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

这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现象——

6月份,印度在美国的怂恿下,非法进入我国洞朗地区,干涉我军的正常的道路工程。至今还赖着不走。

于是,在我们国内有人主张立即把他们打出去,同时认为中国政府对印度过于软弱。

在发出这种声音的人里面有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的爱国者,只不过他们把“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绝对化了,认为应该无条件地在任何情况下跟一切挑衅者开战。他们的爱国热情是值得肯定和保护的,但是他们犯了四面出击的片面性错误,忽略了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的重要性。在当前,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是主要矛盾,无论是战是和,抓住美国这个主要矛盾,一切就迎刃而解,同时,台湾问题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台湾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相对而言,印度非法进入我国领土,但是我们的人在和他们对峙着,并非被他占领,同时印度不敢打第一枪,并且在国际道义和舆论上越来越失理和被动。并且明摆着是美国和日本的声西击东、企图坐收渔利的阴谋,在雪压冬云、乱云飞渡的严峻形势下,我们更加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用全球战略眼光看问题,支持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和政府的正确决策,不添乱,不中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奸计。

另外一种是某些在以往的外交纠纷中都站在美日的立场上,或者主张对美国和日本逆来顺受实行磕头外交,或者咒骂自发抵制美货日货是“爱国贼”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却摇身一变,成为了“爱国者”。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兼评公知变成“爱国者”现象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兼评公知变成“爱国者”现象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兼评公知变成“爱国者”现象

这两位尤其是张鸣,是标准的自由派公知,而印度是公知们心目中的“民主国家”,张鸣之前还专门撰写文章,反对对外开战——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兼评公知变成“爱国者”现象

而在上面列出的他的微博中,一是讽刺中国害怕,二是都用激将法刺激中国和爱国民众,很明显是希望中国马上与印度开战,张鸣作为著名公知,其“丰功伟绩”是尽人皆知了,一个写文章讨论所谓的对外战争的忠奸格局,认为主和的人不一定是卖国贼和汉奸,并且平时和其他公知一起骂别人是“爱国贼”的人,怎么突然间变成“爱国者”和“主战派”了呢?这不耐人寻味吗?

自由派们还编成段子在微信朋友圈里面传播:“美国是想打谁就打谁,英国是美国打谁我就打谁,俄罗斯是谁打我我就打谁,朝鲜是谁打我我就打韩国,中国是谁打我我就阅兵。”

甚至在发起对《战狼2》和吴京本人的围攻的时候,也扯上印度非法进入问题——

中国连美国都不怕,难道怕印度?——兼评公知变成“爱国者”现象

两种人动机不同,声音却一样——中国政府怕印度。

是这样吗?

印度再气势汹汹,毕竟在经济和军事实力上无法跟中国比,更加无法跟美国比。

我们用事实来说话。

从历史上说,中国就不怕美国。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和真正的共产党人不怕美国,建国初期,美国纠集16国军队入侵朝鲜,并且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当时的中国刚刚从战争中恢复,百废待兴,而且是以非常简陋落后的武器对付拥有海陆空立体战争优势还有原子弹等先进武器的16国联军,硬是把美国鬼子赶回了“三八线”以南,让克拉克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美国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人。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制造“东京湾事件”,发动越南战争,毛主席领导人民援越抗美,中国政府给美国划定红线,不准突破17度线,结果美国佬还是乖乖的听话,不敢越雷池半步。

1995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允许李登辉访美,1995年7月和1996年3月,中国进行了两次大规模导弹实弹发射演习,并推迟第二轮"汪辜会谈"。

第一次导弹发射及军事演习

1995年7月至11月23日期间,解放军第一次导弹发射及军事演习,表示抗议李登辉在美国康乃尔大学所发表的"民之所欲,长在我心"演讲,并警示台湾。

1995年7月18日,新华社发表新闻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7月21日至28日间,举行二炮部队的导弹试射演习,朝向距离台湾基隆港约56公里的彭佳屿海域附近举行导弹试射。此番举动,让两岸关系生变,剑拔弩张。1995年12月19日,美国指派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通过台湾海域。

