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中共成为执政党后还是不是革命党?

 中共成为执政党后还是不是革命党?

  ——二评王长江《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一文

  王长江在《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以下简称《转变》)一文中说:“对于一个革命党来说,执政的意义在于,国家公权力不再作为政党要反抗的对象存在,而是和政党一起进入到被称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系统中。这就使得共产党处在一种和过去完全不同的状态,需要扮演执政党的角色,重新界定它和国家、社会之间的关系。”他的意思就是说,共产党在野时是反抗国家公权力的革命党,当共产党上台执政掌握国家公权力后就不再是革命党了,而应扮演好执政党的角色。

  此外,王长江鼓吹的“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这个命题的本身,也已经把“革命党”与“执政党”完全对立起来了,按照王长江的逻辑,是“执政党”就不能同时也是“革命党”,否则“转变”之说又从何而谈呢。

  1949年,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个掌握全国政权的全国性的执政党。然而,夺取全国政权并没有改变中共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武装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性质谁要是说中共在成为执政党后就不再是革命党了,那是非常荒谬的。这是因为:

  第一,对于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武装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来说,在成为执政党后仍然还是革命党,并不会因为掌握了“国家公权力”后就不想再革命了。

  实际上,中共早在1927年就已经在中国的一部分地区——红色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人民政权,并于1931年在江西瑞金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掌握了全国各个苏区的“国家公权力”,成为了局部地区的执政党。后来,又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全国广大的地区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并在根据地和解放区建立了人民政权。因此可以说,中共在夺取全国政权前,就已经在中国局部地区当了20多年的执政党了。

  然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这个党具有远大的目标,党在中国革命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夺取全国政权,建立全国性的人民政权;党在中国革命第二阶段的目标则是在中国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因此,尽管中共在夺取全国政权前,就已经在中国局部地区当了20多年的执政党,但仍然还是革命党,并没有因为掌握了“国家公权力”后就不想再革命了。

  如果按照王长江的逻辑,是“执政党”就不能同时也是“革命党”,中共在掌握了“国家公权力”后,就应该好好“扮演执政党的角色”,而不能再当革命党了,那么,中共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8年前,也就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国家公权力”了,因此在那时,也就应该好好扮演“执政党的角色”了。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大家可想而知,不要说根本就不会有后来的全国解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就是当年曾经在江西苏区执政的中共,也早就被国民党反动派给灭掉了。

  第二、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在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没有实现前,我们党应该始终是一个革命政党。

  现行的《中国共产党章程》在总纲的第一段就明确宣布:“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实际上,中国共产党在她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把实现共产主义作为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全国解放前夕,毛泽东在1949年3月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就谆谆告诫全党:“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中国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

  不错,中国共产党在夺取全国政权后,确实成为了一个全国性的执政党。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夺取全国政权,也只是完成了党在第一阶段的革命目标,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因此,对于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以共产主义作为其最终奋斗目标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来说,即使她成为了一个全国性的执政党之后,也仍然还要革命,仍然还是革命党。

  第三,我们党现阶段在中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必须始终保持自己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性质。

  实际上,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目前,不仅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离我们还十分遥远,就是党在现阶段的任务,也就是在中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任务也还远远没有完成。

  例如,在政治建设上,我们党还要不断完善国家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特别是在如何把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官僚和精英当家作主)真正落到实处,如何加强人民对执政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民主监督,防止权力腐败等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又如,在经济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上,我们党还要进一步巩固国家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要在不断发展经济的同时下大力完善社会收入分配,尽快改变这些年来贫富两极分化的局面,真正做到共同富裕,这些方面的任务也很艰巨。

  再如,这些年来搞市场经济,虽然使经济建设得到较快的发展,但却产生了很大的副作用,市场经济就象“超级腐蚀剂”,严重侵蚀了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不仅党政军和各种社会组织的肌体被严重腐蚀,而且还严重腐蚀了人们的灵魂,造成整个社会道德水平的严重滑坡。要完全消除市场经济带来的这些严重恶果,恐怕要比当年我们党带领人民夺取全国政权,还要艰巨复杂的多。

  至于说要使社会主义在中国真正得到巩固和发展完善,革命的任务更是无比艰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党怎么能不再革命了呢?我们党只有始终保持自己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性质,坚持继续革命,继续当好革命党,才能完成肩负的历史重任。

  第四,认为“中共成为执政党后就不再是革命党”的观点,实际上是把中共等同于资产阶级的政党。

  中外历史上确实有许多“革命党”,在掌握了“国家公权力”之后,就再也不想革命了,而是乐于“扮演执政党的角色”,尽情享受执政的好处。这样的党有三种:

  一是资产阶级的政党。当他们遭受封建统治压迫时,他们是“革命党”,而当资产阶级革命获得成功,他们掌握了“国家公权力”之后,他们就只想当“执政党”,而再也不想当 “革命党”了。

  二是曾经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他们在最初也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但是在革命成功、掌握了“国家公权力”后,他们经不起长期执政的考验,越来越不想革命了,而是只想享受执政给他们及其家人带来的好处,结果日益脱离广大人民群众,成为特权阶层,最后在风云变幻时被人民所抛弃。

  三是以农民或小资产阶级为主体的政党或组织。中外历史上,还有一些类似中国太平天国那样的以农民或小资产阶级为主体的政党或组织,他们为了反抗封建统治和殖民主义的压迫,也曾经是“革命党”。但是由于这些政党或组织缺乏远大的革命目标,一当革命刚刚获得成功,甚至只掌握了一部分“国家公权力”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想革命了。他们的结局大家可想而知。

  综上所述,王长江认为“中共成为执政党后就不再是革命党了”,他的这种观点,实际上是把中共看成是资产阶级的政党。他是想要我们党象资产阶级政党那样,在革命获得成功后就再也不要继续革命了,而是去好好“扮演执政党的角色”。他忘了(也许根本就是有意识地“忘了”),现行的《中国共产党章程》在总纲的第一段就明确宣布:“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他鼓吹“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根本目的,就是想让我们党蜕变成资产阶级的政党,从而使我国全面转向资本主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