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中央一月三贺电,庆贺之际勿忘公知有"大功"

中央一月三贺电,庆贺之际勿忘公知有“大功”

中国最近好事连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仅仅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名发的贺电就有三次:

4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天舟一号飞行任务圆满成功发贺电;

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发贺电;

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南海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发贺电。

对这些成功的有功者不仅有那些切切脚踏实地骨干实干的工人、工程技术人员、科学家等等,还有一个另类——“公知”。

“公知”有何“功”?反衬功,反面教员功——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以其无能,彰人高明;以其短视,彰人远见;以其卑劣,彰人伟大……时时、处处、事事自觉充当反面典型、反面教员的角色,从反面教育老百姓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难道不该记上一“功”?

就拿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名发贺电祝贺的三大项目来说,每个项目都毫无例外从一开始就遭到“公知”的冷嘲热讽大力反对。如果听了“公知”的,做都不会去做,更不用说成功了:

一.C919代表的国产大型客机

国产大型客机刚一立项,《南方都市报》就大肆宣扬:“中国造大飞机没有市场优势”、“民用航空业对中国而言,远不如对美国那么重要”、“我们如果把大飞机交给市场,问题就简单得多:哪个公司想造大飞机就去造。造出来卖得出去就行,卖不出去就破产。或者把大飞机的计划抛到股市上,谁爱买这股票就买,以后亏了赚了都自己负责,何必要国家操心?像现在这样,国家动用行政的手段集中那么多资源,其逻辑无非是‘你是大国我也是大国,你有的我也要有’的爱国主义豪情壮志,毫无技术和市场上的现实根据”、“大国论充斥媒体,许多人头脑发热,犯类似错误的诱惑很大”。

C919首飞成功,外国行家都说了不起:“一位《纽约时报》采访的专家就介绍说,哪怕飞机上一个铆钉高出了一点,都会增加飞行时气流对飞机的影响,这也就意味着飞机会变得更加耗油。所以,能够自主制造出商用民航大客机,绝不仅仅只是拼接零件那么简单,这需要严谨的设计能力和精确的工业制造水平。”而中国“公知”呢?根本不懂技术却会狂喷大骂:“商飞919首飞了,说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明显过了,这就一全球技术和材料的组装机。”(陈有西)”“中国C919赌命首飞全程穿救生衣不敢收起落架”、“请领导先坐,否则屁民不坐”、“这飞机都是拿国外的零件拼出来的,和你国没关系”、“手机壳是国产的就是国货了?”……

二.“天舟一号”代表的太空航天事业

“祈祷天宫一号发射失败”(王福重)、“面对如此多的生灾难,却用炮仗装潢门面,还是陶杰一语中的:这是满身脓疮穿了条时尚内裤”(冉云飞)、”在太空上讲课水平高吗?当然高,人家都站到太空上了。这一堂课,得用多少钱来堆呀”、“好不容易,把人送到太空,居然就是为了让她给孩子们上课。上课在地上不行吗?我还以为人上太空,是为了做地上做不了的科学试验呢。”(人大张鸣)、“神九今晚就把三个军人送上了太空,澳洲就没这个国力。但他们有钱给每一个国民住院”(杨恒均)、”神九上天,公知有权不高兴,也应当不高兴“、“它一不代表正义,二不代表恒久,三不代表人民的利益”、”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耽误了民生的进步“……

三.开采天然气水合物代表的海洋资源开发

如果听了“公知”的如下三大主张,中国的海洋资源开发根本连门都没有:

1.放弃主权:“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如果那是一块连人都没有的荒岛,争这块领土就毫无意义。或者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归属别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扩大了,那么这种领土主权的转移,不但不必反对,还值得欢迎”、“人生的目的就是享受”、“是阶级斗争也吧,是领土完整也吧,是主权独立也罢,是主持正义也吧,都要让位于人民追求生活的享受”、“也许有人认为,钓鱼岛虽然现在没有人,也可能将来附近有石油等资源,为什么不值得争夺?但是我感觉大家为钓鱼岛动感情,并不是出于资源的考虑,还是出于主权的考虑。如果是为了资源,根本用不着斗争,坐下来谈判,让政治家退出,请专家拟定开发方案,讨论双方利益分配,得出双赢的结果,这才是解决问题的道路。也可以拿它竞价拍卖,出钱多的一方获得开采权。所出的钱成为放弃一方的补偿。”(茅于轼)

(注:别的不说,如果“国家退出、企业家谈判”,天晓得一切“有关国家”会冒出多少“相关企业”来——一个人就可以注册一个公司参与“利益分配”,成千上万人堆在一起,打都能打破头,还“双赢”个什么?)

