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朱志华:中国应对朝鲜半岛危机的策略与底线

中国应对朝鲜半岛危机的策略与底线——论朝鲜半岛危机背后的战略博弈(下)

编者按:这是作者就朝鲜半岛问题所写文章的后半部分。前半部分立足国际格局和全球战略的视野,从中美、中俄、中朝关系等方面分析、评估朝鲜半岛问题对中国的影响及中国应当采取的应对措施,批评了贾庆国、沈志华等人的错误观点。后半部分继续深入这一主题进行多方位剖析。(本文上篇:从全球战略视野审视贾庆国对朝观点的祸国危害

4、关于中韩关系。

中国与大韩民国于1992年8月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取得了快速发展,尤其在经贸投资、人文交流等方面更为突出。中国成为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投资国;韩国是中国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韩国的电视连续剧和演艺明星进入中国,掀起了一股“韩流”热潮;民间的旅游交往频繁,双方留学生数量也大幅度增长。特别是2015年9月3日,韩国时任总统朴瑾惠不顾美日压力,来华参加中国人民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赢得了中国人民的普遍好感,习近平主席高规格接待,两国领导人不但举行会谈而且共进午餐,在出席阅兵式的30位外国领导人中,唯朴瑾惠获此特殊礼遇,上天安门时习朴一起同登城楼。

孰料转眼不到一年,2016年7月8日美韩即借口朝鲜威胁,宣布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萨德”使用的是AN/TPY—2型X波段雷达,号称为世界上最大、功能最强的陆基移动雷达,最远探测半径达2000公里以上,可与日本的雷达、关岛的“萨德”联手组网,共享情报;美日韩在该地区部署的大量海基“宙斯盾”、陆基“爱国者”、“萨德”系统相互配合,美国的预警和拦截能力将得到大幅增强,而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机动作战空间被挤压,战略威慑和报复能力受到削弱,从而破坏了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严重损害了中国的战略安全核心利益。

此举本质上是美中全球博弈,美国图谋在亚太地区以零和方式寻求自己的绝对安全,利用韩国来反华制华下的一着“先手棋”。对此中国人民不能容忍,“萨德”一日不除,反对美韩部署“萨德”的斗争一日不止!由此也可看出,贾庆国、沈志华这类人提出的“弃朝友韩”、“联美制朝”等观点说法是多么的荒唐错谬!

鉴于“萨德”问题导致中韩关系瞬冷交恶,爱国网民纷纷喊出“国家面前无偶像”口号,老百姓自发起来抵制“乐天”(9月14日乐天因业绩惨淡,决定出售在华超市),抵制去韩国旅游,“韩流”顿时变成了“寒流”。在这过程中,我们坚决反对爱国行动中的不理性甚至过激行为,更要依法惩治极个别人借机打砸抢、授人以柄的不法行为,但民众的爱国情怀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中韩人民理当共同携手,持续反对并强烈要求撤除既损害中国人民安全利益,同时也引火烧身、危害韩国国民安全,破坏半岛和平稳定及东北亚战略平衡的“萨德”祸根。

作为美韩军事同盟的本质是美国借口朝鲜核导威胁,千方百计要保持其在半岛的军事存在,将韩国紧紧捆绑在美国战车上,以达到对付中俄朝尤其是中国的战略目的。故半岛存在持续紧张状态也是美国心有所愿或者说十分乐见的。美国与中国的战略博弈,使其更加确信并清醒地意识到,在东北亚朝鲜半岛也即中国的家门口,强化与韩国的军事盟友关系,设立军事基地并保持相当军力,对中国将构成近距离的战略压力与战略威慑,就中美博弈的效费成本对其是十分有利的。

故在与美韩同盟部署运行“萨德”系统的斗争中,策略上还须将美韩加以区别对待。文在寅政府违背竞选承诺,不顾韩国和星州郡民众强烈反对,加快部署“萨德”导弹落地是完全错误的。但其反对解决半岛危机中动用“军事选项”的战争手段,最近又几次发声要从美国手中拿回“战时指挥权”,上台执政后也曾向朝鲜释放出恢复和谈,提供援朝物资等善意讯息,愿与中国就“萨德”问题进行沟通,这些都说明韩美二者仍是有区别的。

中国应加强与韩国政府的沟通对话,区别对待,多做工作:

