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国人对美国大选态度面面观

\

本来,美国的总统选举是美国佬自己的事情,跟中国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管他特朗普还是希拉里,爱谁谁,它就算是选头猪当美国总统,也懒得理睬他,然而,由于美国人实际上是在选举“世界皇帝”,很自然,就引起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全世界的围观和关注。

对这一场美国公众公认的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两个总统候选人之间的角逐,让连现任美国国务卿克里都坦言令人感到尴尬的大选,别说是美国人感到纠结,就连国人对此的态度也五花八门,很有意思。

我粗略观察一下,发现国人对美国大选的态度起码有如下几种:

一是“中间挺特派”

作为希望和平发展的中国,很多中国人不希望在世界第一强国里出现一个对中国极端不友好的领导人,包括在政治和经济领域。而希拉里从她之前的一系列言行中,则充分显示了对中国极端不友好的特点,加上她那“后更年期综合症”常常发作,会給中美关系和世界局势带来很多不确定性。所以这部分人希望不那么咄咄逼人的特朗普当选。

二是“中间观望派”,也可以叫“顺其自然派”

跟很多美国人一样,他们认为这俩活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谁当选都好不到哪去,对中国,对美国,对全世界都是这样;同时,受到时势制约,谁也离谱不到哪里去,美国总统的言行不一常常表现在竞选的时候说一套,上任以后做一套,所以中国人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的事情,让国家富强,而不是寄希望于美国选举出一个所谓的有点人味的总统。

还有好些人是瞧热闹,围观这俩骗子和疯子玩出什么新花样。

三是“左翼挺特派”,或者叫“左翼反希派”

他们“挺特”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太不喜欢希拉里了。

特朗普蔑视官场的那一套,不被“政治正确性”束缚,满嘴“跑火车”,直来直去,这些全是中国互联网上的“卖点”。……

还有一些中国人是以看美国热闹的心态希望特朗普赢。他们觉得特朗普“不靠谱”,但他更多会“不靠谱”到美国和西方头上,中国即使跟着麻烦,也不会是头一波。除了美国主流精英不喜欢特朗普,欧洲舆论不喜欢他,日本也怕他上台,那就好了,不妨让这个家伙上台试一试,没准真能把美国和西方搞乱了。

好些人希望美国选举出一个神经病总统,把美国和西方搞乱,最好是日本也来一个。

四是“左翼挺希派”

这部分人认为,从美国的内外政策看,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像希拉里虽然讨厌,但是她的“政治挂帅”,没准对内冲击美国的经济,并且带来更多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对外她肯定会同时与中俄对立,两线作战,把中国和俄罗斯逼得背靠背,耗垮美国。这么一来,希拉里的性格缺陷让她虽然有跟中国过不去的动机,却在效果上适得其反。

另外,他们还认为,特朗普对俄罗斯态度比较友好,假如他上任以后采取拉一个打一个的方针,离间中俄关系,有利于美国各个击破,还不如让疯婆子希拉里常常发癫还能够产生为渊驱鱼的效果,把很多国家赶到中国的身边。

五是“右翼挺希派”

某些自由派公知希望在美国选举出一个能够支持他们的所谓“民主”大业的总统。

他们不喜欢特朗普的原因跟美国主流精英、欧洲舆论和日本不喜欢的原因基本上是一样的。假如特朗普实行收缩政策,专心致志于发展美国经济,重新实行所谓的“孤立主义”政策,他们在国内的闹腾就失去了所谓的“国际支持”。

孤立主义传统可上溯至华盛顿20世纪以来,美国是世界上海外干涉或进行战争最多的国家,仅在二战以后美国的海外干涉就达到14次,从统计数据来看,美国的确非常“好战”。然而我们看看历史就会发现,美国其实是孤立主义传统最根深蒂固的大国之一,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对世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国家,像美国一样渴望远离世界。美国立国之初,华盛顿便确立了孤立主义原则。所谓孤立主义,就是自己将自己独立于世界之外。华盛顿在其著名的《告别词》中提出下述基本原则:要将美国建成自由进步的伟大国家,最为重要的是应该排除对某些个别国家抱永久且根深蒂固的反感,而对另一些国家则又有感情上的依附;不要与任何外国建立永久的联盟;美国独处一方,远离他国,这种地理位置允许并促使美国能推行一条独特的外交路线,使好战国家不能从美国获得好处,也不敢轻易冒险向美国挑衅。

希拉里的“政治正确”会导致她继承奥巴马的“遗志”。而自由派公知们非常害怕特朗普会奉行“孤立主义”政策,这么一来,他们的改旗易帜基本上是“零希望”。

六是“右翼挺特派”,或者叫“右翼反希派”

