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中国外交部称:8月28日下午14时30分许,印方将越界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边界印方一侧,中方现场人员对此进行了确认。中方将继续按照历史界约规定行使主权权利,维护领土主权。

这一消息最早来源于印度新德里电视台28日的报道:印度外交部称,“中印双方已同意结束从6月开始的洞朗对峙。在这一基础上,洞朗对峙地区军事人员正在迅速撤离”。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中印这轮对峙中,我们需要看清以下几点。

一、在印度国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首先,我们可以看清,莫迪政府是一个极端反华政府。这一点非常重要。2014年莫迪上台以来,在长达四年的时间内,我国国内有一批媒体坚持不懈鼓吹莫迪,为莫迪执政叫好,认为莫迪是“印度的邓小平”、“让印度再次绽放希望的光彩”。2015年,莫迪访问中国,有媒体造谣中国人为莫迪“万人空巷”、“疯了”,营造出一种中国大众为莫迪倾倒、拜服的民意假象。

今天,印度虽然撤兵,但是莫迪政权的本质依旧没有改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莫迪政权未来对中国的挑战,依旧是一个重大课题。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莫迪政权在意识形态层面是印度教种族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混合体,经济上推行买办性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莫迪上台以来,撤销国家计划委员会,推动印度国企大规模私有化,放松外国投资限制,提高外资比例,加强对西方垄断资本的依附,进一步加大印度两极分化,国内左翼武装力量难以剿灭,反而有所增强。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莫迪上台以来,彻底向美日靠拢,执行反华的“东进政策”。2016年,印度成为美国“主要军事伙伴”。2014年,日本与印度关系提升至“特殊的战略与全球伙伴关系”,2016年,莫迪访日,达成了日本对印度转让防卫装备和技术、两国共享防务领域保密情报两项协定。印度战略家拉贾·莫汉早在2015年即指出,莫迪政权的行为,标志着 “不结盟已被彻底埋葬”,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则批评莫迪政府 “放弃了战略自主”。

今年莫迪选择在6月16日非法侵入我国领土,正是为了在6月26日会见特朗普时表忠心,向特朗普邀功,展现自己在特朗普全球战略下的价值,索取军事、政治和经济支持。

莫迪政府是不可信任的,也是难以合作的。在国内两极分化继续加大的压力下,印度莫迪政权必然加大对美日的依附,同时选择与中国对抗,煽动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由于印度莫迪政府赤裸裸地站在印度买办化的垄断财团立场上,因此带有天然的亲美基因,所以非常容易被美国挑唆站在围堵中国的第一线。莫迪政权可以说是天然的对华强硬派。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其次,我们可以看清谁是我们的朋友。中印洞朗对峙不久,印度中央政府与各反对派的联席会议在新德里举行,《印度时报》报道称,印度左派政党“革命社会主义党”领导人普拉姆昌达在会上说,印度保持与邻国的良好关系远比同遥远国家“拉关系”要重要,暗指日前被热炒的印总理访问以色列的新闻。印共产党领导人拉贾谈到不断紧密的印中贸易关系,以及两国都是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成员,称对话是化解僵局的必要手段。

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7-07/10989235.html

这次中印对峙,中国既看清了我们在印度国内的敌人与朋友,也看清了中国的外交必须由马克思主义指导,不能丢掉阶级分析基本理论。中国当前的主要对手,是印度莫迪政府,而不是整个印度国家和印度人民。

当前真正代表印度人民利益的印度共产党、印度共产党(马)、印度共产党(毛)等印度左翼政治力量,都是反对印度地区霸权及美国全球霸权的重要力量,是中国客观上的同盟军,他们也在这次印度侵华事件中反对莫迪政府。印度左翼力量的发展壮大,有利于将印度变成一个对尼泊尔、不丹及中国都和平友好的国家,而不是一个三流的地区霸权国家。如果中国接受国内公知及公知伪装的爱国者的舆论挑唆,公开要肢解印度,这样就会把整个印度及印度人民推向敌对面,客观上是在维护莫迪政府代表的印度官僚买办垄断财团的法西斯统治。

二、印度撤兵,是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的阶段性失败

印度撤兵,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决策、正确应对的结果。印度撤兵,也是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的阶段性失败。

“西进战略”是20世纪初,由中国第五纵队向中国高层提出的一套设想,其核心内涵是中国在东边面对美国、日本的战略压力时,主动避其锋芒,放弃中国在东海、南海、台湾的战略利益,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接受美国的经济剥削,并将主要军事力量投放到西部,寻求向西边扩张,与俄罗斯争夺中亚能源基地,与印度争抢印度洋。

