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当造反孙大圣遇见清官猫警长|中国动漫简史

  讲到当下的中国动漫,你能想到什么呢?对于蛋蛋后的孩子们,动漫大多是低智、喜羊羊的代名词,还有各种抄袭的丑闻聚集地。  

  (喜羊羊与灰太狼) 

  (汽车人总动员)

  然而对于另一些八零九零后的人来说,甚至是一些日本的动画从业者,他们还记得中国动漫曾经的辉煌。

  日本动漫鼻祖手冢治虫,大师宫崎骏早在毛泽东时代就接触过中国的动漫作品。宫崎骏与手冢一样,把老上美厂尊为神,尤其对中国的《山水情》《小蝌蚪找妈妈》等水墨动画崇拜得五体投地。

  手冢治虫在日本更是被称为“漫画之神”,现今大量知名动漫从业者都是受到手冢治虫的影响而走上动漫创作之路的,而手冢确是受到中国动画《铁扇公主》的影响才走上动漫创作之路的。

  然而我们今天呢?

  是一些粗制滥造、抄袭作品的盛行:

  日本动漫鼻祖手冢治虫,大师宫崎骏把老上美厂尊为神,尤其对中国的《山水情》《小蝌蚪找妈妈》等水墨动画崇拜得五体投地,认为只有在红色中国的体制下才会有这样的艺术水平极高的动画作品。

  为什么必须是红色中国的体制?要知道,早期动漫还没有先进的电脑技术,作出优秀的作品更是需要大量的人才、资金和较长的制作周期。在社会主义时期,动漫是一个作为事业而不是产业的存在。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从业者,他们的第一要义就是创作出有美学和社会价值的作品,而不是为了票房,不是为了IP。国家能够有效地调配资源支持动漫行业的发展,从业者也会对自己的作品精心打磨,比如在创作《谢谢小花猫》《红军桥》等作品时,作者都到故事发生的地方进行了长期的写生,而这在当下是不可想象的。

  动漫的费用和发行由国家负担,人员由组织调配,所以像《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这样的经典动画长片简直是一群艺术家在不计成本的做。这就是所谓的为需求而生产!所以《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的诞生的根本原因是得益于计划经济。

  其次,有人说计划经济压抑人性,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大锅饭时代是能够保障从业者的生活要求的:免费的住房、医疗、教育体系让各行各业的工人们没有后顾之忧,能够一心一意“向前看”而不是“向钱看”,能够安心创作;集体主义时代的氛围也使大家能互相分享灵感,而不会计较“绩效”“奖金”等物质刺激。小蝌蚪找妈妈》的灵感就是在上美厂一次“神仙会”(上影厂创作者们经常开的茶话会)上被工人提出来的。

  然而在1984年,宫崎骏与吉卜力的创始人之一、最好的动画搭档高畑勋及合作人德间康快私人代表访问上美厂,并赠送了自己的得意之作《风之谷》胶片,他是揣着满满的崇拜来的,然而,却带着极度的失望而去。

  因为满怀希望的宫崎骏想要了解中国水墨动画的制作过程,了解红色中国动漫领域能够独树一帜的原因,但上美厂的负责人却一直想要了解动漫产业如何按件计酬……

  在宫崎骏访问上美厂的几年后,上美厂这个曾拍出令世界动画界震惊的《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等经典动画的东方迪斯尼,更是在某大人的一句“一切向钱看”、“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便是好猫”的正确指引下,变得开始抓狂、两眼放绿光、不断的哭号和夜不能寐。

  美国在深圳的动画公司开出数万元的月薪,上美厂大批骨干精英老猫新猫公猫母猫白猫黑猫黑白猫们个个都红着眼睛、使出全身解数疯狂的南下来捉老鼠,一出真正的美国执导的《猫和老鼠》大陆真人版疯狂上演了。后来,上美厂的很多人拿到了美国的绿卡,成为了后来《花木兰》的编导制作,又杀回来大赚中国人的钱。

  这件事,让宫崎骏对中国动画从开始的希望到失望又到了彻底的绝望。

  绝望过后,中国动漫持续下滑,风格失去了中华民族的气息,成为了日本、美国动漫的模仿者,甚至是抄袭者。  

  (模仿日漫风格的西游记动画)

  有人说,原因在缺乏创意,从业者缺钱,然而事实是什么样的呢?

