉人也是不可能看得懂的。到了魏晋时候,就是这些解说“经”的“传”,魏晋人也渐渐看不懂了,所以,又有学者专门为“传”写了当时人能看得懂的“注”。可是,南北朝时候到隋唐,这个“注”也渐渐没人看得懂了,所以,又有了解说“注”的“疏”。所以呢,光有《五经》,当时半岛上的人是什么也看不懂的。可是呢,《旧唐书》里确实没有写半岛上流传甚么“传”“注”“疏”,可以推知,当时朝鲜半岛上的人实际上并不懂儒家思想。而且,从这一句“又有《文选》,尤爱重之”看,哪里的人对汉文化里的文学最看重。此乃“文苑”学问,绝非儒家思想栖身的“儒林”重镇!半岛之上,对儒家学问是否真感兴趣,两说了!

这样的说法,不仅仅是我的“推知”,而且还有证据,就在同传

【其俗多淫祀,事灵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国城东有大穴,名神隧,皆以十月,王自祭之】

这句话里的“淫祀”并非指“很黄”的那种玩意儿。而是指过分,崇拜的神灵太杂、太滥、太多了。国城——国都以东有个大洞穴,名叫“神隧”,每年十月,国王亲自磕头祭拜。

对于神鬼之类的东西,儒家向来是敬而远之,《论语·述而》就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不是无神论者,但是,儒家思想深入人心的地方一定不是胡乱祭拜群神的地方。那么,朝鲜半岛上,起码高丽这个国家,就是胡乱祭拜群神的“淫祀”之地。可见儒家思想并没有在那里人们的心里扎根!那里,其实不懂儒家思想,看儒书,囫囵吞枣消化不了。

《旧唐书》是五代人根据唐朝官方的记录写下的断代史。唐朝人当时对朝鲜半岛上儒家思想的“流传实况”就是那样的。到了北宋欧阳修们撰写《新唐书》时候,朝鲜半岛上的相关内容又另一个样了,《新唐书·东夷传》:

【人喜学,至穷里厮家,亦相矜勉衢侧悉构严屋,号局堂,子弟未婚者曹处,诵经习射。】

依然如《旧唐书》所写:好学;但是,念什么书,不写,免了。为什么?

恐怕就是如下文字内容让欧阳修这样的硕儒很不满意,不值得为朝鲜的好学旌表,同传

【俗多淫词,礼灵星及日、箕子、可汗等神。国左有大穴曰神隧,每十月,王皆自祭。】

这样的淫祀/淫词习俗和《旧唐书》一般无二,这怎能让硕儒欧阳修们满意?儒家学问是一门见诸于行事的学问,移风易俗是儒门弟子很看重的事情。天天诵儒经,却又时时参与淫祀,这算什么?朝鲜人实际并不相信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在朝鲜并没有起到移风易俗的作用,朝鲜人实际上并不看重儒家得教诲!而且,作为北宋的高官,也耳闻目睹朝鲜人还有其他并不信奉儒学的言行,那么,对朝鲜地界有什么儒门典籍写都懒得写了。

这样的言行在另外史籍有记载,记载表明朝鲜实在不信儒门典籍。这样的言行记录在元朝人编撰的《宋史·朝鲜传》里:

【(宋太宗端拱)二年,遣使来贡,诏其使选官侍郎韩蔺卿、副使兵官郎中魏德柔并授金紫光禄大夫,判官少府丞李光授检校水部员外郎。先是,治遣僧如可赍表来觐,请《大藏经》,至是赐之,仍赐如可紫衣,令同归本国。】

朝鲜的使臣中居然有个和尚,是来求取佛经的。朝鲜崇佛,那么,和儒门对脾气么?当然不对脾气。

再看这个事情:

【(宋太宗淳化)二年,遣使韩彦恭来贡。彦恭表述治意,求印佛经,诏以《藏经》并御制《秘藏诠》、《逍遥咏》、《莲华心轮》赐之。】

还是求佛经,这和儒门对眼么?当然不对眼。这还是欧阳修们编撰《新唐书》之前的事情,欧阳修们不会不知道。那么,《新唐书》里对朝鲜地界有什么儒门经典不加纪录的原因很明白了——信佛不崇儒!还有更让儒生们看不下眼的:

【崇尚释教,虽王子弟亦常一人为僧。】

王室子弟也要入佛门修行,这对佛门的崇敬算是很够层级了,那么,儒门子弟不觉得堵心么?朝鲜那个地方,在唐宋时候,根本不信儒家思想。而且,朝鲜的淫祀习俗在《宋史》里记录更详细:

【信鬼,拘阴阳,病不相视,敛不抚棺。贫者死,则露置中野。岁以建子月祭天。国东有穴,号礻遂神,常以十月望日迎祭,谓之八关斋,礼仪甚盛,王与妃嫔登楼,大张乐宴饮。贾人曳罗为幕,至百匹相联以示富。三岁大祭祠,遍其封内,因是敛民财,而王与诸臣分取之。】

“信鬼,拘阴阳”,就是装神弄鬼的神汉、巫婆;

“病不相视,敛不抚棺。贫者死,则露置中野。”人病了也不来探问,;死了也不抚棺对亡者致哀。穷人死了,连一领席子都不裹,硬是暴尸荒野,薄情寡性到这个地步,慎终追远讲求孝道的儒家思想根本就没有教化了这些朝鲜人!朝鲜不信儒!哪有什么儒家思想哦!

元朝人写下的朝鲜国王和两唐书里还是一个样,每年十月对着一个洞穴叩头捣蒜。元朝人与唐宋人不同的地方是直接点明了朝鲜国王这么做的原因——“贾人曳罗为幕,至百匹相联以示富。三岁大祭祠,遍其封内,因是敛民财,而王与诸臣分取之”

一国之君借着祭神,和众大臣骗取百姓的财物,这可很不儒家哦!

当然,还有更出彩的:

【男女自为夫妇者不禁,夏月同川而浴】

男女可以自由恋爱结成夫妻没人管,夏天男男女女在一条河里洗浴。这在儒生们的眼里,就是野蛮至极的风俗!朝鲜,很不儒家哦!无需太多的证明都能知道,任何一种高等级的文明的产生、发展与成熟,必然伴随随着一些古老习俗的消亡。创造、继承高等文明的族群必然要向很多远古遗风挥手告别。但是,在宋元时期,朝鲜人的“淫祀”、“(男女)夏月同川而浴”这类远古遗风顽强的存在,那就是对儒家文化进入朝鲜扎根的一个巨大的阻碍。严守男女大防的儒家文明也绝不可能进入朝鲜。固然,不能否认朝鲜有个别有学问的学者信奉儒学,但是一小撮的精英人物的存在不等于儒学在朝鲜扎了根。儒学扎根的标志在于普通百姓也能自觉地践履儒家思想中的一些核心东西,“散入日用伦常”中。用这些思想去规范自己的言行——起码能与“夏月男女同川而浴”的远古遗风挥手告别。可是,事实上,儒家的思想根本没能对这样的远古遗风气什么作用!朝鲜有儒家思想存在么?

再看《明史·朝鲜传》,洪武二年,朝鲜国派来使臣,朱元璋问询朝鲜境况,朝鲜使臣回答

【东海波臣,惟知崇信释氏,他未遑也】

到明初,朝鲜还是崇信佛教。无论怎么看,这个朝鲜就是没有儒家学问扎根的迹象,儒家思想真能进入朝鲜?

不过呢,后来,朝鲜是尊儒了,而且力度不小。这是他们心悦诚服的举动么?当然不是,这是政治秀,这是配合“事明为大”——把明朝当作靠山的国家战略的政治秀。明朝当然是尊儒的,那么,朝鲜也就跟着尊儒了么。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是在李氏朝鲜第二任国王的时代了。15世纪之后的事了。既然是政治秀,那么,尊儒的深度也就仅限于官方,至于民间,可是不好找什么过硬的证据。相反的,还有硬证据证明,朝鲜民间还有与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的远古遗风顽强的存在着,保留着。这个远古遗风,有些“污”,但是,还必须讲出来——朝鲜妇女的露乳装。诸位可以在搜索引擎上打入这几个字,可以有一堆配有黑白照片的文章。有图有真相。

儒家文化也好,儒家思想也罢,在农耕时代是数一数二的高层级文明形态。这个文明形态在穿衣上的“防护指数”特高。如百多年前朝鲜妇女那种暴露性器官的服装,绝对不会在儒家思想浓厚,儒家文化占优的国、族里大行其道!反而还是应当予以严厉禁绝的!谁也别说咱国盛唐时候的妇女们在衣着上相当开放。那样的开放是有限度的——袒胸不露乳,或者更明白的说——不露点!这和朝鲜妇女在百多年前的光景大相径庭!不可相提并论!

