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不能把《中国历史》编成“葵花宝典”!

不能把《中国历史》编成“葵花宝典”!看过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人都知道什么是“葵花宝典”,这个东西厉害的很,但是,毕竟诌书演戏不能当真。然而,现实中的某些掌握教材编辑权的大人们,却实实在在的要把中国历史教科书编成一部没有阳刚气的“葵花宝典”——把《汉匈战争》,卫青、霍去病抗击匈奴的历史从2017年秋天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教科书七年级上册中删去。

不能把《中国历史》编成“葵花宝典”!

但是被细心网友发现后追问之下,人教社发官微发文回应,初中统编历史教材将补充卫青、霍去病等相关内容。

不能把《中国历史》编成“葵花宝典”!

据说删去卫青、霍去病的原因之一是为学生减负!但是,减负至于要把这些充满血性阳刚的内容删去么?我倒不敢说删去了卫青与霍去病的中国历史就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但是没有被删去的里不乏琴棋书画和官场倾轧、造反篡位等无用的糟粕,相比这些历史,没有了成功抗击外侮的爱国史,中国的历史课本的讲述上是有缺陷的!抗击外侮的历史讲述,不光不应该删节,反而应该在不同的教育阶段,逐步的加大讲述力度,逐步加深讲述的详尽程度。因为,这是培养民族自信、自豪感的一种要紧手段。民族自信与民族自豪升华之后就是爱国心!把这段英勇光辉的历史删去隐没,民族自信、民族自豪感怎么培养?更何谈升华之后产生的爱国心?!

蒙古草原加入中国版图的开始,就是从卫青、霍去病反击匈奴的结果——漠南无王庭开始的!中国历史中,关于蒙古草原的历史的部分,就从卫青、霍去病打击匈奴之后,匈奴渐渐向中原王朝靠拢到臣服开始的!如果把这一段历史毫无道理地删去,那么,蒙古草原这块土地与中国整个版图的联系,这块土地上的历史与整部中国历史的联系怎么讲起呢?!国外的敌对势力会不会利用起来干些分裂中国领土的宣传勾当?

删去《汉匈战争》,让卫青、霍去病在历史课本中消失的借口——为学生减负,纯属无稽之谈。学生的负担多一半是各种课外、校外的辅导班、补习班泛滥的结果。解决之道对这些办班者严加查访抓获,加大处罚力度,甚至于以诈骗罪入刑律重判即可,怎么能把学生负担的归因找到历史课本上?认真地讲历史课本上的无用之学的内容也不少,剪掉那些既可——如果两汉史部分有董仲舒以及相关的内容,那么可以将之减去;如果魏晋南北朝时代有玄学、佛教之类的内容,可以将之减去,如果两宋史中有理学的内容,将这一部分砍去也可!这些学问在历史上就没起什么好作用!砍了挺好!为给学生减负不更应该留下爱国抗侮的内容,而删去那些没有正面作用的历史吗?!最近三四年里,屡见不鲜见的事例表明,中国中小学教材的编撰上,疑似有一个庞大的崇洋媚外集团在起坏作用。这次删节《汉匈战争》,隐没卫青、霍去病的英名,是不是有这样的人存在造成的呢?

卫青、霍去病的消失,《汉匈战争》的消失,整部西汉史是不可能完整地讲下去的!类似当下这次删节历史的举动,在西汉时候就有人干过。不新鲜!而且后果及恶劣!

这样的勾当打头阵的是一个叫夏侯胜的儒生,而且还是个学术地位很高的学阀。当时是汉宣帝当政,因为汉武帝打击匈奴,利国利民,汉宣帝下诏书让大臣们讨论给汉武帝立庙、作乐——建“纪念堂”、创作祭祀用的乐曲。当时这个夏侯胜跳出来阻拦,原因之一,就是汉武帝抗击匈奴,开疆拓土,战争中死了很多人,耗费了许多钱财把国家弄得亏空了,是罪人,不应该为他立庙作乐。原文如下:

【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伤士众,竭民财力……亡德泽于民,不宜为立庙】

这个夏侯胜的话,说的很是堂皇,也很是“为民做主”——“亡德泽于民,不宜为立庙”,对老百姓而言没什么恩泽,不应该为汉武帝立庙。那么,这算个好人么?当然不是!谁也会想一想,如果不发了狠地打匈奴,每年被匈奴屠杀多少人民?劫掠多少财富?经年累月下来,什么样的王朝能吃的消?所以,忍一时的战争副作用的剧痛彻底打灭这个祸根是正道。反对这样的正义战争就是居心不良。所以,这个叫夏侯胜的儒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他一肚子的升官发财坏下水,居然还颇有心得【注】。这个夏侯胜就是要反着说话,它这不良居心的动机就在于他首先对汉武帝的不满——“独尊儒术”的汉武帝其实是个“杂家”:法家的法吏张汤之流他重用,黄老家的汲黯也用,但是对于儒门的宗师董仲舒却不甚重用,还差点要了他的老命,这怎么能让这个儒生夏侯胜心平气服呢?最重要的,还有董仲舒的一句话成了那时儒生们不敢大声说的信条:

