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孔令辉“涉赌”事件舆论场发酵之快,令人有点吃惊。他的主管单位也迅速做出了反应:

一,将正在带队比赛的孔令辉召回国内调查。

二,初步定性为国家公职人员违纪。

三,深入调查后再进一步严肃处理,以警示体育界。

孔令辉29号发出那一纸勿忙写就的声明,在30号《停职令》发布后,就基本失去了自清作用。

调查还在进行中,希望舆论不要将孔令辉一棍子打死。

一百万新币(相当于五百万人民币)的赌场信用额度高不高?那得看人了,2007年日本礼品企业老板渡边在拉斯维加斯凯撒宫豪赌时,渡边信用额度是1470万美元,结果全部输光,之前他已经输掉了1.12亿美元。

此事在克拉克县(拉斯维加斯隶属)引发了一场诉讼,赌场告渡边逃债,渡边反告赌场提供了免费酒水,害他喝得失去了理性。

最终当然是赌场获胜,这类官司在克拉克县屡见不鲜,每个月多达二百多起。

关于孔令辉这事,网络上有人是说新加坡赌场公开这种事,不符合“行规”,会吓跑赌客,这种说法纯属自以为是。

正规赌场在追债期(私下沟通)结束后,走司法程序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不告官,一般是因为无证据可告。

孔令辉这次显然被对方握住了证据,不管是不是他在赌,赌场信用额度就是开给他本人(孔令辉三个字就不止五百万)的。就算私下沟通不是他,但是一旦上法院,告的肯定是他。

孔令辉也许是遇上了“猪亲友”,能将五百万左右人民币的额度全部输光的人,绝对是赌红了眼的赌徒。

2015年春节他是带着父母和亲友去新加坡旅游,从心态来说,他不应当是为赌而去。

我个人判断是他亲友中有个烂赌鬼,输了钱又不还,拖了两年时间,人家结果找上了孔令辉(有待验证)

至于在香港法院提告,很可能立约双方约定的司法管辖地为香港,赌场知道在大陆无法以赌债提告。

让子弹先飞几天吧,先说说新加坡这个以道德自我标榜的国家,怎么会走上开赌场之路?

金钱面前,道德是多余的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个弹丸之国,陈水扁嘲弄它是鼻屎国,虽然地方小,但新加坡人创造了经济奇迹,在八九十年代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在东南亚,新加坡给人的观感是一个“道德国家”“花园城市”,赌博行为在四十多年来一直被严厉禁止,更不要说开放赌场和开展博彩业。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李光耀当年说过:“新加坡要开赌场,除非跨过我的尸体。”那时候他的确有本钱说这句话,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股清流,跟黄毒赌泛滥的菲律宾形成了鲜明对比。

然而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新加坡经济开始下滑。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高歌猛进,新加坡的一些经济增长点慢慢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要想转颓势,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那么来钱最快的博彩业就成了一条“光明大道”。

新加坡开赌场的好处非常明显:

一,国家(通过重税)日进斗金。

二,能带动其它行业的繁荣(旅游,交通,酒店,餐饮等)。

三,语言优势(客源主要就是中国人:大陆,台湾,香港)。

对于资本主义社会来说,在利益而前,再谈道德就显得多余了,李显龙继位后,就计划发赌牌,开设新加坡赌场,老爹李光耀就支持他。

以前说过什么不重要,这时新加坡就进入了强调赌业利益的舆论时代,但新加坡人大多数是反对的。

从整个经济格局来说,赌业(博彩业)对新加坡的产业结构调整意义重大,第一个受益的就是新加坡旅游业。

2009年之前,新加坡GDP萎缩了1.3个百分点,赌业一开,游客挤爆,2010达到1160万人次,GDP应声直涨,成了当时亚洲增速最快的国家。

赌业虽然是“黑产业”,但它偏偏更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新加坡与东南亚各国相比,它具备这个条件。

新加坡成了一支挑战澳门的赌业新军。新加坡付出的代价就是社会道德滑坡,洗钱猖厥,淫业兴起,社会治安度下降。

但滚滚而来的财富,令新加坡觉得自己走对了路,李显龙也认为这一举措无疑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赌业兴旺

中国有一群奇怪的姿势份子,大V,网媒,像孔令辉这件事,他们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道德洁癖,恨不得在舆论场上置其于死地而后快,顺便将矛头引向他们想要的方向。

同时,在中国鼓吹赌业合法,淫业合法的也是这群人,这挺令人费解的。

回到新加坡话题,这次跟孔令辉产生纠纷的是金沙集团,而进驻新加坡的第一家合法场是马亚西亚的云顶集团。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2010年,虎年大年初一中午11时18分,云顶集下的圣淘沙娱乐场两大核心之一的名胜赌场在新加坡开业,名流云集,高朋满座。

赌场面积1.5万平方米(新加坡才多大?),赌台500张,老虎机1300台,推出游戏有21点,轮盘,百家乐,骰宝等19种。加上相关产业,人力,建筑,投资高达40亿美元以上。

赌场文字提示主要为两种:英文和中文(简体)

普通赌桌,最低10元人民币就可以开玩,最高15万人民币一把。

那么如果我们去新加坡旅游,很可能会去赌场看看,玩个10块钱算不算赌?当然不能算,100块呢,也不算,1000块呢?应当问题也不大。

1万,10万一把,你就会感觉是赌徒了。对不对?

