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前两天我谈了谈特朗普谈话所反映出来的高中历史课本的问题,今天再谈谈语文课本中的问题。其实,以前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已经谈得不少了。这里仅仅就新中国红色经典在中国以及外国的高中语文课本中情况做一下简单介绍,也算是帮朋友们了解一点常识吧。

一、朝鲜语文课本的多元化与中国语文课本的“红色恐惧症”

中国的公知和某些专家们整天大骂中国的语文课本宣传红色文化、革命传统,并称这些课文是“狼奶”。于是很多人信以为真,还认为今天的课文里真的是大量宣传红色文化和革命传统的。可是,事实却与这些人的宣传相去甚远。这里仅仅以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教材为例,关于新中国前30年的红色经典文学在课本中到底有几篇呢?估计绝大多数读者们绝对想不到答案是零,即一篇也没有。

其中,必修一介绍了毛泽东主席早年的一首词《沁园春·长沙》,但是是作为选学内容的。另外,还有一篇报告文学《包身工》是30年代左翼文学的产物,不过据说是由于一度退出课本后引发了很大争论才不得不保留下来。当然,还有一篇鲁迅的作品《纪念刘和珍君》。不过这是鲁迅早年接受马克思主义前的作品,而后期接受马克思主义后的另一篇经典作品《为了忘却的纪念》虽然在文笔与思想上都远远高出这一篇,但是却被删除了。而且,尽管有这两篇具有红色色彩的课文,占主导地位的仍然是反共文人的作品和伤痕文学。比如说像民国时期的反共文人徐志摩模仿西方空洞无聊的诗歌《再别康桥》和批判新中国的伤痕文学《小狗包弟》均被列为学习重点,还选入了被鲁迅先生称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极端反共的文人梁实秋的文章《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值得注意的是,新中国前30年的那些红色经典一篇也没有,被语文课本视做了文学史上的一个空白期:

必修1目录:

第一单元

1.*沁园春•长沙..........................................毛泽东3

2.诗两首

雨巷................................................戴望舒 6

再别康桥.............................................徐志摩 8

3.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 10

第二单元

4.烛之武退秦师........................................《左传》 16

5.荆轲刺秦王........................................《战国策》 18

6.鸿门宴............................................司马迁 22

第三单元

7.记念刘和珍君..........................................鲁迅 27

8.小狗包弟..............................................巴金 32

9.*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梁实秋 36

第四单元

10.短新闻两篇

别了,“不列颠尼亚”............................周婷 杨兴 39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罗森塔尔 41

11.包身工...............................................夏衍 44

12.*飞向太空的航程............................贾永曹智 白瑞雪 52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人教版语文课本还被视作是最具有正统色彩的,其中必修一又是几册语文课本中最具有红色色彩的一本。其他的几册课本情况就更糟了,比如说必修四中选取现代文的第三单元,五篇作品中竟然有四篇是外国公知的心灵鸡汤:

必修4目录:

第一单元

1.窦娥冤...............................................关汉卿

2.雷雨.................................................曹 禺

3. *哈姆莱特 ...........................................莎士比亚

第二单元

4.柳永词两首

望海潮(东南形胜) 雨霖铃(寒蝉凄切)

5.苏轼词两首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6.辛弃疾词两首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7.*李清照词两首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声声慢(寻寻觅觅)

第三单元

8.拿来主义.................................................鲁 迅

9.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 .....................................弗罗姆

10.*短文三篇

热爱生命..................................................蒙 田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帕斯卡尔

信条......................................................富尔格姆

第四单元

11.廉颇蔺相如列传 .........................................司马迁

12.苏武传 .................................................班 固

13.张衡传 .................................................范 晔

事实上,中国对于新中国红色经典的重视甚至不如我们的邻国朝鲜。我们可以看一下下面这个朝鲜高中语文课本中外国文学部分的目录,既包括莎士比亚这样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也包括19世纪雨果和拜伦的浪漫主义文学和巴尔扎克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还有20世纪苏联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的社会主义文学。就中国文学部分所选取的三篇课文,包括鲁迅的一篇小说,30年代左联蒋光慈的一篇作品和新中国红色经典《青春之歌》的节选。可以说,所选篇目虽然不多,但是比较完整的涵盖了世界文学,特别是近现代文学发展成果: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上图转自中央民族大学金真迪的博士论文《解放后韩、朝、中国朝鲜族文学教育比较研究》)

