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对我国外汇管理制度的几点认识

对我国外汇管理制度的几点认识

最近,有关我国外汇管理制度的问题,央行与黄奇帆怼上了。对黄奇帆的二元架构外汇储备管理建议,央行的徐忠和盛松成皆予以反对。作者在此对我国外汇管理制度谈几点认识。

第一,为什么储备外汇?

任何一个国家,只要需要进行国际交往,在非金银本位制的时代,那就必须要储备外汇,以备商品进口、国事交往、出国交流留学旅游等对外支付。这是储备外汇的原始目的。从这一个意义上讲,盛松成是对的——“外汇储备管理首先不是考虑盈利性,首先考虑的是安全性和流动性,比如在必要的时候用以调节汇率和防范资本流动风险。盈利当然要考虑,但盈利是第二位的”。但是,当你储备的外汇远超过你的这些国际交往的必须需求,那新的问题就出来:你为什么要储备那么多外汇?与此密切相关的问题是,中国外汇究竟应该储备多少才是合理的。

第二,中国外汇究竟应该储备多少才合理?

这是有关我国外汇管理制度的核心理论问题,但是金融学界似乎不太关心。盛松成的观点很有道理,外汇储备要考虑调节汇率和防范资本流动风险。但是,我国究竟应该储备多少外汇储备才能确保调节汇率和防范资本流动风险呢?他没有说。事实上,资本自由流动的条件下,任何一个国家,在遭遇政治危机、战乱、泡沫经济破灭和经济危机、饥荒等严重影响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的破坏性事件下,再多的外汇储备也不够防范资本流动风险的。这一点,只需要看看东南亚和拉美金融危机就知道了。

所以说,依靠储备外汇来防范资本流动风险,是似是而非的、不靠谱的,真正能够防范资本流动风险的,是要避免出现上述破坏性事件,留住资金。但是,在全球经济不平衡发展态势下,私人资本永远是趋炎附势的,而不会有国别姓氏的,也绝不会永远滞留在某个国家的。这实际上涉及的是,资金应该掌控在谁的手里的问题——即如何才能让资金具有国别性,或对于资金国家应该如何管控的问题。看看我国2014年以来资本的持续大规模外逃这个铁的事实,任何一个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了。

在不能判断我国外汇储备的合理范围情况下,储备外汇,已经不是因为需要了,而是只能被动储备。

第三,为什么会被动储备外汇?

这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央行外汇管理制度的问题了,而涉及到中国经济运行模式的问题了。根子上,可追溯到我国供给外向型工业化战略。继1985年我国粮食过剩后,1995年我国出现了轻工产品的过剩,曾经的短缺型经济演变为结构性过剩行经济,表现为“内需不足”,国家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采取了在外汇市场上贬值人民币的做法(实际上1994年就大幅贬值了),这是一种挖肉补饥的做法,其带来的问题就是黄奇帆所指责的巨额外汇储备带来的通货的膨胀和人民币发行的被绑架。

如果我们承认这样一种做法,那么盛松成就是对的——“一方面,投放货币是央行购买外汇的结果,如果不这样做,当时的人民币汇率很可能会大幅飙升,对经济的影响会很大。我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进出口国,之所以能维持较高的国际贸易份额,与当时我们不放任人民币升值是有关系的”。但问题是,我们真的需要维持那么高的国际贸易份额吗,真的需要通过人为在外汇市场上贬值人民币乃至补贴出口来维持这么高的国际 的贸易份额?这对于我国的国强民富而言,有利吗?贾根良教授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这是一条穷国之路。

不能再继续这条穷国之路了——补贴出口、保持本币在外汇市场上处于低位、再把外汇借给外国投资。

第三,我国的外汇储备究竟该如何管理?

如果我国的外汇储备仅能维持国际交往基本需要,那么毫无疑问,所储备的外汇不存在投资的问题,外汇只能留在金融系统以被兑换。或者说,如果我国不存在利用外汇对外投资的需要,那么,外汇留在金融系统以备国内兑换,就是无可厚非的。

就我国目前的外汇储备情况来看,随着2014年至2017年1月资本的持续净流出,外汇储备由3.993万亿美元锐减到了2.998万亿美元。盛松成说得对,我国外汇占款不是在增多,而是在减少,对于经济处于新常态的中国而言,是一个很不利的因素。但是,是不是说外汇储备就应该完全由央行管理呢?这还得看我的外汇储备是否超过了国际交往基本需要。

如果单纯从国际交往而言,经常项目理应保持平衡才对,但是,我国多年来一直保持顺差,这充分说明,我国的外汇储备超过国际交往基本需要了,那就存在过剩外汇的投资问题。从近十年来看,我国进口总额最高年份也没有超过2万亿美元。那么,按照近年来的进口规模,2万亿美元是我国外汇储备的上限,如果考虑出口创汇,那么我国外汇储备1万亿美元足够。这一点上讲,黄奇帆的建议无疑是有道理的——“财政管外汇储备,是自己发国债拿来的钱,就可以给中投进行投资,这种投资不讲15%回报,不讲10%回报,就最起码的5%回报,一年就会有上万亿(人民币)的收入。而央行的外汇储备是不能投资的,只能买国外比较好的债券,利息比较低”。更不要说,让司职一国货币供应的央行去考虑投资盈利的事情,原本就是职能的错配。

但问题是,我国现在的外汇储备究竟还有多少是真金白银、又有多少是账面价值?如果考虑我国购买外国的难以兑现的债券(有人估计约1.6万亿美元),那么我国真正能够具有购买力的外汇储备,不超过1.5万亿美元。如果这个计算准确,那么我国外汇储备至少有0.5万亿美元的资金可供对外投资。也就是说,黄奇帆的外汇储备管理改革并不是莫须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要求必须打破“斯蒂格利茨怪圈”,必须做强我国金融。

当然了,宝贵的外汇资金究竟应如何投资,是通过中投统一使用,还是通过其它主体对外投资,投资过程又应该如何监管,还是可进一步讨论的。如果世界上本没有足够我国外汇储备投资的,那么明智的做法,毫无疑问是让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上升值到贸易平衡的合理水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