在中国史籍里,儒家书籍是在朝鲜半岛留下了影子,但是,其中的思想绝没有普及到了被普通民众在日用伦常中自觉遵守实行的程度。没有被普通百姓接受的儒家思想,怎么可能象吴某来先生说的:“都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融进自己民族文化与道德血液之中”?而且,这个吴先生所说的“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那么,这样的“改良”是什么样的改良?优于中国儒家的地方在哪里?是南朝鲜对中国文化、历史的无耻意淫里???

半岛之上没有儒家。说什么“儒家思想与宗教信仰并没有被清理,一点没有影响国家现代化民主化进程,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儒家思想,都在一定的改良前提下,融进自己民族文化与道德血液之中”,这就是谣言,朝鲜半岛哪有什么儒家思想?

不过呢,鬼道的南朝鲜为了意淫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很会做一些表面文章,以证明自己很儒家。早些年在某论坛和一个南朝鲜的拥趸抬杠,此拥趸说南朝鲜儒家氛围极浓厚,天天有儒家礼仪表演,收门票,每场8000“韩元”……

看到了没,有儒家礼仪表演。可是这是把所谓的儒家礼仪当作了旅游表演的内容,类同于猴戏!这和上海迪斯尼的美国人偶表演一样的么!凭迪斯尼的美国人偶表演谁也不敢说上海是美国文化的中心,那么,区区“儒家礼仪”表演又能证明什么?其实,就是那样的表演,焉知不是从中国偷学的?南朝鲜有儒家思想,这是谣言,然而为什么这样一个谣言就能堂皇的被很多中国人“熟知”并广为流传?从上世纪1990年代中期,也就是中、南建交后,伴着所谓“亚洲四小龙”的经济神话,这个谣言在中国有了影子,最后还借着N多网站热推南朝鲜电视剧的渠道对中国人“哼哼教诲”——南朝鲜很儒家,于是乎的所以,南朝鲜也就非儒家不可了。

不光是南朝鲜,就是日本,从先前的叙述中可知,从明治维新后也根本找不到半点儒家的影子。日本有儒家思想也是谣言。凭空造出这么两个谣言,并在中国猛力鼓吹什么意思?无非是配合南朝鲜和日本经济上的“奇迹”证明,或者儒家对国家富裕有贡献;或者儒家思想和国家富裕不矛盾,而且还能和现代思想很和谐。这样两个“或者”之后,推出这么一个结果,共产党中国冷遇儒家,或者使儒家在大陆中国断绝了传承很不应该,错了!这个弯弯绕倒是动了脑筋,只可惜,弯弯绕的起点就是两个是十足十的谣言!

这位吴某来先生说日本、南朝鲜的儒家“故事”/谣言的用意是——儒家思想改良一下,还能用在现代中国么!用不着苏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中国只需“反躬自省”在儒门思想力爬梳一下足矣。他就这个意思。请各位仔细品评他这个奇文的一个小标题——“属于改良的范畴不能重建”,他以日本与南朝鲜的“儒家”谣言做类比,类比中国不就是这个用意?那么,中国能否用改良儒家思想的路径治理现代中国?这个基本不可能。因为这个产生于“家天下”时代的儒家是公开主张不平等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我们说,绝对的平等在世上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但是相对的平等却是可以追求的,所以,公开主张不平等的儒家思想,在现代中国是不可能有人民拥护的。如果用什么“改良”来适应现代,那么改来改去,只能是邯郸学步,“学”出个更坏更不平等的恶劣制度,引发新一轮的革命也未可知。共和国的建立和建设历程已经证明地很清楚了,中国化的马列在中国是很合适的,继续走下去是没错的,不劳什么高人指点,就本文所言指的这篇奇文《重视社会建设中的改革与重建》来讲,文章的作者,连起码的文史常识都没有,何谈什么“改革”、“重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