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让美国佬告诉杨恒均,美国警察如何执法?

2017年9月1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民警粗暴执法的事件发生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介入调查。

让美国佬告诉杨恒均“美国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兼评松江民警粗暴执法问题

目前,涉事民警已被停止执行职务,接受警务督察部门调查处理。上海市公安局表示,该事件中民警为制止当事人无理纠缠而粗暴执法的行为是错误的。针对这一本不该发生的事件,将进一步强化全警法治意识,规范全警执法行为,努力提升整体履职能力和服务群众水平。

对于这件事,上海市公安局的处理是及时的和得当的,无论如何,警察在面对抱有小孩子的妇女进行执法的时候,是应该考虑到小孩子的安全问题的,当事人抗拒执法,但是小孩子是无辜的。

但是很多人也同时认为,那个妇女也应该同时受到处罚,否则,继某些女性在违反交通规则后当众脱裤子抗法、亲吻交警抗法、咬交警抗法、用钞票扇脸抗法以后,抱小孩子抗法会成为抗法的一种新形式。

这时候,可能见这件事有什么利用价值吧,已经去了美国的公知杨恒均居然也不远万里来凑热闹,他在自己的微信公号发表如下评论:

【老杨头点评】这个视频引起网络一片评论,其中有一些网友说,如果在美国,袭警、不服从警察指挥,早就被击毙了。这些人不知道住在哪个美国,美国警察误伤嫌疑人时有发生,但几乎都是在嫌疑人带有武器,或者被误以为带有武器的情况下,至于一些引起轩然大波的警察暴打嫌疑人(大多是黑人)事件,则都是遭遇了激烈的反抗。如果真以美国的标准来判断,那么,那位抱孩子的妇女几乎毫无进攻能力(抱孩子的隐藏处应该也不会藏有枪支),她的所谓“袭警”几乎就是一种情绪失控的宣泄。而当孩子落地后,她对警察的抗拒(拘捕)按说是不应该的,是可以用强力制复的,但她孩子落地,生死未卜,完全可以理解这时的激烈反抗。如果真以美国的标准,警察绝对不会在自己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以及公共安全没有遭到危险的情况下,对抱孩子的妇女下如此重手。

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美国的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因为我没有去过美国;杨恒均说了也不算,因为他只是定居于美国的某一个城市,并没有到过整个美国的全国各地,并且了解过美国警察的执法全过程。因此我们还是用发生在美国的事实说话,或者看看美国的媒体怎么说。

是“美国警察误伤嫌疑人时有发生,但几乎都是在嫌疑人带有武器,或者被误以为带有武器的情况下”吗?

看看美国的媒体怎么说——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5年6月1日报道,《华盛顿邮报》表示,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有385人被警方击毙,平均每天超过两人。在被击毙的人士当中,黑人数量尤其高。

警方在担忧自己生命或者他人性命面临危险的时候允许使用可以致命的武器。美国政府依靠于该国17000个执法部门自己收集上报的数据。这个统计数字显示,自2008年以来,每年大约有400人丧命。

据《华盛顿邮报》27日报道,2015年共有965名美国平民死于警察枪口之下,其中近10%的人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警察击毙,而黑人和拉美裔被警察击毙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白人。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5年12月27日发表了题为《年终总结:警方射杀将近1000人》的报道,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本报在一项历时一年的研究中发现,在警察射杀平民的事件当中,其中只有不到4%引发了社区抗议活动(最常见的是白人警察射杀手无寸铁的黑人)。与此同时,本报发现,大多数死于警察枪下的人至少符合以下3个特点当中的一个:他们在挥舞武器;他们具有自杀倾向或者存在精神问题;他们在警察命令他们站住的时候逃跑。

请注意,这是美国的权威媒体的消息,有自杀倾向、存在精神问题和在警察命令他们站住的时候逃跑也成为美国警察开枪击毙的理由。而杨恒均却称是“美国警察误伤嫌疑人”,而且“几乎都是在嫌疑人带有武器,或者被误以为带有武器的情况下”,到底谁说的可信度高?

是“至于一些引起轩然大波的警察暴打嫌疑人(大多是黑人)事件,则都是遭遇了激烈的反抗”吗?

