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旗帜鲜明地反对与西方沆瀣一气的言论

旗帜鲜明地反对与西方沆瀣一气的言论

近日,笔者读到一篇2011年7月19日发表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署名曹辛的文章,题目为《见了达赖,又能如何?》。作者就欧美国家与中方因其政要屡次接见达赖,导致双方关系受挫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和剖析。在文中,作者极尽设计和妥协之能事,一方面,竭力为欧美国家辩护,另一方面,大肆美化达赖,淡化其分裂图谋,试图论证欧美政要接见达赖的合理性、正当性及必然性,将中西关系恶化的责任归咎于中方。为避免此类事件的不利影响,作者进而提出掩耳盗铃的折衷方案,建议中方与欧美国家相互理解,进而达成和解。其实质是让中方以国家主权做交易,在原则问题上向西方干涉中国内政,分裂中国的图谋让步。作者言论充分暴露了其作为西方代言人的本质……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文章开始,作者首先列举了多年来中西围绕达赖窜访产生的交锋:“几年来,因为达赖,中国‘冷待’默克尔,‘恶心’萨科奇,去年和今年两度怒向奥巴马,……至今……也没什么解决办法,而关键在于解决问题,否则隔三差五地搞得大家紧张一把,这如何是好?甚至换个思维就会发现,欧美政要即使见了达赖,有关部门也不能把这些政要们真正怎样。”这样,作者首先提出“问题”,有意要加以解决,但仔细推敲,他根本不想解决问题,相反,他却无中生有,无事生非,为引出其下文做铺垫。这可以从“否则隔三差五地搞得大家紧张一把,这如何是好?”这句话中看出。在此,我们不禁要问:到底谁因此而隔三差五地紧张了?是中方吗?显然不是。中方没必要紧张。中方反对西方政要为分裂分子站台,是理所当然、义正词严的。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恰恰是欧美政要,他们对达赖“挟洋自重、图谋分裂”的伎俩心知肚明,却偏偏要与其会见,为其分裂行径背书,变相支持分裂。为了接见,西方政要可谓绞尽脑汁、处心积虑,一面声称“私人会面”,一会对场所精心安排-“偶遇”、“地图室会见”接连上演……不管怎么巧妙设计,他们也摆脱不了做贼心虚的心理阴影,还担心中方反击影响其经济利益。西方这种焦灼不安实在是居心不良的结果。显然,作者是在为西方鸣冤叫屈。然后又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口吻为西方壮胆“……欧美政要即使见了达赖,有关部门也不能把这些政要们真正怎样。”作者言外之意是既然无法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样,作者引出了以下观点:“发达国家驻北京外交官的一致看法是:会见达赖,不等于赞同西藏独立;接见达赖,……因为他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西藏……罕见的……自然风光、藏传佛教的魅力,…使得作为藏传佛教精神领袖的达赖在具有宗教情结的西方民众中具有一定的神秘性和魅力。这种民意,再加上西方政党政治,导致民选上台的政要无法不接见他。”作者引用西方外交人士的话为达赖“平反”:“西方外交人士表示,达赖是宗教人士,他……承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对暴力;主张通过和中央政府谈判解决西藏……问题。”进而得出“……西方国家政府很难找到反对他的理由。”在此,作者极力拼凑论据,为达赖洗白,为西方辩解。

众所周知,达赖是打着宗教旗号长期从事反华分裂活动的政治流亡者。他几十年的言行已无可辩驳了证实了这一点。他竭力否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国际公认事实。1988年6、7月间,达赖喇嘛到欧洲访问。6月3日,达赖临行前接受芬兰记者采访时表示:“西藏是独立的国家,在近40年的占领时期,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和破坏,西藏人民对中国人有严重的怨恨情绪,只要有机会就会发泄”。6月15日下午,达赖在欧洲议会大厦一个会议厅举行记者招待会,由于未能在议会进行演讲,所以事先印制的《对欧洲议会的演讲》稿只能在记者会上散发。在此文中,达赖老调重弹,并声称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暴力仍在继续。此外,他又提出若干将西藏分裂出去的“想法”,即“斯特拉斯堡建议”。