第五纵队当年提出的有特定内涵的“西进战略”,与我国目前推进的“一带一路”完全不同中国目前推进的“一带一路”,是要用“丝绸之路”联起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友谊,具有深刻的政治内涵,既不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扩张,更不是帝国主义的军事扩张。与此相反,美国为中国量身打造的所谓“西进战略”的本质,是要让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有可能挑战美国霸权潜在资源和人口的中国、俄罗斯、印度)相互斗争消耗,瓦解第三世界国家合作对抗帝国主义的战略可能,最终由美日收割,维持美国的长久霸权。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第三世界在政治上的联结,将对帝国主义构筑的全球秩序带来深刻冲击,也是对美国霸权最严重的挑战。因此,破坏“一带一路”成为美国的既定战略。中国裁军大使、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祖康在不久前一次发言中提及,“中国一带一路如果处理不好,可能成为绞杀中国外交的绳索”,实际上谈的就是中国目前一带一路研究中,广泛存在误导的声音,不断挑唆中俄、中印矛盾,使“一带一路”落入“西进战略”的致命陷阱中。

美日将印度视为反华的工具,积极推动莫迪政权捣乱、破坏中国一带一路,引导中国将主要战略资源和军事力量投放到西部,甚至陷入对印长期作战中。

此次中印对峙发生后,从草根民众到诸多战略学者,都试图在毛泽东那里寻找解决问题的思路。深入研究中印自卫反击战能够发现,毛泽东处理与印度的战争,与处理同美国的战争,完全不同。早在1959年,毛泽东就指明中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在东边:

“总的说来,印度是中国的友好国家,一千多年来是如此,今后一千年一万年,我们相信也将是如此。中国人民的敌人是在东方,美帝国主义在台湾、在南朝鲜、在日本、在菲律宾,都有很多的军事基地,都是针对中国的。中国的主要注意力和斗争方针是在东方,在西太平洋地区,在凶恶的侵略的美帝国主义,而不在印度,不在东南亚及南亚的一切国家。
……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
我们不能有两个重点,我们不能把友人当敌人,这是我们的国策。”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1962年由毛泽东决策的中国对印战争,本质上是做为政治斗争的一种辅助手段,并不是为了在中国西南树立一个长期敌对大国,更不是为了攫取印度领土,或者分裂印度。冷战期间,美国与苏联先后与中国交恶,大力在中国周边发展反华力量,1958年,印度发生经济危机,在这种背景下,印度尼赫鲁政权甘心充当美苏马前卒,铤而走险,于1959年下半年到1961年掀起大规模反华活动。即便如此,毛泽东依旧清醒地认识到:

“我们和印度的斗争,是复杂的国际问题;不仅仅是印度的问题,美帝国主义、苏联等都在支持印度,他们想利用我们存在暂时困难的机会,推我们上阵,整我们一下,但我们不上他的圈套;我们现在坚持不打第一枪,我们的方针是八个字:‘决不退让,避免流血。’”(1962年7月14日)

军事反击是最后的手段。在此之前,中国边防部队采取的是“顶、逼、围、堵”和切断与反切断、包围与反包围的斗争策略。

但是,尼赫鲁政权在美苏的支持下,不愿放弃“前进政策”,反而不断制造流血事件,中国不得已向印度反击,毛泽东指出,“不仅要打退,还要打狠打痛。”我军根据印军的布势特点,充分运用穿插、分割、迂回、包围的战术,“打头、切尾、剖腹、击背”最终以泰山压顶、雷霆万钧之势,打得印军兵败如山倒。印军达尔维准将在被俘后叹服地说:“你们在24小时内消灭了一个旅,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中国彻底击溃印军之后,迅速撤到实际控制线以北,并归还缴械。可以看出,对印军事反击的根本着眼点在于政治。所以,对于这场战争,毛泽东的评价是:

“打了一个军事政治仗,或叫政治军事仗。”

毛泽东的政治军事仗效果非常显著,获得了第三世界其他国家、甚至印度民众的支持。中印一战中,中国军队“仁义之师”、“王师”的表现,使印度政府大失民心,印度左翼知识分子和底层民众指责印度政府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一年多后,尼赫鲁在羞愤懊恼中去世,随后的十几年内,印度左翼共产党武装成为民心所向、风起云涌。

毛泽东是清醒的,对于印度国家,和对印度某个特定的反华政权,在战略上应当区别对待。中国与印度是友好邻邦,中印和平友好是中印民众的共同福祉。一旦印度出现极端反华政权,甚至试图挑起战争,实际上是印度民众的灾难。

当下中国的战略重点依旧在东边,首要任务是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在西南方向对印斗争中应当充分借鉴新中国的斗争经验,避免将第三世界大国作为自己的主要敌人,陷入与第三世界国家的长期内耗。此次对印斗争,中国没有贸然出兵,没有改变自己的战略重点,但也没有退缩妥协,而是有理有节,“决不退让,避免流血”,不战而屈人之兵,逼退印度,取得了最好的结果。宣告了美日误导我国踏入“西进战略”陷阱的阶段性失败。