2.“国际仲裁”:“我们就应该按照国际法、海洋法来处理问题。包括在双方不能达成一致的时候,应该交给一个有公信力国际裁判机构做出最后的判断”、“中国在南海问题其实划界不是重大的问题,重大的问题是中美关系问题。中美关系搞的好了,解决了,南海问题迎刃而解”、“南海只是小问题”、“对南海问题对这个问题应尽量去政治化和去意识形态,不要带的太多感情色彩看待这个问题”、“不要一谈领土马上上纲上线,马上爱国、卖国的争论”、“如果国家主权利益和国际规则公正性有冲突的话,后者应该优于前者”、“要逐渐淡化民族国家”、“遵守国际规则,可能在南海问题对我们不利,但总体上对我们有利”(天则经济研究所)、“南海裁决,真要在乎,就应该应诉,真要不在乎,就别提这茬儿!”(人大张鸣)“我们要警惕这种虚张声势的鹰派思潮,向政治家普及国际法,维护世界秩序。到法庭上解决问题。別将国内的强权万能、目无法庭带到国际舞台。国际法院不吃那一套”、“南海问题让军方去花拳绣腿,历史性的失误即将铸成。海牙国际法庭发出‘庭令’,中国不在12月5日前应诉,将进行缺席审判”、“当一个国家在别人诉诸国际规则解决争端,而你傲慢无礼不屑一顾时,別指望你将来自己求助于这个机制。最后,就是联合国的架空,战争成为人类对话的方式”、“政治家如果也是国际法上的法盲,就会导致军国主义世界大战。破坏世界和平。中国现在就有不少这样虚张声势的法盲”、“国际社会是个大家庭,99个承认他,你1家保留,你想与99个为敌?知道夜郎古国吗?”、“我极力主张组织出庭应诉”、“不胜诉程序上也可以拖他八年十年,待国际国内两岸关系的有利变局”、“一群不懂国际法、目无法律秩序、刚愎自用的权力决策者,生生把一手好棋下成了臭棋滥棋死棋”(陈有西)

3.“保护环境”不许开发:“钓鱼岛争端,背后无非因为附近深海有石油,深海石油开发,易发海洋环保灾难,还是算了吧,海洋已经如此脆弱,保护要紧。建议中日两国把此区域化为海洋保护区,不许开发,只能保护。两国也就别为这个弹丸荒岛争了。”(人大张鸣)

其实不光这三大项,凡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强盛的重大项目“公知”无不反对。比如:

——航母

“不要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进入21世纪以后,国防的重要性越来越小了”、“所谓国防,越来越成为用武力解决意识形态之争的掩饰,或者用造成生命财产损失的真刀真枪来解决看法的不同”、“大家都很想耀武扬威一下。可是搞扩军并不能获得全世界的尊敬,只能使全世界更紧张。如果带头提出均衡裁军,倒是能使全世界佩服的。”“中国在裁军方面提出创意,是真正对人类的贡献。凭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实力,提出裁军是能够让全世界认真对待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一位有新思想的领导人。中美合作带头均衡裁军,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千万不要轻轻放过了。所以我不希望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 (茅于轼)

(注:没有航母,如何保护海洋主权?如何开发海洋资源?)

