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热议贵州塘约村经验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热议贵州塘约村经验

最近,王宏甲同志的一关于塘约村的报告文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更引起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和科研领域学者们的高度重视。现将他们在微信群热议的最新动态整理如下,以餉读者。

北京教育教院李树泉教授:

【我给大家转发一位叫雪文发的短信:“我刚从贵州回来,实地考察了塘约村,很震憾!如果说原来老的集体经济的典型老被说成不可复制,沒有普遍意义,那么,塘村的实践就显得意义重大了,因为是分田单干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只要党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发挥好了,还可以重建集体化。在三农向题上,毛泽东的旗帜有大寨,习近平的旗帜是塘约,正所谓新吋期的大寨。现支持塘约的安顺市委书记周建琨己升省政协副主席,最近又兼任毕节书记,省委书记陈敏尔让其在毕节推广塘约道路。现在,全国各地每天都多批去塘约参观的人。”】

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强教授:

【塘约的实践证明,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不能沒有统一经营(分工协作生产方式)。各地统一经营的程度、形式,可以因地制宜,但是决不能完全放弃。沒有一定程度的统一经营,全搞一家一户生产,集体所有制就名存失亡。在集体共同所拥有的土地和主要生产资料基础上,实行统一经营,发揚经济管理民主,才会形成劳动者处于主人翁地位的社会主义的分工协作劳动方式。而统一经营,就必须有具有公心的、有组织能力的集体经济带头人作为领导核心。塘约村的党支部及其支部书记就是这样的核心。】

南京理工大学朱必祥教授:

【新自由主义者目标很明确:农村土地彻底私有化,国企私有化,金融私有化。果真如此,细思恐极!小岗村模式历史使命已经终结,死守不变,没有出路。】

武汉大学王今朝教授:

【没有公有制经济(包括农村集体经济)、计划调节做保障,从宏观看,必然出現企业融资难,生产难,还会出现经济危机。须知西方都有理论说,至少特殊形式的集体制企业是完全可行的,还获了09年诺奖。】

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強教授:

【刚才又读到关于塘约的报告文学作者王宏甲的一篇短文,他提出,“如今在深化改革中,如何把在零散地块中劳作的农民重新组织起来,靠谁去组织?靠资本、靠老板、靠大户,还是靠党支部?” 这个问题提得很有份量。是依靠村级党支部组织农民走集体化道路,有序发展农村适度规模经济;还是依靠私人资本下乡、种田大戶来自发发展农村经济,这个问題,是当前中国农村经济发展问题的要害。】

天津师范大学郝贵生教授:

【 农村经济发展是依靠党支部还是依靠私人老板,实质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问题,可是官方有人就是不敢承认、正视中国当今如此尖锐激烈的两条道路斗争。如此怎能是“科学社会主义”呢?】

南开大学何自力教授:

【塘约村靠党组织的领导而非资本和私人老板的力量壮大集体经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也必须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和劳动群众的集体智慧而非市场和资本的力量去实现,这是道路问题,方向问题,大是大非问题,必须旗帜鲜明!】

厦门大学吴宣恭教授:

【40年的经验教训,优劣明显,群众都看在眼里。只要中央高处一呼,农村就会再度掀起社会主义高潮。毛泽东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中有关王国藩合作社的按语和论述值得重温。按语说:“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李炳炎教授:

【我认为,塘约道路的本质,是农村改革中产生了一种创新的生产方式,这就是自主联合劳动经济制度,也是中国特色科学社会主义在农村践行所产生的新形式。现在的农民已是自主劳动者,他们拥有生产自主权,其产权已得到明确界定。关键在于还不能实行联合劳动,即组织起来从事集约化生产。私人资本下乡用资本纽带也可以把个体农民联合起来,但是这样是搞雇佣联合劳动,前途是私有化和农民遭受资本的残酷剥夺。只有重建农村集体經济,实行农村自主联合劳动制度,才是正确选择。当前我国农村改革面临两条道路的抉择,塘约道路作出了回答,树立了旗帜。
我还认为,小岗村只有自主劳动,没有联合劳动;塘约既有自主劳动,又有联合劳动,两者在新的条件下结合成自主联合劳动制度。这就是发展历史的逻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