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在传授民族自卑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教育在系统传授民族自卑

我们国家的教育,存在很多问题,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在系统地教给孩子自卑。

有人会说,没有啊?我都是要求孩子上课积极举手,大胆发言的啊;我都是鼓励孩子参加各种活动,展示自己才艺的啊;我还准备让孩子登上《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在全国观众面前又扭又唱,赢得现场男女嘉宾的大呼小叫呢。而且,我对孩子还经常运用夸奖教育,每天都对他说,你真棒!我们怎么是在系统地教给孩子自卑呢?

对,是自卑。我说的自卑,不是个体上的自卑,而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自卑。

有一次,某位学校领导在会上讲到一个问题,说就是我们中国人喜欢围观。另一次,我们一位学校领导说,就是我们中国人有从众心理。还有一次,我们一位学校领导在周总结中批评学生乱丢垃圾,并拿《可怕的日本人》教训大家,日本人就是素质高,中国人就是素质差。

这些判断符合事实吗?是个哲学判断吗?难道世界上其他国家民族的人是一种人性,唯独中国人是另一种人性?

日本人注重精细,不过是国土面积狭小、人口密度过高的客观环境逼出来的办法,而不是日本人天生就素质高。东晋时,几个盗贼藏匿京城,大臣们都主张挨家挨户搜查。谢安说:“泱泱京师,如果连几个盗贼都藏不住,那还算什么王畿之地?”谢安,被认为是雅量的典型。当然,恢弘有恢弘的好处,精细有精细的优点,是优点,我们当然应该学习。但是不要往什么天生素质、国民根性上扯。我们看美国人,就不那么精细,而是一副严而不肃的样子,这才是大国气象嘛。

我们办公室里有一位先生,一提美国就激动不已,先进啊,人类的灯塔啊,中国几百年也赶不上啊,反正就是这个味儿。还有一位先生,一提中国就口无善言,牢骚不止,看着他那歇斯底里的样子,我想他的生活大概总是阴霾吧。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教育在系统传授民族自卑

举这些身边的例子,并不是我对他们多有意见,只是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的普遍性。

有一次,一位同事和我闲聊,争论中国的创新问题。他说,中国人就是没有创新能力,只会跟在西方后面“山寨”。我说,不对,中国人最富有创造力。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比别人高出来的那一部分。一直以来,中国处于追赶阶段,当然看起来显得没有创新。看吧,等中国赶上西方之后,就是创造力大爆发的时候了。

中国的镇国重器原子弹,就是在严密的国际技术封锁下,独立自主搞出来的。今天,我们的高铁技术领先世界。超级计算机“天河二号”运算速度世界第一。新建成的的FAST望远镜,是当今世界最大、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号称“天眼”。前不久,中国成为世界首个掌握海底可燃冰稳定开采技术的国家,南海可燃冰探明储量,可以使用160年。国际空间站行将报废,外太空探索冷寂多年,中国却逆势而上,神舟飞船、天宫系列,嫦娥计划,让世人目不暇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开始应用,精度超过美国的GPS全球定位系统。美国的苹果公司和中国的华为公司共享技术专利,一直以来,苹果撑握的专利项目都多于华为,现在,华为的专利已经超过了苹果,苹果开始向华为支付专利使用费了。这些事实,无不是在“打脸”那位同事的观点。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教育在系统传授民族自卑

清朝末年,我们说要睁眼看世界,今天,我们也要呼吁大家睁眼看世界。只是今天这世界不同了,中国已经不再是万事不如人了,而是完全可以和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的国家一争高下了。