一是力争其在“萨德”系统部署运行上必须考虑中国的安全利益,由多方监督、冻结乃至最终撤除“萨德”系统。

二是在韩国没有作出实质性让步前,中国应与俄罗斯密切沟通并在此基础上加强与朝鲜的协调,或者由中俄朝三方共同磋商协合,积极谋划应对预案,采取有效措施联手行动,坚决予以反制。

三是积极推动和促进朝韩双方和谈,化解半岛危机,力促南北双方共同向民族和解、保障人民福祉、朝鲜半岛长期和平稳定目标努力。

中国外交要在做好这篇大文章上下功夫,促使朝韩两国关系缓和,逐步走向和解合作、和平友好相处,这对朝韩两国必有大利,惠及整个民族及子孙后代;对中国而言则是稳固了东北亚战略屏障,减轻了朝鲜半岛的战略压力,打造了一个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对美国而言则是釜底抽薪,使其难以在半岛继续挑事生事、不断制造紧张危局、保持其在半岛的陆海空军事存在。

从中美全球战略博弈的视角看,这将使中国在东北亚地区逐步形成有利局面,而美国则将处于退守被动的不利境地。这篇大文章看似难做甚或不可能,但眼前困难重重并非做不到或完全无可能。辩证法认为事物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不可能之事在一定条件下能够演变为可能而发生质的变化。

历史上韩国在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三任总统执政的15年间,朝韩关系曾逐渐趋向缓和。金泳三1994年执政期间,力阻美国克林顿政府空袭朝鲜核设施,最后得以由美国卸任总统卡特访朝,与金日成会面而化解了可能爆发战争的危机;尤其是金大中任期内推动世界瞩目的“阳光政策”,2000年6月金大中与金正日在平壤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南北首脑会晤,并发表了《南北共同宣言》,同年金大中因对半岛和平所作的贡献还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祖籍为浙江东阳卢植后人的韩国第16届总统卢武铉,继承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主张通过和平对话解决朝核问题并对朝提供经济援助。

2007年10月2日至4日,卢武铉徒步跨越“三八线”前往朝鲜,并在平壤与金正日会晤,双方签订了《北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在对美国关系上,卢武铉反对美国对朝制裁和动武政策,撤换亲美外长,要求美军撤出首尔,撤离韩国,強令驻韩美军不得卷入东北亚争端;同时要求从美军手中收回“战时指挥权”,打造自主国防,抛弃以往奉行的冷战外交思路。如果说卢武铉总统的半岛和缓和解和平思路能够得到不断推进,半岛今天的局势可能已发生根本性变化,美军若退出朝鲜半岛,半岛南北及周边各国人民的安全利益将得到极大改观。

遗憾的是随后上台的李明博亲美政权,再次与美敌视朝鲜的政策以及美国保持半岛驻军的战略图谋捆绑在一起,使半岛和缓和平的发展趋势发生了根本性逆转直至今天。但谁又能主观臆断:半岛和平在南北双方及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不会又一次出现向化解危机、和解和平的方向再逆转呢?说到底围绕半岛危机出现不同态势的反复,恰恰暴露出某些国家是真要和平还是表面虚假道义、内心图谋保持紧张局势。这是中美两国地缘政治不同考量的战略博弈。

5、关于中日关系。

自2010年到2012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连续三次访问越南,2011年又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文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以及2011年奥巴马在夏威夷亚太经合会上提出美国“转向亚洲”战略(即“重返亚太”及后来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为标志,美国将其全球战略重点调整到亚太地区,尤其是海军60%的战舰军力将部署到太平洋,目标明显地是围堵阻遏日益崛起的中国。

紧随其后配合美国战略调整的盟国日本,即于2012年挑起所谓政府收购、钓鱼岛“国有化”的闹剧,中日关系随之因“钓鱼岛事件”出现纷争恶化直至今天。以后日本在中国南海问题和朝鲜半岛危机上步步紧随美国战略,成为美国围堵遏制中国的马前卒和积极参与者,甚至当美国担心一旦与中国发生冲突会遭受第一岛链的直接打击,考虑退守关岛第二岛链时,日本则颇愿承担起美国在第一岛链的原先角色。

日本作为中国一衣带水的邻国,何以处处作梗与中国缠斗呢?

