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张嘉国: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强大基础

\

 

苏联搞社会主义七十年,垮台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搞了六十年,前途如何?人们莫衷一是,不少人,包括党的一些高级干部已经失去了信心。在世界金融危机充分暴露当代资本主义本质,人们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重新认识的关键时期,提出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强大基础这个命题,其重要性无论如何估计都不过分。

分析中国社会主义的历史和现状,我以为:“反毛民必反,反邓国必乱;毛邓两相补,前途定灿烂”。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强大基础,必须从毛泽东、邓小平两位导师那里寻找思想武器。毛邓都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探索者和坚定的实践者。

 

一、 关于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政治基础

 

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强大基础,首先必须要弄清:我们的目标是建设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还是要建设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

这个问题,表面上看是解决了,中国共产党党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摆在那里,谁敢胡来?但事实上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党内一些人,包括党的一些高级干部、高级理论家是稀里糊涂的;在社会上,《08宪章》鼓吹者、一批反动势力,公开打出了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主张,要师法美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实行多党制、“三权分离”、军队国家化、经济私有化等等。明火执仗地向共产党宣战,迷惑了一批人,特别是一批年轻人,造成了党内和社会思想的极大混乱。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我们党内一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至多只能算是资产阶级民主派。他们参加共产党,只是为了“从龙”,为了改朝换代,在新政权中获得一官半职。他们根本不了解,更不理解: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革命,是砸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枷锁,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革命。毛主席在世的时候,经常批判这种思想,压制这种思想。改革开放以来,一些人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篡改邓小平理论,搞乱改革开放的性质,发动了一波又一波被邓小平同志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攻势。近几年来,随着一些党的前领导人破门而出,扯掉遮羞布,公开亮出字号和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旗号,使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主张,更具理论性和迷惑性、欺骗性和煽动性,加之党内一些高级知识分子推波助澜,使这种思潮大有泛滥之势。

还有一些人,不扯旗号使暗劲,对共产党进行抽筋剥皮式的斗争。悄无声息地利用 共产党的力量,砸碎共产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支柱,迫使共产党转变性质和颜色。比如经济上的私有化,国防上的军队国家化,意识形态上的非共化,工人队伍的雇佣化,外交上的美国化等等。通过这些东西,制造共产党政权与广大人民、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对立。抽掉共产党的“筋”,使共产党还剩一副“空皮囊”,毁之就极易了。

现在很多事,已使党处于两难之地。比如,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当工人与资本所有者发生冲突的时候,共产党是站在工人一边,还是站在资本所有者一边呢?象吉林的通钢事件,工人同资本所有者发生了流血冲突,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理应站在工人一边,替工人说话,但国有企业改制,引进战略投资者,又是党和政府的决策。斗起来就是共产党自己跟自己斗,所以,通钢党委选择了缺席。其它发生类似事件的企业,同样不见企业党委的身影。再比如,全国数千万下岗职工、上亿农民工的利益谁来代表?我们现有的理论怎么解释共产党是他们的先锋队问题?让被改革为企业雇佣工的工人阶级再拥护共产党,情何以堪?理何以端?事何以行?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大、最核心的政治基础,就是对待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态度问题。

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治国,既要给民以利,更要授民以权。让人民有权根据自己的条件发展自己,有权选择和监督政府工作人员,有权批评政府的工作,有权要求罢免和撤换政府工作人员等等。共产党不应害怕民主,共产党的任务就是组织和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手头有权了,社会的长治久安就有了基础。

 

二、关于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经济基础

 

现在一些人对美国那种经济基础称赞不已,认为它保持了美国两百多年的稳定和发展,确认私有制是社会前进和发展的动力,代表了世界发展的方向,即所谓“普世价值”。中国也只有走私有制为基础的道路,才有前途。所以,私有化改革成为一些人鼓吹的方向。

中国几千年历史中,搞私有化的时间占了绝大部分,搞公有制才几十年时间。但翻开中国几千年历史,稳定一造反一建一个新王朝,再稳定一再造反一再建一个新王朝,往复循环,战乱不断。据历史学家的统计,中国几千年历史中,真正比较安定的时间并不长。归根到底的原因,就是封建私有制造的孽。洋务运动以来,特别是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又向西方学习,搞资本主义私有制,结果把中国搞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历史的实践证明:搞私有制救不了中国。此路不通!

