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国企混改所为何来

国企混改所为何来

近来,国企混改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开展起来,仿佛唯有如此才显得无比光荣和正确。但我却有一个深深的忧虑:我不知道此项政策所从何来?是为了提高党的领导力吗?是为了增强国家的控制力吗?还是为了与民争利?抑或是为了让大家都来分享国家的发展成果?

应当说,国企改制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话题。它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反映了国家发展的大方向及社会主义的成色。但许多人却故意把国企说得无一是处或恶意引导国企改革的走向。曾几何时,国企成了人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国企改制仿佛成了一场利益盛宴:让一切掌握实权或能够空手套白狼的人都浮想连翩——大家看到了谋取暴利的可能。国企发展从此失去了方向和必要的监管——每一个人都以搞垮国企为能事——生怕得不到改制吃不到嘴里,而七八十年代无数的中小型的集体企业一夜之间更是变成少数所谓能人的天下。

这大约就是二十年来国企改制的真实写照。而现在,仅剩下屈指可数的大型国企了——既吃不了也吞不下——因此留到今天。但即使这样,仍让一些人念念不忘、心有不甘,甚至说出国企改制就是“一句话”的事来——真可谓为了国企改革“操碎了心”!

应当说,这些共和国的长子十分不容易:不仅要无私为人民做贡献,更要遭受一轮轮的亵渎和疯抢。对内要应付各种贪婪的蛀虫,对外还要应付各式各样的非议:发展好时,被说成是垄断;发展不好时,又说成是累赘。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啊。但他们忘记了中国健全的工业基础和雄厚家底是怎么得来的——想必大家心中都有数——是国家英明决策的结果,更是几代人忍饥挨饿、艰苦奋斗的结果!

而今天许多掌权者或主导国企命运的人,在权力幻象和醉生梦死之中逐渐变质了,一个个想不劳而获或贪天之功,甚至梦想从此过上资本家的奢华生活(大房子、大车子、大飞机、大游泳池、大花园、妻妾成群、花天酒地)——把自己家族的幸福建立在占有国企或人民财富之上。

事实上,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或人多地少家贫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国企决不是可有可无的下脚料。它是由国家利用行政手段和政府规划,集中国家一切资金、资源、人才建立起来的可以与西方大资本或跨国企业相抗衡的力量——关键在于选人用人和科学管理。它的发展离不开公有制,离不开国家和人民的支持,离不开民主与监督——它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和发展模式,更是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宏观调控的基础和手段。否则,两极分化、市场危机、社会动乱将是必然。就如同产业化改革一样。可以说,中国市场化或产业化改革的所有领域都问题多多(但还有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或理想主义者把它归咎于产业化不充分或特权腐败),诸如教育、医疗、药品、房地产、就业、文化等领域:一放就乱,一抓就死。事实上,所有领域都应以计划发展为主、市场调节为辅——进行有序发展,而不是反过来。否则,资本及人性的贪婪将打破一切约束,在特权变相的支持下,把社会变成一个互相碾压、两极分化、丧失公平、混乱无序、强者恒强的人间地狱。当然,你也可以像西方一样实行高福利制度,但决难长久!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引进外部资本呢?要知道,国家的这些仅剩的公有制企业大多是垄断型企业,是一些只赚钱不赔本的买卖,并且都是通过行政手段或国家集体行为建立、扩大、发展起来的超级巨兽——这些不仅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也是老百姓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那么,你把这么好的企业或资产(有的甚至在引进外资),引进其他资本的想法是什么?这样做,难道没有与民争利的嫌疑吗? 大力引进外资,难道没有引狼入室的感觉吗?——假如说,引进这些资本,能够促进国企健康发展,能够促进改革创新,能够促进公开透明,能够增强党的领导,能够增加公有制的基础,那么当然很好;但假如是为了扩大资本,是为了所谓的市场主体或产权明晰,是为了所谓的现代企业制度,就应坚决反对。

当然,凡事不能绝对化。国有企业也并非不能引入外部资本或战略伙伴。但混改不能一窝蜂,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不能有瓜分国有资产和利润的嫌疑:一、要分门别类,对一些风险大、投资多、更新换代快的企业当然可以混改,而基础性的高垄断性的企业或涉及到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关键性产业不应混改;二、要注意加强党的领导和国家控制力,混改的资本可以参与分红和监管,但不能主导或影响国家决策;三、在国企混改的同时,也要让外资或私营企业同样进行混改,不能让这些企业为所欲为——否则在政策及信贷方面可以进行控制或约束;四、对于新投资的以营利为目的创新型企业,为了引进技术和资本,可以选择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进行共同开发或发展;五、对于国企要区分营利与非营利的两类性质,不要与民争利。

总之,国企混改要慎重,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胡改乱改。当然,笔者并不懂经济,只是把自己的观察和忧虑写出来,以供有识者思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