一是源于日本安倍当局对其侵略中国和东南亚等各国的罪恶历史,诸如慰安妇、教科书、岛礁归属、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始终采取掩饰回避甚至歪曲否认侵略罪行的态度立场,激起中国、韩国等各国人民的义愤。

二是中国的经济总量于2010年首超日本4044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6年中国的GDP达到11亿万美元,日本为4.38万亿美元,中国已是日本的2.5倍。日本从原来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排位被中国赶超,失去了亚洲经济老大的位置,心态从纠结失落演变为焦虑无奈状况。此时恰遇美国全球战略调整,即积极参与美国对华围堵遏制的战略图谋和寻衅滋事,力图迟滞甚至打断中国的和平崛起,这已成为日本右翼势力的对华战略。

三是日本从二战以后,在政治上即成为美国反共反华阵营中的重要一员,与美结成反华军事同盟后,更作为美国构建第一岛链中重量级的南北“两锚”之一,成了东北亚昔日封锁包围中苏的桥头堡,而今演变成美国反华制华势力的前沿“锚地”;从意识形态维度审视,安倍政府上台后,从日本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出发,企图在中国周边乃至世界范围打造围堵中国的所谓“西方价值链外交”。然而数年折腾成效甚微甚至毫无作用。

四是日本在钓鱼岛事件、南海纷争、朝鲜半岛危机等问题上积极追随美国挑事惹事,成为美国打压中国的得力干将,其中还隐藏着一个其不能明说的战略意图:即以“中国威胁”、“朝鲜威胁”为假想敌,制造出一个靶子来说事,千方百计想要从二战后国际社会以及美国对其的严格约束管控中挣脱出来,图谋从一个不具有完整主权的国家,一步步以非法释法改变安保法,谋划变自卫队为国防军;力推修改“和平宪法”,重建军事力量并走向海外,将自卫权变为交战权等等;甚至已拥有核技术与核原料,一旦去除“紧箍咒”马上就能制造出核武器,幻想重新恢复其历史上政治、经济、军事大国的地位。

五是美国在与中国的战略博弈尤其是在亚太阻遏中国发展时力所不逮、捉襟见肘的情势下,也正需要日本这样一个帮衬为其卖力,故在对日军售、解禁自卫队约束、调整日本在美日同盟中扮演的角色、对日本扬言“修宪”、“拥核”等言论睁眼闭眼,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对日约束管控的索链。

综上所述,美日在阻遏中国的共同目标下,双方各有借重,相互利用,但以美为主、日本协从的“主仆关系”并没有改变。

中国如何处理和应对中日关系的变数?这是我在东北亚地区与美进行战略博弈的重要问题。

第一,中日两国隔海相望、地缘相近的邻居关系是客观存在、不可改变的,两国和则两利,斗则俱伤。中国应努力继承毛泽东、周恩来的外交思想,广泛开展与日本民间各团体、朝野各政党、各阶层人民的友好往来,广植两国社会和平互信的民意根基。既要将日本人民与右翼执政当局加以区别,不断扩大加强与友华亲华人士及政党团体的交往沟通;也要将当政者中顽固反华的鹰派与比较中立、甚至愿意接近和发展对华关系的鸽派加以区别;根据不同群体和对象努力做好工作,使中国立场、中国主张得到日本各界更多的了解、理解和认同。

第二,秉持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理念进一步加強拓展中日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通过中日韩政府首脑会谈以及各有关部门磋商,加快推进三国自贸区谈判及扩大中日相互投资,以深化经贸合作、人文交流来稳定中日关系,形塑周边利我发展的和平环境;同时欢迎日本加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和成为“亚投行”成员;促使日本在化解朝鲜核导危机,维护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第三,对于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企图突破“和平宪法”的管束,借美国制华战略之机重振军备向外扩张,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的行径,必须坚决反对并与之斗争。中国应持续且有力地揭露日本右翼军国主义思潮的复燃与危害,并与国际舆论和日本民众共同反对和制止这一思潮的不断坐大,破坏中日友好关系并最终危害国际社会也包括日本人民的和平与安全;同时借助美日相互利用、同床异梦的矛盾奉劝美国:不要好了疮疤忘了疼,养虎为患,玩火自焚,企图害人者终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6、关于朝鲜半岛危机中国的四条底线。