【(西汉)虽有继体守文之君,不害(儒家)圣人之受命】

意思是,你汉家皇帝干得再好,可是整个天下还是我们儒生里的圣人该做皇帝!此乃我们儒门的“普世价值”,我们儒生不承认你这个王朝!

所以呢,胸怀如此“普世价值”的夏侯胜要把汉武帝抗击匈奴的历史黑上一把,当然卫青、霍去病也更不在话下。夏侯胜的大放厥词为的就是把最有作为的这个西汉皇帝骂倒、骂臭,余下的作为不大,或者庸庸碌碌之辈的西汉皇帝也就更没资格做皇帝了,那么,就该轮到儒生里的“圣人”坐天下了。这是夏侯胜贬损汉武帝,贬损抗匈战争的目的所在。而事实上,最后西汉王朝的下场就是被儒生先从汉武帝身上下手诋毁,从意识形态上架空,最后再由王莽这个大儒生对汉朝进行和平演变弄得完蛋的。这个夏侯胜是西汉王朝完蛋的一个要紧的推手。

鉴古知今,现在对毛泽东的抹黑与诋毁也就是西汉王朝在汉武帝死后儒生们抹黑他的翻版!太阳底下没新鲜事!怎么都觉得西汉儒生对汉武帝抗匈战争的诋毁和现在沈志华们对抗美援朝战争的诋毁是一样一样的。都是那么的死不要脸!

不能把《中国历史》编成“葵花宝典”!

从西汉的抗匈史被抹黑中能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一个国家、民族,乃至于政权的英雄/英雄历史被人刻意抹黑,“无意”从课本中删除被遗忘,也就是这个民族、国家、政权的敌人发动意识形态战争进入白热化的标志。所以绝不能把这次卫青、霍去病的抗匈史被删节当成一个偶然事件,这不排除又是一个试探,与网路上对中国历史上的英雄的抹黑相呼应的一个试探!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国家不是一个有骨头的民族/国家!没有英雄史的民族/国家也不是个有骨头的民族/国家,没有存在下去的理由。

在西汉时候,除了一个被汉武帝打残的匈奴之外,中国的周边还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中华民族的强大外敌在伺机而动,夏侯胜这路儒生们对西汉王朝的颠覆活动的危害也仅限于对中国境内的西汉王朝进行改朝换代;但是,与当时类似又不同的是,现在的中国,周边敌视中国伺机而动的危险势力很多,一旦被沈志华之类对毛泽东、毛时代的抹黑成功,中共的执政地位因之有了动摇,那么,中国的国运就不只是和平演变这么简单了,周边的危险势力一定要趁虚而入,中国人的命运就万劫不复了!西汉的教训够深,中国现在的危局更比西汉时候危险,所以,类似的事件只能是最后一次!欲灭其国先灭其史,在历史教科书上的每一次变动都不能当作是小事情淡然对待,漠然处之,都要用十二万分的警惕关注之!

教科书的编撰,就体现着国家意志,什么该有,什么不该有,都有国家意志在体现着。对民族英雄和民族英雄史在历史教科书中的隐没就可以被认为是国家放开了“禁令”,有了“包容性”,对民族英雄和民族英雄的历史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出笼,就有各种嘈杂的噪声入耳,包括别有居心的敌对意识形态混进来为祸。今天如果对卫青、霍去病的隐没成功了,那么对他们的抹黑就可以进行;明天就会对岳飞抗金不提一个字,顺带着诋毁岳飞;后天可能虎门销烟被抹去,林则徐、关天培就可能背负骂名……最后呢,可能会发展到凡是“以暴力对抗”外敌入侵的都是罪人的地步。别以为这是耸人听闻,多米诺骨牌一旦推倒一块,什么样的烂摊子都有可能出现,所以要防微杜渐。

隐没了英雄大名和斗争历史的“中国历史书”,就是“葵花宝典”,这样的事是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的,欲灭其国先灭其史,这个道理再清楚不过了!

【注】《汉书·夏侯胜传》“士病不明经术,经术苟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学经不明,不如归耕。”士人的耻辱是不精通儒门经典以及其中的治术,如果掌握了这个,做官就像从地上建起一个芥菜籽一样容易。学习儒门经典不能精通它,不如回家种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