新中国建立后,搞了60年公有制及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面貌焕然一新,经济实力上赶英超德,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人民生活极大改善,国防实力显著提升,中国正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中国用60年时间,办成了别的国家几百年才办成的事。公有制功不可没。试想,中国如果不搞 公有制,能在20多年间搞出独立的,门类比较齐全的现代工业体系吗?如果不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全国一盘散沙,各顾各,有现在这样强大的国民经济和工业基础吗?“劝君未可非公有,公有能令国强盛”。这次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如果没有强大的公有制经济做柱石,后果如何?可以设想。

再者,中国已经没有全面私有化的本钱。外国资本已经控制了我们许多产业,如果我们现存的公有制经济全部私有化,不出2一3年,外资将全面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必将出现经济上的全面殖民化,这是不用脑子也能看到的事实。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有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有什么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有钱了,就想权,经济殖民化,政治自然也随之殖民化。外国势力豢养“藏独”、“疆独”干什么?就在为肢解中国做准备。

这就是说,我们必须确立一种既能保证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向前发展,又能保证国家经济、主权安全,还能引导社会主义不断向高级阶段发展的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就是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为主导,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而

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壮大,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起柱石、稳定、导向、示范作用,应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唯一的根本性选择。

现在的问题是,按什么方式来管理公有制制经济?是按美国方式,还是按公有制经济自身规律来管理?

我历来不赞成在公有制经济中全面推行股份化,建立所谓“现代企业制度”。股份制,只是现代经济的一种组织形式,没那么神,也没那么灵。至于所谓“现代企业制度”,资本主义搞了几百年,并不现代,只是把权力和利益高度集中到少数人手里。我们的公有制企业一股份化,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党委边缘化,职工雇佣化,管理人员资本化,社会矛盾公开化,反抗斗争激烈化。也就是说,现代企业制度核心是解决了两个问题:权利更集中于少数人,如董事会那帮人;二是职工身份的转换,由企业主人变为企业雇员。这样的“现代企业制度”,把公有制企业实际上变成了由政府任命的少数人的企业。高额年薪制的推行,又把管理层同广大职工割裂开来,形成了高踞于企业之上的利益集团,公有制企业事实上已徒负虚名。这就是近年来工人维权斗争此起彼伏的根本原因。而我们党创造的党委领导、厂长负责、职工民主管理制度,才几十年,是新鲜而具有中国与时代特色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体现了公有制发展的内在规律,可惜,已经越来越被削弱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人民当家做主的条件下,通过计划和市场这两个手段,充分调动全国人民发展的积极性,促进公有制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公有、民营经济协调发展,造福全国人民,为社会主义社会逐步过渡到更高级阶段创造条件的科学理论。

 

三、关于构建社会主义长盛不衰的文化基础

 

手头有3篇东西:一、《08宪章》、二、《09建言》、三、《民派宣言》,表达了各派政治力量对以后中国发展的基本主张和政策。这3篇东西,有两大共同点:一是把批判的矛头直接对准共产党,一说共产党没有注册,是非法政党,缺乏执政的法理基础,是专制的、威权的政党;一说共产党在改革开放以来,形成和执行了一条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改革路线,背叛了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二是把批判的锋芒都指向了改革开放过程中形成的党内腐败、两极分化、官僚作风、官民对立、社会矛盾激化、国际环境恶化等方面,一是引申出威权执政必然产生这些问题,因此,要实行宪政,取消共产党的领导,搞多党制衡,实现美式民主;一是引申出共产党必须改变改革开放的路线,回到毛泽东的轨道上来,等等。

这两者也有根本区别:一是要消灭共产党,一是在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修改党的路线。