  面对自由市场下中国动漫难以成长的局面,政府自然站出来对本国的文化产业进行大力扶持。然而资本的逐利性却必然决定了利润才是它的生产目标,而不是美的作品。动画公司的大量抄袭,正是与政府补贴密切相关。

  政府扶持国产动画产业的规则多是从产量、技术水平、播出平台、获得奖项这几个标准核定。比如很多省市对本地动画企业补贴标准都是:地市电视台播出2D动画奖励500元/分钟,3D动画奖励1000元/分钟,上限为100万元;在央视播出的翻倍,上限为200万元。

  有了这样的激励,就不难理解企业接下来的行动。据业内人士估算,制作30分钟中上质量动画片,成本40万元左右。如果是粗制滥造的山寨动画,成本则低许多,甚至每集1万都能成片通过注水延时和转换制作,就能以极低成本套取补贴。

  当仅仅吸食政府补贴即可盈利的情况下,动画片的制作甚至不用考虑观众的评价,只需要最大程度地降低制作成本,并且通过关系运作将动画放到电视台播出即可。在这样的环境下呼唤创新,就是一句可笑的口号。创新意味着大量高技术人才和大量制作时间的投入,而这些,更是成本。与其费力投入创新,不如光明正大地抄袭他作。动漫产业乱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人说,日本不是也是市场经济控制动画的发展,为啥日本的动漫作品这么繁荣兴盛呢?我们需要学习日本完整的动漫产业链,从而振兴国漫。

  首先,日本的动漫产生于二战结束后,日本受西方文化影响非常深刻。而美国的漫画业的发达直接刺激了日本漫画业的发展,为之后的产业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二,日本动画产业的发展有着雄厚的漫画积累,使其可以滋养动画产业的发展,同时扩大了动漫市场。

  在以上两点的基础之上,日本制造了它自己的产业链,小说、漫画、游戏、周边,以及各大赞助商,都使得日本动画得以发展。尽管如此,日本动漫还是创造了大量的“动画民工”,为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成本,将“工厂”搬到中国,产生了大量的动画外包公司,未来的道路岌岌可危……日本的动漫产业,最终不过也是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逐利的机器而已。

  而中国呢?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体制的进一步建立,更多的国外动漫制造商也将目光投向中国。但随着中国各大动画制造厂失去政府支持,在市场大潮的冲击下迅速衰落,中国已难以生产自主创作的优秀作品。于是,一时间,美国、日本的动画在中国迅速占领市场,持续进行文化输出。中国没有漫画积累,动画很难有大量的市场,我们又几乎丢掉了自己的风格。

  有人说,中国动漫死于中国人审美不足,人们不愿意为动画片掏钱。然而当曾经免费的动画片突然变成供需决定价格的商品,哪一个从社会主义优良制度走出来的大众人民愿意购买呢?当价格将大多数拒之门外,动画作品又如何靠近我们的生活、传承我们的文化呢?

  所以说,中国动漫衰落源于改开后的市场化,更是源于政治上的改革。

  如果说到童年的动画记忆,那一定绕不过那部经典的《黑猫警长》。黑猫警长除恶扬善的英雄形象给曾经的小朋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当我们今天再来结合当时的社会历史状况看这部动画片时,却能从其中窥见另外的端倪。  

  特定的艺术作品来源于特定的思想,特定的思想必定留下特定历史环境的痕迹。正如每一集开头写的那样,《黑猫警长》改编自一篇写于八十年代初的科学童话。童话的创作必然来源于现实,而《黑猫警长》对于社会的总结,正是那座动物森林。故事的核心剧情关于一对对立的形象:代表着正义的黑猫、白猫和白鸽,以及代表着邪恶的老鼠和食猴鹰。这种猫鼠游戏与对立形象的套路在经典的故事中司空见惯。而事实上,我们能从社会主义中国的历史中发现这对对立长期存在的经典原型:即“革命”与“反革命”。故事仍然在历史上反复重写,但书写方式却大不相同。

