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熔炉》,韩国,2011年

红黄蓝的创始人史燕来的学历有点儿蹊跷,在2017年4月北大校友会对她做的一期专访中,史燕来称自己是北京大学2000级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及教育专业的本科生。但在其公开的履历却显示,她早在1996年就与曹赤民一起合伙开了一家翻斗乐儿童城,1998年出儿子出生,半年后创办了红黄蓝亲子园。

尽管学历来源不明,但北大是教育领域创业的大本营,确实不争的事实。新东方的俞敏洪和学而思的张邦鑫,均在北大有求学经历,两者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教育类上市公司,市值都在140亿美金左右。据统计,全国教育集团排行榜前100强的创始人,接近三分之一来自北大。

史燕来在创业早期也获得了北大校友的帮助,在北大做过老师的徐小平,是红黄蓝早期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并一度担任公司董事。在上个月底(2017年10月),北大为庆祝120周年校庆,推出了“120年120人”沙龙活动,史燕来还作为第27期演讲嘉宾,上台分享学期教育的创业经历。

跟俞敏洪和张邦鑫的百亿美金生意相比,红黄蓝所在的幼教行业只能算“小而美”。在史燕来和曹赤民合伙开翻斗城那会儿,私人办幼儿园还有严格的限制。到了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社会力量办学条例》,首次明确了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的态度。趁着这股东风,红黄蓝亲子园在1998年开张了。

接下来的十年,中国的幼教行业开启了“黄金十年”,全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占比从1997年的13%提升到了2007年的60%。红黄蓝在办了几年亲子园之后,在2003年成立了首家幼儿园,2004年就开始承担“十五”教育科学规划项目,之后开始全国扩张之路,并先后完成了Hagerty和GGV Capital的A轮B轮融资。

但在2015年之前,红黄蓝从事的幼教行业还没有被充分重视,之后两项政策的变更,将这个行业推上了资本涌入的“风口”。

2015年10月,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宣布: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并于2016年1月正式启动实施。放开二胎后效果显著,2016年全年全国人口出生率同比增长8%,而在部分省市,包括山东,天津,上海,北京等,新生儿同比增长超过17%。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这对从事幼教行业的红黄蓝无疑是个极大的利好。更加锦上添花的是,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在经过之前两轮审核未通过后,终于在2016年10 月通过了人大常委会的三审,明确了民办教育企业可以选择营利性办学,一举突破了之前“民办教育不得营利,但可以要求合理回报”的软枷锁限制。

除了二胎和《民促法》的利好之外,“小孩>女人>宠物>男人”的消费升级铁律也让幼教市场闪烁着金子般的光泽。由此,资本开始涌入,像红黄蓝这种已有不小规模的“连锁化”幼教企业受到资本的热烈追逐,甚至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独立幼儿园也都被众多VC/PE“地毯式”拜访过了。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A股上市公司也没落下。从事显示屏的威创股份从2015年开始在幼教领域连续收购,先后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艾乐教育等纳入自己旗下,华丽转型;从事玻璃加工的秀强股份也不甘落后,先后完成了全人教育、江苏童梦、培基教育的收购,并准备继续打造连锁幼儿园“航母”。

红黄蓝在众多连锁幼儿园中,校区数量并非做多,定位也只属于中端,但也攒了不少家底。到了史燕来前往纳斯达克敲钟的2017年,红黄蓝已经拥有直营幼儿园80所,加盟幼儿园175所,亲子园853所,覆盖全国30个省份中的307个城镇,其中直营幼儿园学生人数超过2万人,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机构之一。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红黄蓝上市之后,迅速成为各大证券公司争相推荐的热门标的。除了未来市场空间广阔之外,市场集中度提升也成为另一个看好红黄蓝的理由。中国幼儿园市场高度分散,品牌企业非常少,行业前五名加起来才占总体的2%。拥有品牌知名度和充沛现金的红黄蓝,在史燕来和投资人的眼里,无疑掌握着天时和地利,他们唯一忽略的,可能就是“人和”。

此次出事的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属于红黄蓝80所直营幼儿园之一,又位于公司北京总部的眼皮子底下,按理说是最不应该出事的地方。除了管理“严格”的直营园,红黄蓝还有175所加盟幼儿园和845家加盟亲子园,这些“非直营”校区的管理,恐怕更令人感到心悸。

如果仔细拆分红黄蓝的财务报表,一组数据可能更能说明问题:2016年公司加盟亲子园和幼儿园的数量分别为773个和162个,但总加盟费收入仅有1242万美元,简单平均下来每个校区收取加盟费1.3万美元,差不多9万人民币。

一年只需花9万块钱,就能办一个挂着红黄蓝牌子的亲子园/幼儿园,管理质量究竟会如何呢?

携程亲子园和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出来之后,不少人在问一个问题:房间里到底还有多少蟑螂?

跟想象中不一样的是,红黄蓝并非是一个“暴利”的幼儿园。实际上,红黄蓝在2014年和2015年两年连续亏损,去年才扭亏为盈。2016年收入为1.085亿美元,净利润只有590万美元,净利率只有5.4%。到了2017年上半年,收入增长同比三成达到6434万美元,净利润490万美元,净利率达到了7.6%。

可能读者对这两个数字没有概念,现在我们根据上市公司并购幼儿园的财务数据,将其他幼儿园的净利润率做了计算。我们无法得知其他幼儿园的管理情况,现在仅从财务角度来做一个对比,请大家务必看仔细了: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是的,你没有看错,净利率最低也有17%,最高甚至达到73%(一家有4所幼儿园的公司)。这些公司如何才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利润,我们在此就不做讨论了,但它揭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幼儿园市场是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很好的诠释了“孩子的钱最好赚”这个说法。

实际上,某些券商给予红黄蓝“买入”评级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它的净利润率跟同行相比太低,“有翻倍空间”,至于这些利润从什么地方来抠,从谁的身上来省,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既能高速扩张,盈利水平又能企及同行,红黄蓝的投资者自然会乐开花。

最大的不幸者自然是孩子们。2010年有段时间,各地密集发生幼儿园小学砍人事件,之后学校的安保措施纷纷升级,起码在上海这边,幼儿园门口的保安通常都是戴头盔拿钢棍,全副武装。现在防得住外面的歹徒了,却又防不住内部的人渣了。

在一篇媒体专访中,史燕来回忆起“红黄蓝”这个名字的由来:红色象征妈妈,寓意激情,黄色象征孩子,寓意梦想和未来,蓝色象征爸爸,寓意智慧、信念和包容。不知道在出事的那家幼儿园里,孩子眼里看到的世界,究竟是分开的红黄蓝,还是叠在一起的三种颜色。

这里用电影《Spotlight》(聚焦)中的一句台词结尾,该片讲述了一帮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揭露天主教会性侵孩子的故事,荣获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片中替受害者打官司的律师说了一句话

If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it takes

a village toabuse one.

红黄蓝们的生意经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