让美国佬告诉杨恒均“美国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兼评松江民警粗暴执法问题

2014年7月17日,美国纽约街头,一名43岁的疑似黑人小贩与警方发生语言冲突,随后5名警察上前将其制服,扭打中该男子窒息而亡,生前最后一句话是“我喘不过气了”。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有目击者将事件全程拍下并上传网络,从视频中可以看出,起初这名黑人男子告诉警方他没有走私烟,反复称“我什么也没卖”,随后他又称“每次你们看见我就想找我麻烦”,“我受不了了……求你们别烦我。”

在视频中,双方陷入僵局,随后5名警察上前围抱住了400磅重(181公斤)的黑人男子,锁喉、扭臂将其制服并试图上手铐。一名警察将黑人小贩的头压在地上,可以听到被压者在反复高呼“我喘不过气了”。警察置之不理。

这次事件当时是尽人皆知的,5个警察对付一个黑人,还把他给整死了,这就是杨恒均所说的“激烈反抗”?请杨恒均你别空口说白话,拿出个统计数字看看是如何证明你那个“都是”的说法的?最起码你也举几个例子,就算是不完全归纳推理也可以,你有吗?

“以美国的标准,警察绝对不会在自己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以及公共安全没有遭到危险的情况下,对抱孩子的妇女下如此重手”吗?

还是用事实说话——

新华网华盛顿2013年10月3日电,美国警方3日下午说,一名女司机在华盛顿白宫附近肇事后试图逃逸,警方对其展开追逐,在国会大厦附近向其开枪,并一度封锁了国会附近地区。

美国国会警察局局长金·丹随后在现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就目前情况来看,这起事件与恐怖袭击无关,是单一事件。此外,他确信当时女司机车里有一名儿童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该女性驾驶的黑色车辆先是冲撞白宫附近的安全路障,后被警车追逐,沿宾夕法尼亚大街一直开至国会大厦附近。数名警察向该车辆连开数枪,致女司机受伤

2014年11月,美国俄亥俄州一名拿着玩具枪在游乐场玩耍的12岁男孩23日被当作“可疑的犯罪分子”遭警察枪杀,这一惨案令美国乃至世界都一片唏嘘。《纽约时报》23日称,这起事件发生于克利夫兰市一个公园内,警方接到报警称有男童在街头“持枪”,两名警察数分钟后抵达现场,一名警察命令男童赖斯举起双手,但赖斯却将手伸向腰间,警察便连开两枪,其中一枪击中男孩要害。

据新华社电 ,美国两名警察2016年5月3日把一对父子逼进死胡同,连开多枪,当场打死6岁的儿子,重伤父亲。

至于事发原因,警方也“莫名其妙”,因为这名父亲没有携带武器,也没有受通缉。

路易斯安那州警方7日说,事件发生在该州马克斯维尔市,这对父子正在驾车,遭当事警察追逐,被逼进一条死胡同。

两名警察随后连开18枪,这对父子一死一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6岁的儿子杰里米·马迪斯头部和胸部中5弹死亡,父亲克里斯托弗·菲尤也身中数弹,被送入医院,伤情危重。

让美国佬告诉杨恒均“美国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兼评松江民警粗暴执法问题

《华盛顿邮报》统计,当年已经发生至少838起警察执勤致人死亡事件;包括格林豪斯和斯塔福德在内,7名警察今年已经因为执勤时开枪受到刑事罪名指控。

马迪斯是当年第17名被警察射杀的儿童。

根据人民网2016年07月08日消息,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中西部明尼苏达州城镇法尔考高地的一名警察6日晚上在拦停汽车时开枪打死一名非洲裔男子。

事发时,汽车里还乘坐着一名儿童与一名妇女

从上面的事实看,美国的警察不但对带着儿童的妇女“下重手”,而且向坐着儿童的汽车里面开枪,甚至干脆就直接打死儿童,而且还创造了在2016年一到五月初4个月就打死17名儿童的惊人纪录。

根据国新办今年发布的《2016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美国警察滥用执法权力。美国联邦调查局2015年犯罪报告数据显示,当年美国执法部门共实施10797088次逮捕,逮捕率为每十万居民3363人。美国警察在执法中滥用枪支现象非常严重。2015年6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共发生1348起因逮捕而造成的死亡,平均每月发生135起。2016年共有963人被警察枪杀。《华盛顿邮报》报道,截至2016年7月8日,被美国警方枪杀的509人中,至少有124人是精神疾病患者。警察滥用职权枪杀平民却极少被追究刑事责任,每年有大约1000名平民被警察射杀,但2005年至2016年只有77名警察因此而被指控犯有过失杀人罪或谋杀罪。国新办的这些材料都是来自美国的媒体和官方材料的,如果杨恒均之流仍然不服气,那么咱们就再看看联合国的相关机构的看法——