一是始终坚持半岛无核化立场,既坚决反对朝核试验,也坚决反对美国将核武器重新运入半岛地区。中国曾为此做出了巨大努力和牺牲,如果从2003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访华期盼中国从中斡旋,在北京开始中朝美三方会谈,到后来发展为六方会谈乃至今天,已整整过去了15个年头。

然而无核化的目标不但没有达成,反而出现了危机不断推高,局势不断恶化的状态,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美朝两国严重缺乏互信。尽管前途未知,但中国与国际社会仍在作出持续不断的努力,而解决朝核危机的责任和钥匙是在美朝两国手中,拥有更大更强实力和主动性的美国,某种程度上理当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坚持半岛无核化的努力是真诚的,追求半岛和平稳定的愿望也是强烈的,国际社会上有的国家或西方媒体企图把朝核危机的责任往中国身上推,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是别有用心的;国内公知应和美国西方腔调,责难怪罪中国未对朝鲜出致命重拳,“完全断油”或全面制截以摧垮朝鲜政权,其立场也是根本错误且势必严重危害国家人民利益。从历史和全球范围看,尽管拥核国家不断出现,而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与地区使用核武器的国家,这恰恰反映了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热爱和平的本质特征,也体现了中国与美国等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国家的本质区别。

就世界格局而言,中国从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就声明,中国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这一倡导“世界无核化”的主张始终未变,与当前中国坚持“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完全一致。尽管困难重重,前景不明,中国坚持“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乃至“世界无核化”的努力将始终不渝。

二是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这既关系到半岛南北双方人民的福祉和安全,同样关系到中国及其他周边国家的福祉与安全,也关联到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宁。“选择军事打击”只会导致半岛的核灾难和涌现成千上万的难民,核扩散灾难、生灵涂炭将直接祸害半岛人民和周边各国。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态度是坚定不移、斩钉截铁的,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连百分之一都不行!朝鲜半岛决不是中东!

由此及彼人们即可想见,贾庆国在媒体、在涉外公开场合,甚至与美国人商谈中美如何协调军事行动,如何收拾朝鲜政权崩溃后的“残局”、中美谁来控制朝鲜核武器及设立“难民营”、战乱以后通过南北投票来建立统一政权的种种构想和言论,完全是以“半岛生战生乱”为前提的,其鼓吹的观点和引导人们思维的方向是严重违背中央一再强调的原则立场,是严重损害中国人民及半岛周边国人民的和平安全利益的。

当然,决不让半岛生战生乱并非中国一厢情愿就能做到的,中国除了亮明底线红线,还必须与美朝韩等各方加强对话斡旋,晓以利害:一旦生战生乱各国利益都将严重受损,半岛和平皆赢,战乱全输,无一国能置身其外;同时诉诸国际社会,在联合国強烈发声,一旦战乱,几个主要大国介入或被卷入,完全可能引发世界大战甚至核战争!那就决不仅仅是半岛人民的巨大灾难,而将成为人类社会的空前灾难!

同时,中俄或中俄朝三方也须从事态发展的最坏处着眼,密切协商沟通,早作应对预案,唯有居安思危,常备不懈,才能赢得和平,止战止乱,这乃是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辩证法。

三是解决半岛危机的“唯一”出路是和谈对话,各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所谓“唯一”即为独一无二的路径,除此而外别无他途。

重启和谈,各方尤其是朝美双方必须相向而行,不提出任何先决条件。中国作为劝和促谈的一方,提出的“双暂停”思路是完全符合半岛现状实际的,具有客观可行性和操作性,国际社会现有不少国家认同中国的倡议。

“双暂停”为朝美等各方创造一个良好的和谈氛围;在此前提下朝美等各方均应无条件地回到谈判桌上来。尔后在重申“9.19共同声明”的基础上,努力达成“停和机制转换”,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内容是美朝韩均应放弃相互敌视政策,由国际社会给朝韩双方提供“共同安全保障”,并进一步促成南北双方对话协商,商讨如何以和平方式、以双方都能接受的形式实现半岛统一,以促进半岛的经济社会发展,达到朝鲜半岛以及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

无数经验教训巳告诫人们,唯有和平谈判才有希望和曙光,而战争或内乱动荡,只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黑暗、灾难或毁灭;即是达不到和平统一或“共同安全”目标,退一万步说,保持“不战不和”状态也远比战争、动乱的后果要好得多。