1996年3月8日至3月25日期间,第二次导弹发射及军事演习。局势紧张。台湾的空军和导弹部队进入最高警戒。1996年3月11日,美国自波斯湾加派独立号航空母舰(USS Independence)战斗群前往台湾海域,预定与尼米兹号航空母舰(USS Nimitz)战斗群会合。另一方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潜艇也紧急出海警戒。

后来因为美国的卫星发现我军六艘潜艇离开港口,去向不明,美国的航母战斗群马上往后撤很远。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外以大无畏的精神面对美国的军事威胁,对内排除买办精英投降派的干扰,与美国的军事威胁针锋相对。

2016年7月,趁机南海仲裁闹剧之机,美国航母战斗群进入南海,而我海军组织三大舰队上百艘舰艇和数十架飞机以及部分岸导发射单元,分成红蓝双方,在海南岛至西沙附近海域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

7月9日,官方媒体播发一段时长3分45秒的画面。画面中空中力量有轰六、歼轰7、歼11B等,水面舰艇有海军最新型舰艇052D导弹驱逐舰,054A导弹护卫舰等主战力量。画面也播出了红旗16 、海红9 防空导弹以及鹰击83对海导弹等多型导弹都进行了对海、对空等课目的实弹射击。报道同时也公开了演习科目,根据这些公开的信息可以分析出此次演习规模的级别,演习科目以及弦外之音。

根据报道,海军组织三大舰队上百艘舰艇和数十架飞机以及部分岸导发射单元,分成红蓝双方,在海南岛至西沙附近海域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参演兵力以南海舰队为主,包括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部分兵力,涵盖航空兵、潜艇、水面舰艇和岸防部队等各类作战平台。最后,美国的航母战斗群灰溜溜地滚蛋。

今年7月2日,美国海军“斯坦塞姆”号导弹驱逐舰未向中国政府申请,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中国海军“洛阳”号导弹护卫舰、“宿迁”号导弹护卫舰、“台山”号扫雷舰和两架歼-11B战斗机当即行动,对美舰予以警告驱离。

此后,有美国的侦察机对我国进行抵近侦察,也被我战机驱离。事后,美国政府贼喊捉贼,反过来称我们的飞行员“不专业”、“很危险”。

8月10日,美国海军“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国海军“淮北”号导弹护卫舰、“抚顺”号导弹护卫舰当即行动,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中国连世界上头号军事大国美国都不怕,却怕印度?

有脑子的人都会认真思考。

了解“一战”、“二战”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属于“渔翁”,等别人打到几败俱伤的时候才出手,坐收渔利。特朗普这个商人出身的政客更加明白这一道理,在他挑选的围剿中国的马前卒中,最理想的对象是印度,一是印度与中国有历史恩怨,二是印度也是核大国,假如中国和印度发生战争,非常有利于美国和日本坐收渔利,三是印度不但与俄罗斯比较友好,而且还准备加入上合组织,美国这样做有利于挑拨离间,四是印度也看准了美国组织对中国的围堵,中国很有可能对他的无理行为忍了,假如中国完全对印度的行为没有反应,那么就可以鼓励一些宵小之徒竞相效仿,像一群鬣狗一样,给中国制造麻烦,以起到遏制中国发展尤其是破坏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战争是最后的选择,是用尽其他手段以后仍然不能解决问题的选择,而且是不打则已,一打必胜,因此,战争的规模、手段、时机、战略战术等都是应该认真考虑的。对于一部分爱国民众来说,看不得那些无耻之徒耀武扬威这可以理解,但是当他们看到中国在世界上头号军事强国面前都毫无畏惧,而在经济、军事实力都远远不如中国的印度非法进入问题上没有马上采取军事行动,倒是那些平时上蹿下跳的汉奸公知一反常态,鼓动开战和忽悠民众向政府施压与印度马上开战的时候,应该看清楚其中的奥妙之处。只要冷静思考一下,这些年来这些公知都干了些什么?当你的想法与公知们一致的时候,难道不应该问自己一个为什么吗?因此,真正的爱国者,应该把眼光放远大,不但要看到眼前的小无赖的上蹿下跳,更加要看清楚躲在他背后的大无赖的狞笑,应该配合政府全方位正确应对印度入侵事件。