有一次,我和一位女同事外出参加一次活动。她一路上大谈中国如何不好,外国如何先进。现在网上有有正能量负能量的说法,她这种说法就是满满的负能量,让人听了,好像吃了一只苍蝇。比如她说,我们中国人背井离乡,外出闯荡,拼命挣钱,生活节俭,人家西方国家的人都注重家庭,懂得享受生活。在清朝末年,中国人也很懂得享受生活,子孝孙贤,安土重迁。结果惨遭西方欺凌,往事不堪回首,被人批判至今。现在中国人积极进取,走南闯北,怎么又不对了?说这种话的人,完全枉顾事实,自相矛盾。如果硬要找出她有什么一以贯之的东西的话,那就是,呲必中国。

2014年,《辽宁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读者来信,这是一位大学生在《辽宁日报》官方微信上的留言,里面说“……逢课必讲‘瞧瞧人家国外’,案例教学时,负面的例子全是中国。”为此,报社采编在省内外几大高校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调查,听了将近100堂大学专业课,发现这种“呲必中国”现象确实在大学课堂普遍存在,而且问题还很严重。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去年爆出的温立三事件。温立三,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主编过多套中学语文教材,发表语文教育论文百余篇,出版学术著作《语文课程的当代视野》,近几年参与小学语文课本的编写。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却在自己的微博中称,中华民族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垃圾民族”,是一个“野蛮落后的民族”;他称汉族是“目前世界上最肮脏”、“素质最低”、“人品最恶劣的民族”;他说,他想到美国,就会感觉中华民族“真的不配在这个地球上存在”,“是西方文明改变了中国,我们却不知感恩”,侵略者和殖民者是“文明的播种者”;他还认为日本不必为侵略而向中国道歉,日本应该傲视中华民族;他认为教科书中应该大写特写“美国就是好”,他认为批评美国的都是“脑残”。这样的人,能编出什么样的教材,只有天知道。

有人统计,小学教材里含有大量赞美西方的文章。就连中国人家喻户晓的“自相矛盾”的寓言故事,也改成了英国版的《矛与盾的集合》。凡是以美德为主题的单元课文中,正面的多是外国人。如《瑞恩的井》讲,外国小学生瑞恩为让非洲小朋友喝上干净的水,成立了“瑞恩的井”的基金会。《窗前的气球》里,科利亚生病住院了,他的小伙伴为了鼓励他战胜病魔,在他住院的病房窗前升起气球。《路边的橡树》里,工程师为了保卫一棵高大茂盛的橡树,极富人情味地把公路修成了“U”字形……而中国人的形象呢,则大多是负面的,如《一分钟》里贪睡迟到的元元,《蓝树叶》里自私小气的林园园等。就算这些事例都是真实的,编排里也应该注意均衡吧?

这种无限美化西方的做法,连加拿大人都看不下去了。当地一家报纸指出,中国小学语文教材中的《爱迪生救妈妈》一课,讲爱迪生用镜子反射烛光,做成无影灯,以便医生给妈妈动手术,是个彻头彻尾的虚构故事。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教育在系统传授民族自卑

《华盛顿与樱桃树》,告诉学生们,华盛顿从小就有诚信的美德,砍了父亲心爱的樱桃树,敢于承认错误。却不会告诉我们,华盛顿是一个大奴隶主,就是当了总统,也还带着九名黑奴随时侍候。更不会告诉我们,华盛顿灭绝美洲印第安人的“丰功伟绩”, 他把印第安人和狼的相提并论:“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形状上有所不同。”他指示军士们从印第安人的尸体上剥皮,“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统靴来。”《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一课,是讲季羡林留学德国期间,发现德国人喜欢把花种在窗外,让过路的人欣赏,主人在屋里只能看到花的脊梁,让人读来不由地感叹德国人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美好境界。但是,编者不会告诉大家,季羡林留德期间,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连续挑起两次世界大战,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德国为了抵制共产主义,制造了国会大厦纵火案,全国上下,四处迫害犹太人。所有关于西方的课文,都向我们描绘了一个高大完美的西方形象,中国人只能拜服在地。