四是关于严正要求停止部署及撤除“萨德”系统的问题。美韩以所谓朝鲜核导试验威胁安全为名,在半岛引入规模威力最大的“萨德”系统,而对付战略纵深仅五六百公里的朝鲜,根本不需要雷达覆盖面达2000公里以上的“萨德”系统,由此可见“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战略矛头完全是针对着中俄。

鉴于俄罗斯的战略重心在西部,而中国的重心则在中东部,故“萨德”系统对中国战略安全核心利益的危害远大于俄罗斯:西安以东的中国境域几乎全部处于“萨德”系统的窥测之下,使美国得以利用“萨德”雷达深入探测中国腹地情报;严重削弱了中国的自卫反击能力,在美国应对中俄核报复打击时,可以有效缩短其启动反洲际弹道导弹的时间,以获得对中俄核战略威慑的优势,从而打破半岛及东北亚大国的战略平衡,这是美国出于全球战略博弈,在东北亚地区对中俄的反制挑衅和争夺优势地位。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美韩的联手制华制俄,中俄必须协同強烈发声,诉诸国际舆论。鉴于美韩不顾中俄的坚决反对和韩国民众的抗争,已实际部署六辆“萨德”车辆并开始启动运转,中俄朝涉害三方应该紧密磋商并采取坚定有力的反制措施。停止部署运转并最终撤除“萨德”导弹,应与一揽子解决半岛危机不可分割地有机结合起来,解决半岛危机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必须将“萨德”导弹移除出朝鲜半岛!

连候任韩国驻华大使卢英敏都看得清楚,说得明白:称“萨德”雷达探测距离达到2000公里,大部分中国地域尽收眼底,中国对此担忧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世人皆知的道理,难道特朗普、文在寅还要佯作不知装天真吗?!

我认为今后无论联合国就朝鲜半岛危机提出或讨论何种议案,作什么样的决议并采取何种措施,都必须把中俄两国对本国“安全利益”的“合理关切”,以及引入并部署“萨德”系统破坏东北亚战略平衡,推高朝鲜半岛危机风险的问题加以一揽子讨论解决。不如此就谈不上什么合理合法、公道正义,中俄该说“不”字就要坚决说“不”,该出手时必须出手!

7、关于中美战略博弈的本质与发展趋势。

评析围绕朝鲜半岛危机的发展态势及六国博弈,已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民族国家”、普通“主权国家”之间的博弈,更深层次的乃是反映了中美两个主要大国全球战略博弈的“半岛看点”,本质上是中美两国在世界范围内,代表着根本不同的阶级利益,两种不同制度、不同道路、不同价值观的博弈,而归根结蒂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

社会上有人散布所谓淡化或“去意识形态”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意识形态”历来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包括资本的喉舌西方媒体,本质上都是非常强调其意识形态价值观的“政治正确”,一些社会公知、所谓的国关“专家学者”,以“去意识形态”,抽象的、无阶级内涵的“国家利益”来忽悠民众、误导舆论,实质上是麻痹国人、自废武功、思想上的缴械投降。

国际关系本质上就是一种政治关系,大国博弈的本质就是一种政治博弈,作为理应以马克思主义为定海神针的国关学者,对此必须有深刻的认知和清醒的头脑。看不清或故意模糊事物的本质,那将是一种政治上的幼稚、愚蠢和悲哀,甚至是一种引人入歧途的不良居心!

当然,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到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表达,中国的应对策略谋略也是极其重要的。涉外交往,内外有别,语言表达的方式方法、遣词造句的分寸拿捏也十分讲究,用地球村听得懂的言语,用最多数人能够接受认同的词汇语句去表达中国意图,发出中国声音,这不但是外交艺术,也是社会主义中国对外交往的客观内在要求。

中美两国都是伟大的国家,都有伟大的人民,我们衷心希望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尽管两国的国家本质、阶级利益根本不同,但我们同样期盼两国能和平相处,合作共赢,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也希望两国的战略博弈并非一定要成为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但事态发展的主动权、决定权往往并不操之我手。中国永远不希望战争成为两国之间的选项,中国也永远不会主动向美国开第一枪。但是世界近代史、现代史都已反复证实了列宁的一句经典名言:“帝国主义就是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二战后美国先后发动的五场地区战争,都充分证明了列宁这一科学论断的真理性。