那么,为什么那些平时唯美国佬马首是瞻,恶毒咒骂爱国民众是“义和团”、“爱国贼”的公知摇身一变,成为了“爱国者”和主战派呢?

他们的目的一是紧密配合美国的声西击东战略,把中国的注意力吸引到中印边界,以方便美国佬和小鬼子在台湾搞小动作,蔡英文本来就是个疯人,在美国和日本的支持下很可能铤而走险,台湾问题才是当前中国最高核心利益,假如东部和西部同时发生冲突,我们肯定首先解决问题台湾,下一步才收拾印度,而公知的目的却是要迫使政府倒过来或者同时开战;他们的目的二是推动中国和印度发生战争,以离间上合组织,离间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因为俄罗斯和印度的关系也不错,以此削弱中俄的同盟关系,以便于美国各个击破,让美国和日本坐收渔利;三是最起码是通过马上挑起中印冲突,以产生示范效应,挑动中国周边国家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一样与中国发生摩擦,遏制中国的崛起。非洲草原上的鬣狗有个特点,在大型食肉动物之间发生争斗或者大型食肉动物扑杀其他食草动物的时候,它们会围拢过来,企图分一杯羹。而中国的正确的对策就是不管你几路来,我只是一路去,抓住美国这个主要矛盾,其他的就好解决了。

在如何对待印度的挑衅问题上,复杂就复杂在主张马上对印度采取军事行动的人里面既有真正的爱国者,也有别有用心的人,一味抨击这种观点,有时候会伤及好人;盲目接受这种观点,会让别有用心的人阴谋得逞。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毛主席曾经指出:“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如何明辨是非的好办法。当然,我们现在还不能把所有的自由派公知都当成敌人,他们中有些人还仅仅只是对社会主义制度采取敌对态度,但是还没有采取敌对行动,只有同时采取颠覆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行动的公知才能称为敌人,才能采取专政的手段对付。但是无论是只是采取敌对态度的公知还是已经有敌对行动的公知,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般不掩盖自己的政治观点,除了他们中间的极个别非常狡猾善于伪装的两面派以外,基本上是有一说一,很少倒过来的,至于个别人有时候为了继续在体制中潜伏以发挥更大作用者除外。所以,我们在对国内国际的问题作出判断之前,一般只要看看美国的态度和公知们的态度,再加以必要的理性分析,把公知的态度当成反向风向标,就可以明确我们应该怎么做了,假如我们的某些爱国热情高涨的人们在看到自己的想法与公知们一致以后,难道还不值得警惕吗?

公知们的一个惯用伎俩就是在民众的合理要求中搭售他们的黑货,前些时间在涉及警察的问题上就是这样,民众要求执法行为规范化和对公权力被滥用保持警惕并且要求进行约束是合理的,但是公知利用这一点在里面加入了煽动仇恨警察的黑货。

在对待印度的问题上也是这样,很多人包括本人在内,对印度的无赖行为非常愤怒,恨不得马上揍他一顿,但是作为一个战略家就不能不全面考虑,通盘筹划。而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在遇到这种比较复杂的问题时,尤其是看到那些平时主张对外国实行“磕头外交”,攻击爱国民众“好战”是“义和团”、“爱国贼”的人突然间变成“爱国者”和主战派的时候,就不能不警惕了。我们可以给政府提出各种建设性建议,但是不能被公知利用做蠢事!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