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莫把李开复看成钱学森--看透美国的战略布局

莫把李开复看成钱学森--看透美国及李开复的战略布局

有些人认为,李开复虽然政治反动,但是他懂技术,我们应该对李开复搞统战为己所用。有人说,李宗仁当年杀共产党很厉害,我们不也统战过来了吗?可是问题是,李宗仁当时投共的前提是,他自己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并且和蒋家王朝水火不容。而李开复仍然在坚持自己一贯的反共反华政治观点,并且和西方反共反华政治机构关系密切。

不仅仅如此,竟然还有人把李开复看成是钱学森一类的人物,这更是无知和糊涂。我们还必须看透李开复的本质。

1、李开复进入中国以来,主要是在做两件事。

第一,进行政治宣传。将自己炒作成成功人士、青年导师,通过社交媒体、讲座、秘密组织等方式给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进行政治洗脑。第二, 渗透并控制互联网媒体及产业。李开复像一个八爪章鱼,几乎无所不入,大部分接受过李开复资助及被李开复开导过的互联网媒体及企业的技术人员、创业人员和管理人员,都从不关心政治的状态,变成了对共产党反感乃至彻底反共的状态。

2、在李开复的两个主要工作中,反共政治活动是根本、根基、本质和原因,互联网资本及技术是前者的现象,是前者的结果,也是前者的遮羞布。

众所周知,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李开复在互联网技术、互联网思维方面都是彻底的失败者。毫无疑问,李开复根本不懂什么人工智能。美国及其情报机构也不会让自己真正的人工智能专家及技术流入中国被中国所掌控,对此抱有幻想的,如果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用心。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李开复在互联网技术方面完全是一个失败者和落伍者,他就是通过不断的反共政治活动,拉近自己和西方反共反华势力及相关机构的关系,这才使自己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本、资源和人脉,才能维持其成功光环,并试图借助这些由西方一手掌控的资本、技术、人脉渗透控制中国的互联网、大数据及人工智能产业,为将来的颜色革命发挥核心作用。

众所周知,很多日资、美资乃至台湾企业高管及技术人员,他们在政治上对共产党、对中国的仇恨并不小于李开复,但是他们来中国主要是来赚钱的,并不承担政治使命,因此这些人在公开场合会隐藏自己的政治理念,专注于技术和管理,专心于经济活动在中国获得巨额利益。而李开复则完全是一个异类,正是由于他在技术和管理上的失败,他才更加醉心于政治。他本质上是一个政治家,通过反共政治活动获得美国的政治资源,并进一步获得经济及科技资源人脉,然后借此渗透控制中国最关键的互联网产业。这就是李开复在谷歌任期内专心于政治事物的根本原因:他并不听命于谷歌总部,而是听命于更高层面的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无比失败的技术和企业高管,却能一直混得风生水起的根本原因。

我们来看下李开复的技术历史。熟悉李开复的都知道,1998年李开复创办了微软中国研究院,其最大的业绩仅仅是替微软在中国笼络到了一大批廉价的高素质劳动力,而研究院本身并未在技术开发上取得显著成绩。李开复擅长和熟悉的语音识别技术早已经不是稀奇之物,而李开复的微软中国研究院在多年时间里没有新的重大研究成果。李开复在微软前途不妙,于是背信弃义投靠了微软的死敌Google。李开复加入微软时与微软签订了保密协议和非竞争协议(竞业禁止承诺),按照正常情况下,李开复转投Google的行为肯定要遭受法律制裁,然而,2005年,李开复顺利跳槽到Google公司,Google与微软就此事达成了神秘的协议,其内幕直到今天仍然处在阴影之中。微软后来为何忍气吞声默许李开复和Google损害自己的利益?很显然,如果没有美国更高级别势力(比如国家情报机构)的干预和帮助,李开复不会那么顺利摆平与微软的官司。

李开复跳槽到Google后,在谷歌中国的业务表现只能说是“至烂无敌”。在2005年之前,Google在中文搜索领域的技术独步天下,Google在中国的业务和市场份额一直占压倒性地位。百度与之相比,仅仅是个不入流的小弟弟。然而李开复在谷歌中国工作期间,依然是不务正业,他把主要精力用在渗透、分化中国青年身上,比如搞“开复学生网”,频繁出书、演讲,扮演青年导师,等等。谷歌中国对于李开复来说只是给了个灿烂的身份和一份高薪,而李开复不仅未给Google在技术和商业上带来丝毫的进步,反而使Google的中文搜索技术及在中国的业务和市场份额逐渐萎缩,并迅速被百度超越。李开复在Google的表现,可以说是一系列笑话:一会儿把Google更名为谷歌,一会儿高价购买g.cn域名,一会儿又高价收购注定没有多大前途的迅雷……业内人士被李开复雷得瞠目结舌,他们都不得不怀疑,如果李开复不是白痴的话,只能是在有意搞垮Google。

