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特朗普向普京让步,美下一步剑指何方?

特朗普向普京让步,中国压力来了,美下一步剑指何方?

特朗普要向普京妥协了!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19日披露,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叫停了一项中央情报局实施了4年的秘密项目,涉及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提供训练和武器,旨在助其对付叙政府、逼迫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

《华盛顿邮报》在“特普会”后报披露这样的消息,在占豪看来绝非空穴来风。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这一中情局秘密项目于2013年启动,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曾期望借此逼迫巴沙尔下台。这一描述是准确的,因为当时2013年9月奥巴马本来想通过空袭叙利亚来终结巴沙尔政权,但普京以全力军事支持叙利亚为威胁,迫使奥巴马放弃了空袭叙利亚的想法。在这种背景下,奥巴马开始通过中情局来为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提供军事支持。

事实上,2015年初,美国投入5亿美元,计划每年培训5000名叙利亚反政府人士,然后让他们和 IS 作战。但是,这一训练计划最终以惨败告终。关于这次事件,美国国会还专门做了质询,据说训练了5000多人,这些人拿着武器直接投奔 IS 去了,剩下没几十个人。也还有一种说法,称一共受训的人数不超过200人。如果是前者,美国是被坑了;如果是后者,那意味着投入的钱被美军的高官给吃了回扣。到底什么样的结果,最终也没给出个子丑寅卯,事也就过去了。

现在,特朗普要断的应该是CIA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渠道,这个渠道肯定也花了不少钱。奥巴马本来想把利比亚模式复制到叙利亚,但2015年9月底普京突然出手介入叙利亚局势,并很快扭转叙利亚的局势,掌控了主导权。于是,CIA的这个项目在继续支撑了近两年后,特朗普可能觉得无效又不划算,想撤。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大约在1个月前,特朗普在听了中情局张迈克·蓬佩奥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的意见后,决定叫停这一项目。从时间上看,这正是7月8日前一些时间美俄商量元首会见的时间。很显然,那个时候特朗普就在衡量如何与俄罗斯进行交易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在那个时候听取重要幕僚的汇报后决定叫停这一项目的原因所在。说白了,特朗普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与普京会面的谈判筹码了。

普京要什么?两个地方:

叙利亚的控制权,可以给美国的条件是允许其划出一片地高度自治,也就是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反对派部分控制的区域的美国控制权,直白说就是叙利亚实施松散的联邦制。

东乌克兰的控制权,条件是乌克兰政府可以继续亲西方,但必须实施高度自治的联邦制,这样俄罗斯可以控制东乌克兰,继续保证东欧战略缓冲区的存在。

然而,普京能给特朗普支付的对价却非常少,因此单从这两点上来说,美俄谈判就成了单纯的美国向俄罗斯让步。这样的买卖,特朗普这个“生意人总统”怎么会干?但是,特朗普又是个“生意人总统”,又怎么可能不和俄罗斯进行交易呢?而要做成交易,美国就必须在这两点上让步,而俄罗斯能做的可能就是美国提出“项目”,俄罗斯进行配合。说白了,就是特朗普向普京让步,普京在其他方面为特朗普提供方便,美国在叙利亚和乌克兰方面的损失,在其它方向补。在占豪看来,这其实就是美俄交易,其他国家埋单。

我们应该还记得,就在“特普会”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立刻就访问了乌克兰,这显然是去沟通乌克兰的事宜去了。说白了,对美国来说,就是对考虑怎样和俄罗斯交易乌克兰问题的摸底。

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方面,在自己需要协调的乌克兰方面,特朗普政府都做了功课,这显然是准备和俄罗斯进行实质性交易。至于现在通过《华盛顿邮报》释放这样的信号,那是在试探俄罗斯的反应。

根据特朗普政府的计划,停止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项目是在今后数月内逐渐停止,这也就意味着白宫是想和俄罗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具体是否百分百停,这要看双方交易的结果。而且,美国也给自己留下了后路,这也正是普京可以接受的条件,即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干预仅限于对 IS 空袭和训练并武装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以助后者夺回 IS 在叙的“大本营”拉卡。直白说,就是美国决定保留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这片地作为自己在叙利亚的基地,然后把其他权力拿来和俄罗斯交易。

上述消息现在白宫和中情局都拒绝置评,这说明两点:一是消息的确并非空穴来风,二是到底是否停止这一项目、怎么停止这一项目还需要得到俄罗斯的进一步合作意向回馈。

那么,美俄如果交易,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特朗普下一步又将剑指哪里呢?