三、印度撤兵,美国或有下一步动作

印度在与中国对峙中吃不消,决定撤兵的消息,显然提前被美军获知。美军迅速做了一系列后续动作:

推进部署萨德。8月20日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战略司令部司令海顿、导弹防御局局长格里夫斯等三位核心高官访问韩国,向文在寅施压,驻韩美军剩余的四辆“萨德”发射车将加速部署。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进兵阿富汗,力挺印度。8月21日,特朗普公布对阿富汗战争新战略,表明美国不会从阿富汗撤兵,反而要增兵。在新战略中,特朗普积极支持印度,褒赞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呼吁印度在阿富汗乃至“印太地区”发挥更大作用。

在新的形势下,美国增兵阿富汗的敌人不再是为了消灭伊斯兰极端原教旨主义,而是为了破坏中国一带一路,破坏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联结第三世界的可能。为此,特朗普集团延续共和党右翼路线,选择与恐怖主义合作。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的解决方案第三条:【以战促和,寻求包容塔利班武装在内的政治解决方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指出,【要使塔利班与阿富汗当局协调配合,推进和解进程并建立有效领导层。】都不涉及对塔利班的消灭。美国做出如此重大的军事部署,仅仅是为了做好阿富汗国内政治势力的团结工作?答案是否定的。与中国境内塔什库尔干接壤的阿富汗地处帕米尔高原和伊朗高原间的高原宽谷地区,是影响中国西陲稳定的关键邻国,瓦罕走廊是沟通中国和中亚国家交流的要路。在特朗普政权把中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的背景下,加强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针对谁不言而喻。

美国向阿富汗增兵是战略性的改变,美国诸多跟班纷纷表态,多个美国盟友国家已承诺向阿富汗增派军力。英国最为积极,首相梅准备同意派遣特种空勤团专家前往阿富汗,还可能向阿富汗派遣英国无人机和航空队。

近期美国反华鹰派班农的离职,但美国反华路线并没有改变班农离职,美国照样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照样推进萨德,照样兵锋直抵中国一带一路的关键要地。美国许多官员(包括特朗普本人)都希望美国对华实行更强硬的经济和战略政策。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为例,他们认为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过于软弱,强烈要求实行咄咄逼人的贸易措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

 印度撤兵,美日误导中国“西进战略”计谋失败,或有下一步动作

另外,美国防长马蒂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博明深信,中国将试图推翻战后亚洲安全秩序,他们及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中的许多其他人会因此而加强美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战略驻军。美国国会中反华力量空前强大,7月,美国众议院通过“美台军舰互停”和“对台军售正常化修正案”,提出者为众议院核心成员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泰德·约霍,和共和党学习委员会领导人马克·沃克。

班农的离职,虽然有内斗的因素,但客观上能够更好地替特朗普集团宣传内外政策,促进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政权的认同,“我的手已经重新放到武器上”,8月26日,班农称:

“我是意识形态的倡导者,所以我才出局。我能够召集底层人士,做他的后盾,他推行政策越是艰难,我们越会坚定地支持他。”

其实从班农那里,我们听到的不仅仅是特朗普集团的声音,还包括支持共和党极右翼的美国垄断资本的声音。班农是美国金融寡头默瑟尔家族的政治代理人。罗伯特·默瑟尔与与詹姆斯·西蒙斯创办了美国有史以来最成功最隐秘的华尔街对冲基金--文艺复兴科技公司(资产高达550亿美元)。班农离职后,默瑟尔与其进行了五个小时的会议,制定下一步政治和媒体战略。这个重磅消息由美国媒体Axios报道,默瑟尔和班农“仍然是特朗普总统及其议程的坚定支持者。”

8月26日,班农发话,誓言要“搞砸‘一带一路’倡议”。如今,班农彻底自由,成为美国舆论场中垄断资本的打手,成为特朗普集团推行内外关键政策、凝聚民众支持的重要人物。美国对中国掀起一场全面经济战、军事战,必然要向下寻求底层美国人的支持。班农正是发挥这种作用的核心人物。

可以看出,印度虽然撤兵,但美国遏制破坏中国的战略没有改变,美国为了策应莫迪政府反华,甚至主动增兵阿富汗。只要莫迪政府不倒台,印度随时可能再次被绑架到美日围堵中国的战车上。当然,美国遏制中国的主要方向在东边,其近期主要动作为萨德入韩和美军入台。特朗普、安倍、莫迪构筑了围堵中国的法西斯之弧,这条弧线的核心是美国特朗普政权,其次是日本安倍政权,而莫迪政府则是其中最脆弱的一环。印度撤兵,中国不应松懈,相反应“宜将剩勇追穷寇”,在政治上、经济上加紧打压莫迪政府,给予印度其他亲华政治力量足够的支持,促成莫迪政权崩溃,推动印度和平政权上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