  “革命”与“反革命”,这对曾被反复使用的对立或者概念,是伴随着毛时代“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应运而生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意义在于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对反对无产阶级的敌对分子进行专政。在这对对立的论述中,“革命”必然象征正义,“反革命”必然象征邪恶。但也许是我们对这语词的使用过于频繁,以至于我们似乎忘记了这对概念相对立的前提——即革命的主体在于无产阶级,在于最广大的“人民”。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才可以继续进行关于“革命”与“反革命”的讨论。那么就让我们看看《黑猫警长》中为我们展现的社会图景。首先,比较突出的一点,是作品中各种动物的大小比例。猫,作为警察,算得上是比较大的,其中黑猫警长要比其他的猫高半头。白鸽和黑猫警长大小差不多。螳螂就要小得多了,蝗虫更小。其他一些更为普通的生物,比如说猴子、熊猫,也比黑猫警长要小得多。老鼠的身高不及猫的一半,而食猴鹰、大象、河马、野猪,则比猫大得多。这里很多都不符合现实世界中不同物种的大小比例。而理解为什么一部“科普动漫”中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就需要我们了解这些动物形象在“森林”中的位置。

  猴子,熊猫,兔子,松鼠,他们是每一次事件的受害者,发生了事情,他们能做的只有报警,让黑猫警长来解决问题,最多也只是在犯罪者被抓起来之后,打两棒子出一出气,或者听一下审判而已。可以说,他们是这森林中的群众,也就是标准意义上的“人民”。  

  猫、白鸽是森林中的警察,螳螂有一定的战斗力和组织性,但是装备不如黑猫警长,可以认为是这森林中的民兵。至于老鼠,食猴鹰,大象,河马,野猪,都是明示的犯罪者,“反革命”。

  从总结中我们可以看到,警察从群众中独立开来,与犯罪分子共同接管了“革命”与“反革命”的对立,而人民则成为了在警察之下被保护的主体。“反革命分子”依然存在,只不过掌握“革命”之名的,从人民变为了“黑猫警长”所代表的国家机器。“人民”作为革命的主体,却被排斥在革命的对立之外,成为了在保护和控制中被消解掉的松散概念。在后革命时代,我们总是无法避免各种政治集团对“革命解释权”的争夺。而其后果常常是“革命”被从人民手中夺走,并沦为霸权的工具。在八十年代的逆转时期,这种情况正是表现为国家机器对“犯罪分子”的“严打”运动。小偷流氓被枪毙的例子比比皆是。那正是一个属于“黑猫警长”的时代。但今天我们对历史的书写却选择记住了文革中的群众暴力武斗,而遗忘严打中国家机器的强大威权。我们所更为接受的“人民”的概念,似乎是等待权力施舍的政治绝缘体,而不是一股强大的政治主体力量。

  和《黑猫警长》相似关于的“革命”与“反革命”的故事,我们却可以在1950年的一场“猫鼠游戏”中找到另一种写法。那就是建国初期的黑白动画片《谢谢小花猫》。这部动画中,面对村庄的公敌,鸡、鸭、鹅和主角小花猫都团结起来,齐心协力,最终抓住老鼠。“猫和老鼠”的天然对立虽然同样突出,但观众能清楚地看到,来源于群众的小花猫,更加贴近于革命时代“人民先锋队”的意义。人民们需要的是使自身团结起来的力量,而并非那个持枪“保护”它们的的高大警长。  

  (影片音乐歌词:“鸡大哥,鸭大嫂,有了你们来帮忙,老鼠才捉到;有了大家来帮忙,老鼠才捉到;……我们的力量强又强,加紧来生产。”  

  (片名虽为《红军桥》,但是最后劳动人民不仅仅参与了大部分桥的建设,还完全通过自己的力量赶走了地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