针对这一美俄可能展开的大交易,占豪的看法有三点:

一、作为中东激烈较量的双方,作为两个世界大国,美俄交易是必然的。若非民主党给特朗普制造的麻烦,普京和特朗普的“蜜月”早开始了,甚至都不可能有那么早的“习特会”。

二、美俄可交易的内容是有限的。事实上,由于美俄可交易的东西不多,若普京不能满足特朗普的想法,那么这种交易随时可能终止。这一点,从白宫对俄制裁没有任何取消的意图可以窥斑见豹。

三、中美俄大三角任何两方的合作对第三方来说都会增加压力。基于这个逻辑,中美的妥协与合作俄罗斯压力必增,中俄的深度协作必然让美国无可奈何,而美俄的交易又必然给中国带来麻烦。

基于上述逻辑,占豪的看法是,接下来中国必然承受更大的压力。譬如,美国在对台军售、南海闯中国中中建岛12海里、试图和台湾进行军舰互访等,都是在特朗普做出对俄妥协打算时开始的。

在中美“百日谈判”中国不向美国做战略妥协的情况下,美国必然向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中国当然也会有更大的反弹力。昨天文章《原创丨中国在中东强力出手,直抓美国要害,中东天下要三分?》中分析的就是中国反弹力的具体体现。

对于这种博弈,完全不必担心,因为早已习惯。特朗普对中国,最开始时就是敲诈,不起作用后就开始实质性交易。上台前后,特朗普对中国 很不友好,试图借“一个中国政策”讹诈中国,结果中国完全不吃那套,特朗普后来迫于压力很快转弯,与中国进行妥协实现了“习特会”。

对俄罗斯,也一样是讹诈,在4月上旬习特会当天,特朗普对叙利亚实施了空袭,打了50多枚巡航导弹轰炸了叙利亚的机场。结果,3个月后,特朗普就开始向俄罗斯摊筹码了。在美俄开始交易后,特朗普很可能再度对中国进行讹诈,中国只要顶回去,他还是会继续和中国推进合作。

那么,特朗普下一步会剑指哪个方向呢?又会如何考量与俄罗斯的交易呢?

在占豪看来,特朗普的目标不是亚太,不是朝鲜半岛,还是中东,就是之前我们分析的,核心目标是挑起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之间的矛盾,促使矛盾激化打大仗。特朗普5月访问沙特时就说了核心两点:一、伊朗是海湾国家的最大敌人,美国全力支持海湾国家;二、别指望美国替他们打仗。这两点合起来就是,赶紧和伊朗打去吧,但我们不去!

美国要想促使两派大战,光靠美国鼓捣是不行的,还得有俄罗斯的配合。怎么配合?就是由俄罗斯作什叶派的后台,支持伊朗和沙特干一仗。这么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只有这样仗才能打起来、打大;二是仗打大的同时不失控。

美国这么做,可以得到四大好处:高油价的好处、卖军火的好处、巴以局势矛盾弱化的好处、库尔德人有机会建国的好处。这四大好处,前两者是特朗普想赚大钱,满足背后的利益集团;后两者是进一步增强美国在中东抓手,通过稳定巴以局势来稳定第一枚中东钢钉,通过推动库尔德人建国勾勒美国在中东的第二枚钢钉。对特朗普来说,只要前两件干成,后边两件给背后的支持者希望,他未来就能实现连任。

对俄罗斯来说,如果这么交易,能得到四大好处:乌克兰的利益、叙利亚的利益、卖军火的利益、石油涨价的利益。这四大利益,对俄罗斯来说都非常诱人。但是,对普京来说,仍然存在两大风险:一是美国对俄缺乏信用,普京不信任对方;二是如果仗真打起来,局面如果控制不住,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可能出现逆转。所以,对俄罗斯来说,打这一仗是有风险的。美俄交易,接下来是要看普京怎么接招了!

对于美国的动作,中国不必紧张,因为这并不能改变中国的节奏。就在前几天,中国已明显开始主动介入巴以问题,中东这个局不完全是美国说了算。对中国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继续按照自己的战略和节奏推进即可!

特朗普向普京让步,中国压力来了,美下一步剑指何方?

特朗普:虽然忽悠不住中国,但我擅长坑普京!前面一坑就是一年,再忽悠他一把!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