显然,达赖的发言清楚表明,其仍未放弃其西藏独立初衷,但一改以往的强硬姿态,语气缓和了许多,以“人权、投票、和平区”为幌子,提出了“分步走”的实施策略,因为用他自己的话说:“全面独立太难实现了,因而需要采取现实主义;……” (摘自《遏制中国》 中国言实出版社)。然而,在其“非暴力”“和平”形象和言词背后,达赖极力煽动暴力。多年来,达赖集团把拉萨作为对内渗透颠覆的重点。他说:“把拉萨搞乱了,就等于把西藏搞乱了。” (摘自《遏制中国》 中国言实出版社)在这一政策指引下,达赖处心积虑地策动多起拉萨骚乱事件。达赖无论是煽动暴力还是声称“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推动西藏独立”。因此,欧美政要会见达赖,就是在为分裂势力站台,这与欧美国家声称的“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承诺背道而驰。达赖也不是纯粹的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这只是他冠冕堂皇的外衣。至于“诺贝尔和平奖”,更是早就变了味,其所体现的精神早已与诺贝尔先生设立这一奖项的初衷相去甚远,甚至风马牛不相及。下面我们来看看达赖是如何获得这一奖项的以及背后的政治目的。

诺贝尔先生的遗嘱很好地体现了和平奖的初衷,其遗嘱这样写道:

【为奖励那些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务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做出最大贡献的人,特设立和平奖。】

达赖喇嘛本不是和平奖的热门人选,他的非暴力主张也并非最令人可信。他为其分裂的“藏独”事业“奋斗”了30多年。早不得奖,晚不得奖。为何赶在1989年呢?

诺贝尔和平奖一向有其政治含义,与时局有关。1989年的时局中,北京“柳丝”风波占有重要地位。

挪威诺贝尔协会会长谈到达赖获奖原因时表示:

【达赖具备了包括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内的其他候选人所不具备的有利条件,主要是因为中国对民主运动实行了野蛮镇压……选中达赖既是为了影响中国的局势,也是为了承认学生从事民主运动的努力。达赖获奖人权问题不是新因素,政治起了作用。】

一语道破天机。醉翁之意不在酒。

本来,诺贝尔和平奖就没有一个令各方心悦诚服的标准,尤其是其提名与遴选是挪威国会一个委员会的决定,其决定有令人啼笑皆非之处。

此次颁奖明显是针对中国政府的。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说:“表彰达赖是对北京的一种处罚”。

挪威进步党主席卡尔·哈甘说,把和平奖授予达赖是对其非暴力方针的赞扬,也是对中国“以武力占领西藏”和“残暴专制”“极正当的唾弃”。

瑞典西藏委员会主席达维德·斯托尔说,达赖获奖既是对西藏人的鼓励,也是对其他各国为西藏自由而奋斗的人的鼓励。

瑞典作家斯文·林奎斯特对达赖获奖感到“十分高兴”。他说:“这不仅是对西藏人的鼓励,也是对苏联、巴基斯坦、印度以及所有多民族国家争取自由的人的鼓励。……”。

这些不同的声音,传达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授奖达赖,与其说是为了表彰和平主义,不如说是表示欧美对中国政府1989年平息xx事件的强烈不满,暴露出十足的落井下石、“唯恐天下不乱”的干涉企图。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一篇文章评论说:

一个地区的人民基于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而不愿接受中央政府的统治,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更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这类问题,必须通过理性与忍让的态度来解决。诺贝尔委员会这个决定,……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其真正用意其实只是在给中国政府好看……但诺贝尔委员会为了此目的,甘冒干涉别国内政之指责,有违它原有的宗旨,有损它本身形象,恐怕也是“得不偿失”。马尼拉《商报》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在标题为《和平奖可以休矣!》的评论中,作者写道: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爆出冷门,授予达赖喇嘛以1989年度和平奖,再次暴露出诺贝尔和平奖实为西方世界的政治工具,并进一步贬抑这一奖项在世人眼中的地位。
达赖自称佛教徒,穿的是黄袍袈裟,耍的却是政治把戏,他口口声声说愿意通过和平途径求取自治,心里想的却是妄图重建喇嘛教的封建统治。这不但是尝过解放成果的西藏人民所不能接受的,且是五族共和的中华民族所不能容忍的。
诺贝尔委员会…授和平奖予达赖,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妄图打消达赖回归故里之心,延续那不现实的独立梦想,粗暴干涉中国统一和内政。】