这个朝鲜高中语文课本目录还戳穿了中国公知长期散布的两个谣言,一个是朝鲜长期推行“去中国化”,不承认中国革命对朝鲜革命的帮助。从上面这个目录中可以看出,朝鲜总共选取的十篇外国课文中英国两篇,法国两篇,苏联与中国各三篇,中国算是朝鲜最为重视的国家之一。朝鲜尤其重视中国的革命文学传统,从鲁迅到30年代的左翼文学,一直到新中国的红色经典全部被选入了高中课本,反倒是中国自己出现了文学史的缺项,把新中国红色经典从高中课本中全部删除了。第二是中国公知们总是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的语文课本是洗脑,然而从这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出来,朝鲜语文课本并没有单一选取红色文学,而是社会主义文学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学平分秋色,人文主义、浪漫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等主要流派都照顾到了。其实新中国前30年的课本也是这种情况,虽然比较重视红色文学,但是红色文学并没有一统天下,其他资本主义各流派文学也占了半壁江山。反倒是自称多元化的公知们编写的课本实现了资本主义的一元化,没有任何社会主义红色文学的空间。

二、从越南语文课本看“红色恐惧症”的危害

附带说一个问题,中国语文课本的这种“红色恐惧症”也对对外文化输出有了很大不良影响。这里仅以我们另一个邻国越南的情况为例。1963年版的越南高中语文教材对于中国文学的介绍非常详细,古代文学与红色文学各占半壁江山: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到新世纪2006至2008年版的越南高中语文教材当中,只选取了唐诗,明清小说和鲁迅的作品,新中国的红色作品被删除的干干净净: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以上材料引自南京师范大学段明海的硕士论文《越南中学语文教科书中的中国作品选编及教学研究》)

当然,越南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的退出与中国近年来的教育改革并没有直接关系,早在70年代中越关系恶化时,就删除了课本中几乎全部中国文学作品,只保留了一篇鲁迅《阿Q正传》的节选。但是,近年来越南恢复教材中的中国文学作品却没有恢复红色经典,就恐怕和中国语文课本自身的变化不无关系了。

今天,有些人把中国的文化输出单纯定义为古代文学作品。事实上,古代文学作品是非常不利于中国加强对外文化影响力的,单单是语言就是难逾越的障碍。像越南虽然选了不少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但是学生们普遍感觉这些作品晦涩难懂,学习起来痛苦不堪。甚至不少学生因为学了这些课文而讨厌中国。至于其它和中国文化背景差异更大的国家,大力宣传古代文化就更不合适了。相比之下,今天的朝鲜和60年代的越南学习中国红色经典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语言障碍。《红岩》、《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等红色文艺作品在前三十年文化输出时也得到了世界各国民众的普遍接受。

只有近现代作品才能真正征服人心,无论中国与西方都是这样。大家可以想一想,假如我们的课本里选的西方文学作品是以荷马史诗和但丁的神曲为主体,那么学生会是一个什么感觉?至于一些人宣称的如果要是对外输出红色文化会引起政治纷争就更加荒谬可笑了。试问,那些好莱坞大片里哪一个不是宣传美国体制与价值观优越的?为什么中国就不能进行红色文化输出呢?西方国家不是号称言论自由吗,即使是输出红色文化时遭到了西方国家禁止,不是也能暴露他们的虚伪吗?

三、最新的部编本教材仍以新中国红色经典为禁忌

言归正传,近年来中国与西方国家文化交流中的不对等性,说到底还是由于中国的不自信,某些专家学者处处以西方的标准为标准。诸如西方国家把红色文化视为洪水猛兽,他们便也东施效颦,把新中国红色经典无一例外的赶出了语文教材。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别说建设什么软实力与发展文化输出了,闹不好会比苏联更惨。要知道,苏联虽然从斯大林去世以后就不断削弱红色经典在语文教育中的地位,但也是在解体前夕的1989到1991年才把法捷耶夫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等人创作的红色经典从课本中完全删除的。

最后说一下,有些朋友们认为今年开学开始就要换教材。其实这种说法不太准确。换新教材的是小学和初中,高中暂时不换。不过,就以小学和初中的情况来看,语文课本的“红色恐惧症”并没有根本改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恶化了。我们可以看一下初中七年级上的目录,红色部分为新选入的课文: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你绝对想不到语文课本中新中国红色经典有几篇

从上图的这个目录中我们可以看出,部编本新教材的确选入了少量带有红色色彩的课文,即毛泽东的《纪念白求恩》和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但是相对应的是增加了两篇外国公知的洋鸡汤,特别是增加了两篇逃到台湾的反共文人林海音和梁实秋的作品。两相抵冲之下,总的来看教材还是进一步公知化了。而且,新中国前30年的红色经典仍然是教材刻意回避的禁忌。因此,实现新中国红色经典文学在语文课本中的回归,恐怕仍然是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过程。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