如今在朝鲜半岛危机问题上,中国和国际社会都强烈反对战争和军事打击,中国更是明确地提出了化解半岛危机的“唯一”途径只有和平谈判。中国人民历来是爱好和平的,我们和国际社会将一如继往地共同努力,积极争取和平解决半岛危机,但事态的演变并不为我们的良好愿望所能主导,有的国家不是叫嚷所有选项包括军事打击都已摆上桌面,甚至在联大发言时公然提出“彻底摧毁朝鲜”吗!因此中国也必须作好半岛可能发生军事冲突乃至战争的最坏准备。居安思危,警钟长鸣,极早谋划应对之道,才能使自己免遭被动劫难,陷国家人民于生灵涂炭、战火纷飞之中。

中美战略博弈的发展趋势究竟谁胜谁负?最终取决于道义和实力比拼的结果。社会主义代表着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无产者、绝大多数劳动者的根本利益,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代表的是剝削阶级、金融寡头、寄生食利者等少数人的利益,从道义人心和时间上来说,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胜利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灭亡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然而世间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高峰低谷、有顺利挫折,一帆风顺的平坦大道是从来就没有的。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博弈较量的胜负,说到底要看双方力量的強弱消长,而从整个宏观世界的战略格局来审视,西强我弱的态势还远未改变。“天若无霜雪,青松不如草,地若无山川,何人重平道”,从钓鱼岛到黄岩岛,从南海到台海,从洞朗对峙到半岛危机,面对错纵复杂的国际关系,中美战略博弈一路走来,涉险滩,过暗礁,凸显了中国和平崛起、民族复兴的道路何其艰辛坎坷。

中美战略博弈中国能否最终胜出?关键因素是中国要立足于自尊自強自信,把自己国内的事办好。

一是努力争取更长时间的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上下同心,力求保持经济中高速发展,确保社会和谐稳定有序。

二是在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更要把蛋糕分好,让改革发展的红利更多地向以工农为主体的基层劳动者倾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努力消除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让人民共富才是共产党人的初心,社会主义的真谛。

三是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全体共产党人和公务员,都要始终铭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才是我们共产党人和国家公务员的真正核心价值观。

四是继续保持从严治腐、铁拳惩腐的高压态势,不但严打“老虎”,更要狠拍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苍蝇”、“蟑螂”,以此赢得民心,赢得广众对共产党的口碑。

五是坚持以人民民主专政为核心内涵的依法治国,严肃党纪党规,严格依宪治国。坚决清除党內的政治异己分子,依法惩治祸国殃民、蛰伏在我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带路党”,他国“颜色革命”的悲催史实和惨痛教训,以及西方用互联网“扳倒中国”的屠龙战略告诉我们,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

六是在壮大中国经济和综合国力的同时,加大加快科技强军、精神强军的步伐。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毛主席就说过: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周总理说:我们反对实力主义,但为了反对实力主义,我们必须要有实力。唯有加强和提升中国的军事实力,才能打破美国对我的军事围堵和遏制,才能有效防范和制止战争,才能強有力地反制“丛林法则”,捍卫国际正义与世界和平。

七是内政关联外交,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中国作为社会主义的大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理当主持公道,申张正义,发出中国声音,坚定地站在各国人民和发展中国家一边;既要维护联合国框架及其体制机制,又要积极倡导消除不公正不平等的弊端,建构国际社会民主新秩序,建构符合世界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中国话语体系。

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跨世纪工程,承启的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和合”精神,以及“世界大同”、“天下为公”的理念,也是社会主义“共商共建共享”、“人民共富”思想的体现,更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提供给国际社会的宏大公共产品和中国方案,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普遍欢迎与响应。做好这篇大文章势必普惠沿线65个国家并将辐射世界各国人民,中国也必将以自己的思路理念、方案行动影响和引领世界潮流,为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和共同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全文完)

完稿说明:新中国68岁华诞刚刚过去。双节八天,七天伏案,初稿草成,征询意见,再作修改,终至搁笔。古人曰:“位卑未敢忘忧国”,虽是心血凝成近万字稿,观点建言终有疏谬,敬祈读者批评指正。

2017年10月8日子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