希拉里在选举中暴露的黑幕脱下了“美式民主”的裤子,让国人看清楚美国屁股上的粪迹斑斑和闻到了一阵阵臭气,甚至连现任美国国务卿都感到尴尬,这对于自由派在中国推行所谓的“宪政”大大不利,他们把美国当成救世主但是认为希拉里不配作为普世价值的正宗推行者

这一派认为,如果美国再不悬崖勒马,即在经济上抛弃泡沫(或虚拟)经济、打击华尔街金融权贵、重振制造业;政治上与精英政治告别,重新重视中产阶级与底层民众的政治诉求;外交上放弃在世界上强行推进民主即放弃民主霸权主义,则美国经济很可能在20年内彻底衰弱。世界可能重回1945年以前的那种弱肉强食的战国时代。因此,既然在全世界推广“民主”已经不可能,那就应该停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外交战略,否则就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即在全世界建立“自由”、“民主”的目的没有实现却将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领袖拖垮。
他们还认为,对极度抗拒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应该慢慢等待他们内部的觉悟,不要试图用强力去改变他们,因为这会适得其反。整个中国上至权贵下至平民都充满着强烈的仇美、反美情绪。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再在中国推销民主,只会激起中国人更大的仇恨。可以说,只要特朗普获胜,美国就还有救。

还有人认为,希拉里代表了美国政治、华尔街、媒体等美国上层社会的利益,而非普通人利益。哲学家齐泽克说选希拉里比选川普更危险。希拉里是美国政治“惰性”的组成部分。而川普反对各种各样的establishments.Establishments中文多译为“建制派”,很有误导。它其实指的是各种各样的既得利益者。把握着言论、政治和金融命脉的精英阶层反对川普。川普他代表他们害怕的一切。川普不读书,对抗主流媒体,也没有和诸多政治团体的牵连。他如果上台,将“盲拳打死老师傅”,重启政治格局,导致很多人丢饭碗。川普上台他们没好处。希拉里在体系里很久,树大根深,代表这些人熟悉、可以驾驭的一切。选择希拉里就是选择“维稳”,而不是选择某种特定的政治理想。所以特朗普当选,美国还有希望。

上述的国人的种种对美国大选的态度很有意思,耐人寻味,而凭我的感觉,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当选,都有点党派立场反串的味道。在民主党人克林顿的第一任期,曾经希望推行“孤立主义”的政策,现在的共和党人特朗普的政治主张与此比较相似;而从希拉里的外交政策的强硬宣示看,她跟作为共和党人的小布什很相似。在这种政治立场的交替轮回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对于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美国,无论是谁当选总统,基本路数都差不多,国人凑热闹可以,但是最重要的是发展自己,没必要把中国的命运寄希望于美国选举出一头猪当总统,至于一小撮人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在中国改旗易帜是另外一回事。另外,美国总统候选人竞选的时候说的话和当选以后做的事常常不一致,有时候的确是为了忽悠选民以拉票;而有时候是“势比人强”,即使是贵为“世界皇帝”的美国总统也拧不过“势”。而美国的政客常常在“政治正确”和“实际利益”之间转圈圈,而大多数情况下表现为“穷则‘实际利益’”,达则“‘政治正确’”。这两者实际上是统一的,强调所谓的的“政治正确”,在全世界推销所谓的的“普世价值”,根本原因就是要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共荣圈”,终极目的还是回到“实际利益”上面;而“实际利益”则是在美国的“政治正确”到处碰壁的情况下的一种战略收缩,集中力量搞好美国自己的事情,继续保持美国的经济超级大国地位,这样才能为“政治正确”提供证据和实力后盾,或者在更加有利的条件下再次强调“政治正确”,其实特朗普和希拉里两个人的根本分歧只是在于“政治正确”和“实际利益”哪一个是目前美国的主要矛盾而已。不管他们俩谁当选,对中国都有利有弊,希拉里主张政治对抗,特朗普主张经济挤压,希拉里当选可能导致中美外交纠纷不断,甚至有可能出现军事冲突;而特朗普当选则有可能导致中美经济纠纷不断,甚至可能出现贸易战。不过,对于前者,经历过南海事件以后,美国已经没有多少好牌可以打,希拉里就算是浑身是铁,又能够打多少根钉子?对于后者,中国和美国的经济现在紧密联系,特朗普会做那种杀敌500自损500的蠢事吗?咱们也不妨拭目以待。

总而言之一句话,冷眼看美国大选结果,做好中国自己的的事情,就能够“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让美国佬自己折腾去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