按照2005年前谷歌在中国已经积累的强大的技术、市场和品牌力量,在李开复这个位置,即便是个最蠢、最笨的外行人,最起码也能够保持半壁江山。而在李开复带领下,谷歌中国的技术和市场份额全面萎缩,最终不得不打起政治牌、挑战中国法律底线,谷歌中国玩起了自杀式的边缘游戏,结果是投机不成而惨败而退——这再一次证明,他并不听命于谷歌总部,而是听命于更高层面的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或者说谷歌总部也听命于这个机构,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企业。

李开复无论管理经验还是技术能力都十分一般或者说十分低劣,却能够担任微软、谷歌高管,成为中国区域的总裁,这本身就是十分奇特的事情。李开复的家庭出身及其与台湾情报机构及美国情报机构的关系,显然起了关键作用。李开复违背自己与微软的竞业禁止协议,能够顺利地背叛微软跳槽到谷歌,这就是更加奇特的事情。李开复在做微软、谷歌中国总裁时,业绩平平,却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扮演“青年导师”这个角色身上,而且竟然仍然能够维持自己在互联网行业的江湖地位,其本质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3、科技及企业管理人员的政治忠诚,是核心国家利益。

在任何一个国家,保证军队、公务员、媒体从业人员、教育研究人员、科技人员、企业管理人员对国家及社会制度的拥护忠诚,都是核心国家利益。科技及企业人员可以不问政治,但是其底线是不能接受反对派的政治洗脑,被敌方拉下水。

一句话,如果中国的科技人员尤其是互联网科技人员和企业高管都受李开复影响渗透,那么其危害不亚于军队和公务员被渗透,其危害远远比媒体和教育机构被渗透大得多。在未来的颜色革命模式及过程中,互联网媒体、互联网企业、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平台、技术及资源,将发挥非常致命的作用,可以说,其作用大于军队,大于政府,大于传统媒体和高校,李开复就是美国反共反华机构在中国这方面布局的关键棋子。

新中国前三十年之所以能够发展出两弹一星,钱学森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而钱学森之所以冲破美国的威逼利诱、层层阻扰乃至迫害,毅然回国,关键是青年钱学森在美国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主义。这里可以看到,科技及经济管理人员的政治观点及意识形态,在关键时刻发挥的重大作用。美国海军次长Dan Kimball说钱学森至少顶五个师。如果钱学森等人在美国被其主流的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洗脑,那么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可能会被推迟二十多年,如果中国改革开放了而两弹一星还没有搞出来,那么中国很可能就没有两弹一星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中国今天是否已经被大卸八块,都是未知数了。

站在美国的角度,钱学森没有被美国主流政治观念和意识形态同化洗脑, 这是美国的重大失败,中国及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大胜利。从冷战直到现在,美国一直将其核心科技专家的政治意识形态视作其核心利益,警惕这些人私自与苏联(及今天的俄罗斯)及中国合作。同样,中国也应该防止自己的科技精英及企业高管(尤其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被美国的政治观念和意识形态渗透洗脑,否则就会出现颠覆性错误。

美国将李开复输送中国,绝不是像一些幼稚的白痴想的那样,主动给中国送钱学森来了。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都是活雷锋?这是不可能的。李开复不是钱学森,而是钱学森的对立面,这是由其不同的政治立场及政治关系所决定的。美国将李开复输送中国,其本质是给中国输送特洛伊木马和第五纵队。李开复根本不像钱学森那样有关键核心技术。李开复本人毫无技术能力及企业管理能力,他仅仅是利用自己与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关系获得资本及技术资源,并借助这些资源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布局。

美国及李开复的目的有二。第一,阻击中国真正的独立自主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将中国的此类高科技新兴产业变成美国的附庸和依附性产业,让美国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与核心资本,与中国的数据资源和人才资源相结合,让美国的资本和技术统治中国的新兴产业,阻击破坏中国独立自主地发展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看看李开复是怎么搞垮邓亚萍的人民搜索、黑掉中国政府的十几亿投资的,看看李开复创办的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工作,就一清二楚了。

第二,将中国未来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产业中的技术人员和高管都洗脑成坚定的反共反华分子,并且通过新技术、新模式渗透党政、军队等机构。这股势力将在未来颜色革命中国的活动中,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