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英国朋友谈“中国学者”在伊朗涉间谍案

清晨,我凸着肚子站在窗台边,呆呆望着清道夫刚刚扫过的灰白色的贝克街。

“华生,自从大波波娃回莫斯科,你一直情绪低落。”福尔摩斯坐在扶手椅上,懒懒地说道。

“哈哈,我正享受这份清静呢,开心!”我故作轻松转了个身。

“那你发呆不是思念她?”福尔摩斯披上晨衣站了起来。

“呃,呃,我在为一名中国学者担心,伊朗以间谍罪逮捕了他。”我走到小桌边拿起晨报。

福尔摩斯目光不停在我身上移动,“很难理解你跳跃性思维逻辑?”

我将报纸递给到他眼前,“一名品学兼优的青年才俊。”

英国朋友谈“中国学者”在伊朗涉间谍案

福尔摩斯看了一眼,“间谍案?”他显然来了兴趣。

我庆幸话题转移成功,“是啊,很轰动,CNN也在报。”

“王夕越来自北京,普林斯顿在读博士,曾经在阿富汗为红十字会工作,德黑兰之后下一站是莫斯科。”福尔摩斯默念道。

他居然又知道,我有点吃惊,“听说他是中国人。”

福尔摩斯坐回到书桌边,“美国国藉,受过CIA专业训练。”

“不,福尔摩斯,他是中国人。”

“中国外交部昨天的回应。”他给了我一张图片。

英国朋友谈“中国学者”在伊朗涉间谍案

“中国没有双重国藉?”我恍然大悟。

“对,华生,CIA毁掉了一名年青人。”福尔摩斯冷冷说道。

“你了解这事?”我做了个鬼脸,“你们这些巫师一样的侦探。”

福尔摩斯点点头,“80后,生于北京知识分子家庭,外公在外文局工作,因为家人都从事涉外工作,他从小就有语言天赋,19岁前往华盛顿大学读本科,然后是哈佛研究生。”

我听得张大了嘴,“很有前途的青年。”

“对,哈佛毕业后,在香港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年薪近百万。”福尔摩斯点上一根香烟。

“太棒了!”我羡慕道。

“一年后,他突然辞职,去了阿富汗坎大哈,加入国际红十字会。”

“发生了什么?”我有些吃惊。

“这是个谜,据说是为了做义工。”福尔摩斯望着手里的香烟。

“可能是一种情怀吧?”我喃喃道。

“2009年4月23日,他来到阿富汗,用普什图语帮助红十字会与塔利班交流。”

“阿富汗是美国情报机构的重中之重。”

英国朋友谈“中国学者”在伊朗涉间谍案

福尔摩斯弹掉烟灰,“2012年左右,也许为了爱情,他定居北京,作为红十字会在阿富汗唯一一名中国人,他一直强调要为祖国建立中国人的良好形像。”

“一名爱国主义者?”

“是的,华生,2013年前后在北京丹棱SOHO大厦等场所为某留学中介机构做高级顾问。”

“为中国青年前往美国高校指路?这也不错。”

“华生,一切正常。”

“但他怎么会跟间谍案扯到一起?”我相当困惑。

“再回到美国时,他成为了普林斯顿大学在读博士。”

“这时候CIA收买了他?”

“不,华生,他何时加入美国藉,何时为情报机构效力?外界无法得知。”

“他的家人会是多么的伤心!”我感叹道。

“一张中国人面孔的美国人,到伊朗会顺利得多。”

“CIA知道伊朗人对中国人有好感,没有很强的戒心。”

福尔摩斯转了一下扶手椅,“中国面孔有利于他接触图书馆和档案馆的管理人员,得到一些保密资料,再收集,复制,带走。”

“但还是出事了。”

“他借在用美元去贿赂相熟的伊朗人,试图得到更秘密档案。”

“而伊朗人上报了情报机构?”

“华生,伊朗人不动声色,直到2016年8月8日,他要离开时才逮捕了他。”

“下一站是莫斯科?”

“是的,又一个对中国学者持友好态度的国家。”福尔摩斯耸了耸肩。

“他带走伊朗多少材料?”

“机密的就有4500份以上。”

“换来十年刑期。”我给自己倒了杯水,点根烟,长叹一声。

“间谍并不奇怪,但我痛恨CIA这种做法,他们毁掉了一个青年。”

“中国面孔,真正学者,太理想了,CIA不会放过的。”

福尔摩斯推开窗子,“有人在舆论场炒作中国藉身份,试图将矛头引向中国政府。”

“中国外交部不是明确中国没有双重国藉吗?这套路不管用。”

“华生,有人会指责中国人冷血,对华裔见死不救。”

“福尔摩斯,他是美国人,为美国情报部门服务,美国获得利益,出了事,要中国出面营救,而美国躲在一旁?”

“美国国务院已经出面呼吁了,但不承认间谍身份,只是一名被伊朗强行关押的学者。”

“这样会把事情搞僵的。”我担心道。

“也可以抛弃他,最后价值就是成为一次宣传战。”

“他还有上诉机会。”

“华生,你觉得中国应当帮他出面吗?”

我冷笑一声,“我只是好奇CIA如何拉他下水?”

“金钱,美色,地位,洗脑,或者胁迫,间谍的世界不是常人能够想像的。”

“如果他还没加入美国国藉,这锅中国背定了。”

“是的,很多人会兴风作浪,指责中国。”

“美国自己也天天疑神疑鬼抓间谍。”我笑道。

“美国抓到的,媒体就会爆炒,被别人抓到的,媒体就洗白。”

“好邪恶。”

“华生,如果大波波娃是俄罗斯间谍呢?”

我白了他一眼,“我决不会为了一个她就背叛大英帝国。”

福尔摩斯赞许的拍拍我肩膀,“我下楼找点早餐。 ”

我望着他推门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起码得再加一个小波波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