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关于当年的大下岗

关于当年的大下岗

一般来说,后发国家融入全球经济以后,如果没有本国政府的保护,都会经历一个去工业化的过程。

这是一方面因为本国工业相对落后,生产的产品质量不如进口货,价格却比进口货高。另一方面,本国的农产品和资源产品的价格相对国外同类产品较为低廉。

于是,这样的国家,往往退化为廉价原材料的供应国。

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外蒙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民国取代满清,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美国南北战争的起因,也是美国处于类似选择的十字路口。

当时美国北方的工业产品,相比进口的英国货,质次价高。欧洲长期战乱,农产品供不应求。南部种植园乐于为欧洲提供农产品,消费物美价廉的英国货。

如果听之任之,那么美国也会成为英国的廉价原料的提供地和廉价产品的倾销地。这符合南部种植园主的利益,不符合北部制造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的利益。

北方需要南方的原料、劳动力和市场,但这对南方的经济是一种损失。

是退化为农业国,还是进化为工业国,这是当时摆在美国面前的选择。

最终,北方胜利了,美国进化为了工业国。

话题转回来。

中国当时的国有企业,其实类似美国北方的企业,产品质次价高。

经过毛时代的备战备荒和普及教育,中国拥有了数以亿计的接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廉价劳动力,这是中国最宝贵的资源。

中国开放了。

生产质次价高的工业品的国有企业纷纷完蛋。

另一方面,中国领导层也意识到自己拥有的资源。于是,充分利用廉价劳动力的企业获得迅速发展。当年利用廉价劳动力的南部的种植园提供的是棉花,中国提供的是各种日用消费品。

与放任自流的去工业化不同的是,当年提出了抓大放小,国有小企业完蛋,大企业获得国家财政支持,迅速做大。

于是,出现了两端繁荣,中间毁灭的局面。一个是低端制造业出口廉价劳动力发展繁荣,一个是获得国家财政支持,推动研发,不计成本生产的高端国企、央企发展繁荣。放任自流的中间段,或者经营困难,或者倒闭破产,基本完蛋了。

不开放,大量廉价的劳动力没有对应的现代化生产工具,白白浪费。开放,本国工业就要受到冲击。不管本国工业,就要去工业化。全管本国工业,没那么多钱,或者撒了芝麻盐。

所以,高层选择了“开放——保持工业——抓大放小——重点突破”,中小规模的国企成了牺牲品。

这是大气候。

再说说小局部。

读过《卢瑟经济学》就知道,市场经济,很难维持足够的就业量。除了经济停滞期,也就是“L”型经济的底部,绝大多数时期,从长远看,有效需求都小于有效供给。

为了维持经济的规模,就需要有一个不断花钱的冤大头。

这个冤大头,在当年资本主义初期,是封建领主,后来是印度、中国这样的海外殖民地。中国不当冤大头,不买英国的产品,结果英国就像中国输入鸦片。中国销毁鸦片,结果就打起来了。

到凯恩斯时代,这个冤大头就是政府,政府印钱,资本家掏挖垃圾坑,工人就业,经济滞胀。

当时,中国的冤大头,就是这些中小国企。

产品销售困难以后,最初国家用各种方式维持这些企业的运转,尽量不破产,避免社会动荡。

由于这些企业存在,当地很多服务业也有一口饭吃,南方新兴的轻工业的产品也有国内的销路。

后来,这些企业实在资不抵债。国家觉得这些企业继续存在下去,就是巨大的金融风险。

于是,让这些企业爆掉了。

这些企业爆掉,金融风险没了,但是有效需求也下来了。

怎么解决?

就有了积极的财政政策,从那时开始大搞铁公基。期间滋生无数腐败。98年大水,某人大骂豆腐渣工程。

中小国企爆掉以后,地方政府财源下降。地方政府为了繁荣,搞地方债、土地财政,玩房地产,变相地从国有企业的肩上的冤大头的担子接过来。

又滋生无数腐败。

现在,地方债越积越高,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地方政府也快玩不下去了。

下一步怎么办?大家猜。

还有微循环。

国有企业的管理层,理论上,都是官僚。

官僚有三个特点:有任期、有私人利益、情商高于智商。

我干一任,后任不管。

我捞够了就完,将来墙倒屋塌、上吊自杀是别人的事情。长远发展,不如我的私人利益重要。

公开得罪人的事情,我不干。

仕途钻刺要精工,京信常通,炭敬常丰。莫谈时事逞英雄,一味圆融,一味谦恭。
大臣经济在从容,莫显奇功,莫说精忠,万般人事要朦胧,驳也无庸,议也无庸。
八方无事岁岁丰,国运方隆,官运方通,大家襄赞要和衷,好也弥缝,歹也弥缝。
无灾无难到三公,妻受荣封,子荫郎中,流芳后世更无穷,不谥文忠,便谥文恭。

所谓:

圆通
路路通
认识古董
不怕大亏空
围棋马钓中中
梨园子弟殷勤奉
衣服整齐言语从容
主恩宠德满口好称颂
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

这样的人,才是好的官僚。当年国有企业老总,很多也是这德行。这不是说没有一身正气、清廉洁白的好干部,而是说,好干部的比例偏低,往往被这些官僚压倒。

更恶劣的是,当这些人得知国家要爆掉国有企业以后,开始各显其能,大肆瓜分国有资产。许多本来还能维持的企业,结果被故意掏空、整垮。

国有企业爆掉最多的地区,是东北,各种不可思议,让人大开脑洞的事情都出来了。

企业、土地、财政资金,天高皇帝远。分家、散伙、不过了,能分什么是什么。

国有资产流失,圈地运动,贪污腐败,利益输送,资本外逃,什么事情都发生过。抢钱、抢权,抢钱换权,抢权搂钱。为了弄到权和钱,各种不择手段的事情都出来了。

男盗女娼,道貌岸然。

当年的私有化,如同毫无秩序的自助餐,谁有钱谁有权,就能多捞。用钱换权,有权捞钱,为了权力和金钱不择手段。

这种事,是私有化国家(或地区)的普遍现象:“一些人在短短五六年之内就赚到了数十亿美元,这是在任何一个西欧国家都不会发生的事情。赚了数十亿美元之后,就想用几千万、甚至几亿来消灾,想用这些小钱捞到更多的钱。我们知道,他们把这些小钱花到了某些律师、媒体、公司和政治人士的身上。我们的同事正对此事进行调查。”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11月6日在意大利罗马记者招待会上谈及霍氏案时严肃地说的话,“我们并不是想揪住一个具体的人不放,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恢复俄罗斯的秩序、让人民合法地生活、同腐败分子做斗争。这些腐败行为也在威胁着西方投资者在俄罗斯的利益。不法分子在司法机关、政府机关并没有自己的代言人,我们与腐败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当年的事情,一直影响到今天。

工业基础,除了国家支持的军工重型装备制造,基本都完蛋了。

基层组织崩盘,消极绝望情绪弥漫,成为邪教的高发地区。

官场政治腐败,卖官、买官、贿选、上面有人、日后提拔是常态。

民间富豪垄断各种资源,大多涉黑。

能走的年轻人都走出来了,投资不过山海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