日内瓦2014年8月29日电- - -联合国种族主义监管机构敦促美国停止过度使用武力,直指白人警察射杀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后,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引发的骚乱。

少数民族,特别是非洲裔美国人,是区别对待的受害者,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检查美国记录后称。

让美国佬告诉杨恒均“美国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兼评松江民警粗暴执法问题

“种族和民族歧视仍然是一个严重的和持续的问题发生在各领域,事实上学校中存在种族隔离,诸如在获得卫生保健和住房方面“Noureddine阿米尔,CERD委员会副主席,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十几岁的迈克尔·布朗被白人警官枪杀于8月9日,引发了暴力抗议,震撼了弗格森-圣路易斯郊区和全球都非常关注在美国种族关系的现状。

“针对种族和少数民族滥用武力,执法官员担心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尤其表现在在迈克尔·布朗的枪击事件,”阿米尔说,一位来自阿尔及利亚的专家。

“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说明了美国存在一个更大的问题,比如执法官员之间的持有种族偏见思想,缺乏适当的可操作的规则来规范使用力量,以及执法官员培训的不足。”

8月13日,由18个独立的专家小组考察了一个美国高级代表团,认为包括在刑事司法系统中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问题。

美国大使基斯哈珀告诉委员会,他的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进步对于消除种族歧视”,但承认,我们还有很多可做

与松江警察执法过程中间接造成的对小孩子的轻微损伤相比,美国警察的直接开枪打死少年儿童的行为简直是野蛮至极。

上面这些就是美国的媒体和发生在美国的事实对杨恒均提出的“美国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的问题的最有说服力的回答。在这些铁的事实面前,我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现在再评论一下松江警察粗暴执法的问题。

首先是这位抱孩子的妇女抗拒执法,不但不接受民警的处理,还推搡民警,这属于妨害公务。在美国,警察会对执法对象申明:“宪法要求我告知你以下权利: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将可能被作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请律师,并可要求在讯问的过程中有律师在场。如果你请不起律师,我们将免费为你提供一位律师。在讯问的过程中,你可随时要求行使这些权利,不回答问题或者不作出任何陈述。如果你希望跟你对律师谈话,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停止回答问题,并且你可以让律师一直伴随你询问的全过程。”这段话被称为“米兰达警告”。执法对象可以申诉,可以控告有关警察,但是任何在当时抗拒执法的行为都必须受到处罚,如果暴力抗法甚至可能被击毙,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联系到我们中国的实际情况,如果说是弱者就有理的话,那么当年那个因为有冤情在公共场所引爆爆炸物的谁就不会受到法律处罚了。当然,这位妇女的行为的危害性小一点。

另外,这位警察分明是受到不断的推搡经过反复劝告无效被激怒以后的过激行动,即使是那妇女没有抱孩子,也不应该采取这种对付暴力分子的方法,因为前车之鉴还在,一时忍耐不住,害了自己不说,还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来攻击和抹黑警察,为实现他们的阴谋服务。按照我平时的观察,遇到这种情况,有时候交警会报警让其他警种比如派出所的警察来处理,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再凶的人也怂了。

其次,一码还一码,警察违规应该处罚,但是抗拒执法的那妇女也应该按照有关法律进行处罚,毕竟是她抗法在前,不能因为她是所谓的弱者并且警察也有错误就放她一马。否则,正如我在文章开头所说的,继某些妇女的当众脱裤子抗法,亲吻警察抗法、咬交警抗法、用钞票扇脸抗法以后,抱小孩子抗法将会成为一种抗法的新形式。

在文章接近完成的时候,传来消息,松江分局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对涉事民警朱某作出行政记大过处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涉事女子张某作出警告的处罚决定。这一处理还是合情合理的。

综上所述,这件事的性质并不复杂,比较容易分清是非,抗法不能容许,警察的执法权威必须维护,否则社会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孩子是无辜的,值得同情,那妇女之前的行为是可恨的和违法的,但是在警察过度执法以后,她也许有那么一点值得同情,但是同情的绝不应该是她的抗法行为。从本文罗列的大量事实证明,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美国,这妇女会不会被打死我不敢肯定,但是结果肯定更加惨。大多数人对这件事不满意是因为无辜的孩子受到了伤害,并不是支持那妇女的抗法行为。而杨恒均不远万里,从美国发帖子回来给美国洗地和涂脂抹粉,是适得其反。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