这3篇东西来了,亮出了各自的底牌,事实上给中国人民又一个选择的机会。但从网上情况看,没有出现炮制者希望出现的热闹情况,相反,都引来了不少的质疑和批判声。《08宪章》被批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反动纲领;《09建言》被批为试图开历史倒车的政治宣言:《民派宣言》则被讽为“无奈的选择”。即便是这样,也绝不能小看它的影响,各自都有一批信众。

这3篇东西,是中国现实文化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反映的是对中国前途和命运的看法,是文化中最高层次的东西。

思想的贫困比财富贫困更可怕。别看现在文化领域内百花齐放,但在“娱乐化”的口号下,其实都是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没有灵魂,更没有批判的能力。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证明:在一些关系国家前途命运、党和政府形象的重大问题上,采取模糊政策,放弃党必须坚守的政治、理论原则,如“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武器,是小平同志留下的一个宝贵武器,但我们弃置不用,任由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导致各个方面的具体工作,都缺乏方向感。比如,我们现在的教育思想是什么?是产业化,还是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农业发展的思想是什么?是集体化、合作化,还是私有化?科技发展、工业发展思想是什么?是赚钱,还是为人民服务?对外开放、引进技术、产品出口思想是什么?是为了强筋健体、独立发展中国经济,还是为了融入美国主导的政治经济一体化?国企改革的思想是什么?是私有化,还是促进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壮大?等等,都是一些老百姓关注的重大问题。可是,我们没有思想,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口号。

所以,文化领域的问题,首先是文化思想的问题。

最后,想谈谈干部问题。

党内成千上万的干部,前仆后继地腐化堕落,下至村长,上至中央政治局委员,为祸之烈,为害之广,建党以来仅见,长此以往,亡党亡国之期不远矣!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绝不能腐败分子看成一个一个个案,它表明,我们党内已经具备了产生严重腐败的土壤和条件。连朱镕基这位总理,也只把标准定在“是个清官”这个最低标准上,可见问题之严重。换句话说,就是在党内,做贪官易,做清官难。因此,铲除党内产生腐败的土壤和条件,才是治本之策。

毛主席早就说过,党的建设是与党的政治路线紧密相连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路线”,我们只突出了“经济建设中心”和“改革开放”,而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研究和宣传都很少,甚至把改革开放与四项基本原则对立起来,而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实行了不少与四项基本原则相背离的政策,党和政府都以搞钱为中心。逐步形成了“有党无心”,“有党无魂”,组织涣散、党纪松驼的松散现象,贪污腐化由暗而明,发展到党政机关集体腐败。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失去了社会主义这个大方向。

我们党现在缺乏的,是真正懂一点马克思主义,了解中国历史和当代世界、了解当前中国实际、具有战略眼光和战略思维能力的领导干部,象毛主席所说的,有几百个真正懂得马克思主义的干部就好了。现在是“书生论政”、“书生当家”,我参加过不少国家级决策课题研究,基本都是海归生、刚出校门的研究生、博士生,从网上找来一大堆材料,按照美国怎么样,欧洲怎么样,中国有什么差距,中国应该怎么样这样一个套路写下来,供领导决策。至于中国的工业、农业、科技、教育、文化的实际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大都是不清楚的。我读过几份给政治局讲课的讲稿,也是这个套路。领导干部在这一种包围下,何能做出符合实际的科学决策?我们党曾经吃过莫斯科回来“28个半”教条主义的亏,差点把党的家当败光;现在又迷信华盛顿来的教条,照样会吃亏。我们党必须解决党的干部,特别是中央机关的干部有基层、实际工作经验的问题,对中国社会基本了解的问题。

讲德治,古代讲君子之德与庶民之德,强调君子要比庶民有更高的道德修养。我们共产党人,要讲工人阶级和中国人民先锋队之德,讲天下为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德,讲坚持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奋斗之德,此德之大者。至于清廉勤政,有了前述大德,自在不言而喻当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