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国刚被东亚各国响亮打脸,又遭欧盟神补刀!

在奥巴马任期内的最后几个月,美国在外交方面意外遭遇一系列挫折,首先是中东和亚太两个重要盟友——土耳其和菲律宾——对美国突然变脸,随即,欧洲盟友毫不客气地对奥巴马多年力推的TTIP谈判一口回绝,在亚太方面TPP正处于一种将过未过的尴尬境地之际,来自欧洲的拒绝看上去颇像是对美国的“补刀”。


\

 

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据最新消息,美国在东亚的又一盟友——越南也有“背叛”的苗头。

 

 \

据英国路透社16日报道,原本被认为将成为首批批准该协定国家之一的越南,已经将审批进程推迟,称要视美大选结果再做决定。

该报道援引越南消息人士的话称,在将于10月20日开启的越南国会下一轮会议中,审批TPP并不在议事日程上,“因为政府向国会提交的建议书并不完整”。这意味着越南审批通过协定最早也要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结束数月之后。

越南《青年报》援引该国国会主席阮氏金银的表态说,虽然越南是TPP的创始国,但仍需要参照和考虑其他各国的批准情况,以及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对TPP有何影响,届时将做出相关评估,经讨论后再做出决定。

奥巴马肯定想不到如今的美国已然如此不堪,昔日的全球霸主、世界警察居然被曾经的盟友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情“背叛”。以至于TPP的建立变得遥遥无期,连给自己的谢幕交一份完美的答卷都不行,想想,还是挺可悲的。

 \

但,可悲是他的事,不关我们的事。美国的失败是必然,是不可避免。在如今的全球局势下,仍然想巩固自己的霸主地位,继续吸取他国的可利用资源来治愈自己、壮大自己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什么是TTIP、TPP

 

\

 

TPP和TTIP都是奥巴马任内美国为整合世界经济、争取美国更大经济利益而提出的重要方案,如果二者能够顺利推进,将帮助形成一个新的以美国为贸易绝对核心的世界格局,这对美国而言自然十分有利。但在当前世界大环境下,美国成为核心的代价势必是其贸易伙伴在某种程度上遭到边缘化,已有经济模型证明,如果TTIP获得实施,那么短期内由于净出口下降,欧盟GDP将随之出现下跌,尽管幅度并不太大。德法作为欧洲强国,其反对意见正来自于此。

二、TTIP不得人心

德国:

欧洲部分城市的民众17日上街游行,抗议欧盟和美国正在进行的自由贸易谈判。德国柏林、汉堡、慕尼黑和法兰克福等城市游行规模较大,组织方称32万人参加游行,警方认为人数约18万人。

 \
德国民众抗议TTIP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曾在在为何拒绝TTIP时做出这样的回应:“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本质上已经失败,只不过没人愿意承认”,德国政府同样表示,欧盟与加拿大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CETA)对各方来说更为公平。

英国:

英国独立报网站9月8日报道。新任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此间表示,备受争议的TTIP未来前景难料,但英国还将继续支持欧美达成协定,即使英国离开欧盟后态度也不会改变。他同时表示,最近德法高官的表态也显示,即使英国支持,TTIP恐怕也难以成功。

法国:

\
法国民众反对TTIP

 

法国总统奥朗德称,TTIP协议在奥巴马离任前都不会有最终结果他表示谈判陷入了困局,双方明显不够对等,法国无法接受当前的协议内容。此前奥朗德还曾指责,TTIP当前条款是“将美国大企业的利益凌驾于欧洲人民的利益之上”。

如果说,土耳其与菲律宾在几个月之内的接连“变脸”尚有复杂的内政及国际角力因素的影响,那么近期没有发生任何政治变故,而同样选择了对美国说不的欧洲国家的态度,则极具代表性地揭开了问题症结之一:由于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它多年来坚信的“美国例外论”,导致即使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国家,在与它发生联系时也很难在平等基础上实现“双赢”。

三、困局中的美国

就在美国国内,自托克维尔开始的“美国例外论”仍然根深蒂固,小布什执政期间,这一信念逐渐被抽离了其历史内涵,而变成了用于论证美国利益高于国际普遍规则的工具,尽管在这一思路指导下的一系列对外战争最终将美国再一次推入了战争泥潭当中,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也已经疾呼“洗脱美国例外论可能需要一代人的时间”,但直到现在,奥巴马仍多次表示过他对于美国例外论的“信仰”,甚至还曾因表示“信仰美国例外论与承认美国能力有限并不矛盾”而遭到罗姆尼指责其信仰“不诚”,美国例外论在美国国内的流行程度可见一斑。

 
\

美国例外论将美国在政治和历史上的独特性放大,乃至于将美国描述为当前世界最先进文明的代表,认为美国将成为引导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先驱,表现在外交上,则往往形成挟美国雄厚国力和既得地位而迫使其他国家出让自身利益的局面。毫无疑问,这种外交方针得以延续的基本前提是美国的绝对霸权不受动摇。

但在今天,就连奥巴马本人也一再承认,美国既不可能以一己之力解决所有国际问题,并且对类似事业的热情也在不断消退。持极端孤立主义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上位更进一步地证明了美国例外论在美国的逐渐消亡,这是美国霸权的逐渐失落所产生的必然结果。然而,TTIP条款和美国在中东、亚太的外交动作都在表明,至少在本届奥巴马政府,美国例外论仍是主要的外交方针。从这一视角来看,奥巴马执政末期美国在外交上经历的这一系列意外挫折,就丝毫不难理解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