文章结尾直指要害:“沉沦到为宗教封建农奴统治复辟打气,诺贝尔和平奖可以休矣!”(摘自《遏制中国》中国言实出版社)

由此可见,达赖获奖实属欧美与达赖双方沆瀣一气、心照不宣的结果。

而所谓“西藏……罕见的……自然风光、藏传佛教的魅力,…达赖作为藏传佛教精神领袖所具有的……魅力”纯粹是西方政要为会见达赖拼凑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中国的国家利益也决不能充当西方政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欧洲国家驻华大使所谓的“中方用非公开的外交备忘录的形式同其达成默契,提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原则和底线,例如:会见必须是私人性质的、不得在正式的官方场合、会见时或者会见后要重申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等,以便一揽子解决问题”的建议,看似西方做出了妥协和让步,其实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圈套和阴谋,其中隐藏的逻辑是:“建议中方提出会见的原则和底线”,这其中就隐含中方首先同意“会见”的合法化、常态化这一前提,如此,才有接下来的所谓中方的“原则和底线”。一旦同意就此展开谈判,提出自身所谓的“原则和底线”,就等于在前提上承认了欧美政要随时会见达赖这一干涉中国内政,严重侵犯中方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行动的合法性。今后,中方就不能以此为由表达异议,这实际是欧美国家以所谓的“原则和底线”争取主动,企图堵住中方的嘴,束缚中方手脚,而欧美则可肆无忌惮地在支持达赖分裂的道路上一路狂飙。中方的原则和底线欧美不是不清楚:坚决反对达赖以任何名义和身份到任何国家从事分裂活动,坚决反对任何国家的官方人士以任何形式与达赖进行接触,也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借涉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中方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欧美国家仍揣着明白装糊涂,企图在这一关乎中方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通过处心积虑地设计与中方讨价还价,只能说明他们是图谋不轨、痴心妄想。而FT中文网作者却认为“西方外交官提出的用外交备忘录解决问题的建议,实质上也是一种让步,…也是有参考价值的…”因为“阻挡外国政要会见达赖客观上……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这样一个正在崛起的、走不同于西方发展模式的国家。”作者承认一个崛起的,不同于西方的国家必然要受到西方的排挤和围堵,而欧美政要会见达赖正是这一政策的体现,但作者仍为欧美辩解,诱导中方妥协,牺牲自身核心利益向欧美强权让步,作者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最后,FT中文网作者认为,中方如此大张旗鼓地反对欧美政要会见达赖,不仅客观上为达赖做了宣传,无形中提高了其知名度和影响力,还恶化了与欧美国家的关系,对中国自身发展有害无益。原文是这样表述的:“客观地讲,炒热相关问题的本身,就是在给达赖扩大知名度。为了他恶化和主流国际社会的关系,……搞乱自己必须和平崛起的大局,更是得不偿失。”在此,必须指出:中方愿意与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但决不会以牺牲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代价。在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受损时,中方将运用一切手段和力量,全力加以维护。作者将中方反对之声称作“炒热相关问题”,企图让中方保持沉默,实在是掩耳盗铃、自我安慰、自欺欺人之举。而作者将恶化中欧、中美关系的责任归咎于中方,纯粹是本末倒置、颠倒黑白,相反,中欧、中美关系恶化的始作俑者并非中方,而是欧美国家;“让国内部分藏传佛教群众产生误解”的说辞更是无中生有,纯属挑拨离间,意在借群众力量向中方施压。更为险恶的是作者又以“搞乱自己必须和平崛起的大局”为中方设局。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局,是因为“必须”二字。中方坚持和平发展,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但也决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任何人不要幻想让中国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在自身正当权益受到威胁时,中方将采取一切手段,坚决予以捍卫。作者故意曲解中方表述,意在制造舆论压力,束缚中方手脚,企图让中方在自身国家利益受损时仍坚守“和平”,这无异于让中方“固步自封、坐以待毙”。

严酷的现实表明,国内外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已形成相互勾结之势。因此,中华民族复兴的征程,必是荆棘丛生。我们必须保持警惕,防范和粉碎一切阴谋诡计,维护团结,保持定力,这样,才能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不断前进。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