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是赞美自己,呕歌自己,这是人的生存的本能。唯独今天的中国人,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是劣等种族,比任何国家、民族都劣等。这就自然而然产生一个结论,中国人不配在这世界上生存。这是多么可怕的“‘逆向’种族主义”啊。法西斯借着“种族主义”,侵略迫害别的国家,别的民族。我们中国人却借着“‘逆向’种族主义”,自我灭绝。想想都不寒而栗。

如果说,我们批评某个孩子愚不可及,受影响的只是某个特定的孩子。而我们告诉孩子们,我们整个种族从根本上就不如别人,那受影响的就是全部的孩子。这是让整个民族,整个一代人绝望、窒息的恶毒诅咒。

中国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感到自卑的,却是这个世界上最自卑的。

历史上,中华文明灿烂辉煌,历经五千年风雨连绵不绝,这样的民族反而会是劣等民族?那么老天也太不长眼睛了吧?中国古代社会的繁荣富庶,是西方社会难以企及的。隋唐宋元时代,首都就有百万人口,几十万人口的城市,比如扬州,多至数十个。而同时期的西方,所谓国际大都市伦敦、巴黎,仅有五万左右的人口规模。宋朝的市民,上酒馆,下戏院,家常便饭,这是同时期的西方贵族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就是到了清朝末年,中国的GDP也依然还占世界的1/3。英国等西方国家在与中国的贸易中,一直处于严重的逆差状态,直到他们做起伤天害理的雅片贸易,这种贸易结构才得以改变。

中国近代,是遭受了失败,欺凌,但是在同样遭受殖民侵略的国家中,中国是反抗最激烈,独立最彻底的,也是今天站得最挺直的。今天中国取得的成就,就是那些曾经侵略殖民过中国的帝国主义国家也不一定曾经取得过。中国成了世界加工厂,没有什么东西我们不能生产。当你迷恋海外代购的时候,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几乎全都产自中国,只是贴了一个洋文标牌罢了。当初加入WTO时,许多人大呼狼来了,中国要在面对外国企业的竞争中一败涂地。结果十几年过去了,中国不仅没败,反而越来越富强,反而过去那些发达国家一个个陷入了经济萧条、社会动荡之中。由此,中国得了一个“发达国家粉碎机”的名号。现在,我们的国家正在全世界呼吁自由贸易,而美国却开始搞起了贸易保护主义,欧洲更是耍赖,拒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无论是看历史,还是看现在,抑或是看未来,中国人都没有自卑的理由。是该睁眼看看世界了,不要再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了。毛主席说,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周总理说,我们爱我们的民族,这是我们自信心的源泉。习近平总书记说“三个自信”,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孩子们--我国教育在系统传授民族自卑

可是我们有些人就是不自信,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当奴隶当惯了,总是有点奴隶气,好像《法门寺》里的贾桂一样,叫他坐,他说站惯了。”在他们看来,洋大人是可以亵渎的吗?中国人怎么能够超过西方呢?

我很喜欢看搏击比赛。虽然中国搏击赛事起步较晚,中国搏击运动员的技术没有外国拳手那样精湛、细腻,但是中国搏击运动员敢打敢拼。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中国的搏击运动员冒着对方的密集拳脚,向前猛冲,干翻了一个又一个外国拳手。这种精神,也体现在中国企业与西方的竞争中,科技领域与西方的你追我赶中。但在教育领域,文化领域,却是相反,不仅不能给中国与西方的激烈竞争供给精神弹药,反而帮助西方唱衰中国,这不是太悲哀了吗?

作为教育工作者,请不要把自卑传染给我们的孩子,他们是我们民族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我们在这里说中国人不该自卑,并不是说就该自大,而是要自信,就像古人说的那样,“不卑不亢”。别人有优点,我们不拒绝学习,但是我们绝不认为,我们失去了和别人一较高下的资格。作为个人,不妨谦虚一点,因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作为一个民族,却绝不能自卑,否则就是亡国灭种。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