那么去VIP厅的人,不玩个几百万,你怎么好意思进去?中国公职人员去那里总得掂量掂量,围观?很难取信别人。

圣淘沙开业两个月后,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投资57亿美元的滨海湾金沙赌场也开张了。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它的规模和豪华程度仅次于米高梅集团旗下的拉斯维加斯“城中城”赌场。三幢主楼上面撑起一起巨大的空中花园,远看就像一艘大船。

你不赌,它就是酒店和娱乐场所,但你很难在这里不小赌一下。

两家主要争取的客源都是大陆游客,现在中国大陆之外,几乎已经被赌场包围,每年流出的财富得有好几艘航空母航吧!

大马,缅甸,印尼,菲律宾,老挝,越南,甚至朝鲜也有英皇公司开的赌场。“赌”是人类的劣根性,有的人用它来消磨时间,有的人用它来寻求刺激,真的能用赌来发家的人几乎没有,所谓“赌王”,其实都是开赌场的人。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赌,又能产生出无数的“励志故事”,在影视剧里得到了神化和传播。这一切又推动了赌业的兴旺,赌场豪客最常见(又最难见)的是三种人:贪官,巨商,明星(谁就不说了)。

新加坡赌业发展非常之快,2014年时,连日本都跑来取经,安倍晋三也想在日本搞博彩业,现在面临的是法律难题,如果顺利的话,日本将在2020年奥运会前开设赌场。

害人不害己

对于赌业带的社会恶果,新加坡政府是有预防性措施的,它要把危害降到最低,当地人进入赌场的条件是:

一,年满21周岁。

二,不能是贫困户。

三,不得有嗜赌行为。

另外,新加坡也是世界上唯一收取入场费的赌场,圣陶沙和金沙的入场费都是200新币(1000人民币)或包年2000新币,入场费不能作为赌资。

对外,新加坡拼命拉客,猛开信用额度,对内,则严加控制,当地人进场要交税,外国人凭护照就可以免税。用意十分鲜明:要死死别人,钱留下就好。这有点像当年英国卖鸦片。

这样能防止新加坡人不赌吗?当然不够。

新加坡还有一个“防嗜赌理事会”,这个协会可以制定禁令,比如:

一,家属禁入令。

二,自愿禁入令。

三,第三方禁入令。

被禁者进入赌场,罚赌场最高一百万新币,并没收该人赢取的赌资。

此外还有规定:

一,赌场不能安装ATM机,新加坡人只能用现金。

二,新加坡人不能刷卡换取筹码。

三,赌场不能对新加坡人提供信用额度(VIP厅除外,需要10万押金)。

总之,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新加坡当年发赌牌时,竞标的博彩集团有20多家,美林证券为新加坡设了七项指标,第一项是实力和能力,第二项就是吸引中国大陆游客的能力。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赌博给当地带来了经济繁荣,圣陶沙开业后的第二季度利润就达到了6.3亿美元,金沙也不惶多让。

教训和警惕

新加坡等国家是赚了不少钱,但赌博引发的社会问题却转移到了中国大陆。长此以往,就会像大清一样,鸦片成吨的进来,银子哗哗的外流,最后国力积弱,民无斗志。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开放赌场是不会被允许的,价值观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国家这么穷,照样禁了黄赌毒。

但国人有钱后,对赌博危害性认识不足,加上“出国就玩国内不能玩的东西”思维因素作用,中国周边的赌业日渐兴旺。

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网络赌博也方兴未艾,它对大学生杀伤力非常强,媒体也报道过某大学生赌球输了几万块钱就跳楼自杀的悲剧。

对大学生来说,他承受着两重压力,一个是经济方面(没收入),一个是家庭方面(愧欠父母),年青人抗压能力又比较弱,悲剧很容易发生,建议团中央应当多关怀这个群体。

无论是境外赌场,还是网络赌博,资金最终都会流到国外,美国是全球赌业投资的最大收益方,所以在宣传上,美国以潜移默化的鼓励为主。

中国现在也采取防止资金向境外非法流动的措施,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要想治本还是要在中国的整体道德建设,思想阵地下功夫。

孔令辉“涉赌”,对他个人来说是人生的一道坎,良好形像也一落千丈。“配合调查,接受处分,认识错误,改正错误。”是最正确的态度。

孔令辉“涉赌”事件背后的新加坡赌业

大多数人对孔令辉抱着“心疼”的态度,而不是“痛恨”,随着调查的开始,很多细节会慢慢呈现出来,来龙去脉究竟如何?媒体需理性以对。

希望中国女乒不要受影响,在胖官员带领下取得好成绩。

对于中国游客去境外赌场(酒店)游乐,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像,每个人都应有个分寸。此事对公职人员和明星来说应当是深刻的一课。

像我这样的非富非贵小老百姓,一定要做到自我约束,一个小时看书和六个小时打牌,你选哪一样?我身边很多朋友选打牌。

就像去境外赌场一样,赢了还要去(大不了输回去),输了更要去(翻本),奉劝大家一句:

小赌怡情,不赌最好,嗜赌灰飞烟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