——高铁

“他妈的奇迹!”、“死亡快车”、“起来,不愿做高铁奴隶的人们”、“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狂飙突进的中国高铁亟须反思”、“飞奔的高铁啊,请停下来等等你的人民”、“修一条高速铁路的成本几乎可以修建三条普通铁路,大规模修建高速铁路将形成‘铁贷危机’”、“是一种不自信的伪民族主义,是一种帝国模式的伪现代化,是一种没有‘人’只有‘国’的主观意志”、“号召大家不坐高铁”、“诅咒这时候坐高铁的人不得好死”(南方周末)、“高铁模式就是‘中国模式’的微缩版:不顾成本和需求大干快上,腐败和高成本使GDP奇高,产能迅速且全面过剩”、“相比于高铁,中国更需要重视的是民航业,尤其是要重视小型机场和廉价航空公司的开放和建设”、“中国哟,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童大焕)、“动车事故与当前的所谓‘新国企’制度有关”、“如果不改变这种完全由国有企业或国家垄断主导的高速铁路动作模式,高速铁路运作安全性及效果永远是令人质疑的”(易宪容)、“如果是一个完全竞争形态的民营铁路,一是不会出现如此不负责任的调度事故;出了事也不会出现如此没有人性的埋车事件”、“铁路民营,是很多国家的成功做法”(陈有西)、“723动车事故之后,高铁舆论氛围令人窒息,一度没有媒体能刊发为高铁声辩的公开文章,直到翌年(2012年)5月份起,我才得以在报刊媒体上公开为高铁重整旗鼓,在《中国工业报》、《上海证券报》、《国际商报》、《小康·财智》等报刊发表了10余篇文章为高铁声辩“(梅新育)

——两弹一星

“老说两弹一星,那玩意顶什么用呢?饿死那么多人弄出来的玩意,根本保护不了这个国家”、“两弹一星是搞热出来了,但有什么用呢?”(人大张鸣)“原子弹跟老百姓的关系真没多大”、“原子弹还不如茶叶蛋有用呢,那好歹能果腹,你不造原子弹还能少饿死点人”(袁腾飞)

——中国工业化、完整的国防工业体系

“一个制度,强制性地牺牲一部分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实现所谓的工业化,这样的制度,就是反人民的。更何况,牺牲了农民,并没有实现工业化。建立的重工业体系是没有用的”、“至于重工业,基本没有用”……(人大张鸣)、“中国有必要扩军备战吗?我国没必要连年追加军费,以致暴增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亚军”(海南大学教授杨连宁)、“学习日本,让美国保护中国;国家可以不要,但必须要人权” (庞中英)、“解除中国核武装以取信美国”(时殷弘)

……

(人大张鸣说:“国企不死,国家不兴,国难未艾”——然而上述所有令中国人提气高兴的成就全部来自国企。不知这些不死的国企导致了哪些“ 国家不兴,国难未艾”?)

上述事实足以证明凡是让中国强盛、中国人叫好的项目“公知”都反对。那“公知 ”主张的是什么呢?“自由化”、“颜色革命”、“人权高于主权”、“嫖娼合法”、“改革代价”……

毛泽东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个人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只做蠢事,不做精明事”似乎也不那么容易。而中国“公知”呢?整整一批人,不仅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只做蠢事、不做精明事;还得必须把坏事做得当时看着似乎是好事、把蠢事做得当时看着似乎是精明事,要等到若干年之后才能让人明白过来这些“公知”当时所谓的“好事”、“精明事”原来全是坏事、蠢事,这才是最难最难的——看看“公知”对国产大型客机项目、航天项目、海洋资源开发项目、南海主权、高铁、航母、两弹一星、国防工业体系、中国工业化等一系列国家长治久安的要害项目的反对破坏和当时给出的“理由”,是不是这样?一件事两件事可以说是偶然,但几十年来所有重大项目无不如此,那就是规律了。规律就是:凡是中国强盛所必须的,“公知”一定反对;凡是祸国殃民的,“公知”一定赞成;而“公知”的本事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人们要到若干年后一回顾,才能发现当初“公知”主张所谓好事精明事原来全是坏事蠢事。

知道了这个规律,就知道“公知”的作用就是当反面教员,或者说当反面参照——凡是“公知”反对的一定是好事,凡是“公知”赞成的一定是坏事。如果心里没谱,看看“公知”的态度反其道而行之就行——上述三大项目不就是顶着“公知”的反对才成功吗?就凭这,祝贺成功也不该忘“公知”之“功”。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