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比较陈水扁与蔡英文的执政第一年

劳动部副部长郭国文5月16日表示:蔡英文政府上任一年以来,回头检视由竞选时的六大劳动政见所制订的21项政策中,目前已经完成4项(其中一项为马政府时期就已经持续的政策),部分完成2项、持续办理1项,其余都仍在进行中。相较于2001年,民进党上一次执政满一年时的光景,当时劳委会主委陈菊被劳工团体呛“劳工政策支票只兑现了25%”,这次劳动部主动清点做了什么、什么还没做,似乎更有点自觉。

兑现承诺的程度与进度或许可以商量。但是,我们要问的是,从李登辉、陈水扁政府以来,台湾政府一面倒地袒护大资本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总方向,究竟有没有转向的迹象?毕竟,蔡英文前任的马英九政府最受人批评的一点,就是那种毫无保留地认为“大老板们发财、劳工才会好过”的立场。 

【蔡执政周年】换汤不换药?比较陈水扁与蔡英文的执政第一年

蔡英文的政见食言“骗很大”,在移工政策上也一样。(摄影:陈逸婷)

不要忘记历史:维护财团利益 选后毁约的执政者

我们不要忘记共同走过的历史。1990年代初期,陈师孟、朱敬一等五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共同提出的“解构党国资本主义”纲领,其实带有超越蓝绿的意识,从李登辉时代开始,便受到选民支持,一路主宰着执政者对于自己的角色定位,以及政府在劳资之间的位置。当年这个纲领受到支持的背景是威权时代党国操控一切的状况,但是,之后的20几年,党政军退出各种领域,接手的却不是什么“民间力量”,而是财团。为了财团老板的利润,我们选上去的总统一再地在竞选时对劳工许诺,当选后马上发夹弯毁约。

2000年,陈水扁胜选之前,许多在1980年代自主工运风潮中脱离党国掌握的工会和一部份劳工团体,认为从未执政过的民进党是“天然盟友”。520就职之后,恰恰就是在工时问题上,扁政府让劳工看清面貌了:当时,国民党籍立委提案将法定工时减到比陈水扁承诺的每周44小时更少一点点的双周84小时。被认为应该会天然“挺劳工”的民进党政府竟然强烈反对,说怕会“拖垮经济”、让企业大量出走、台湾产业空洞化。

当时刚成立的全国产业总工会与蓝营的全国总工会于是合组“84工时大联盟”,反对民进党的发夹弯,后来双周84小时通过立法,成为之后16年的法定标准,但是,陈菊担任主委时的劳委会却透过容许各式各样的行业雇主宣称“例外”,使得职场压力与超长工时仍然对劳工造成过劳问题、成为上班族的隐性杀手,让过劳死与工作压力促发的精神疾病乃至自杀成为“当代瘟疫”。

2001年初开始,本土金融风暴爆发。在李登辉时期靠政商关系吃香喝辣的一些土地营建财团,本来已经纷纷进入金融业等更有赚头的行业,却在那一波风暴中纷纷被发现超贷等弊端,泡沫崩溃、倒债跑路。加上同时期美国爆发的网路泡沫崩溃,各业萧条。就在就职一年又两个月时,扁政府召开了“全国经济发展谘询会议”集合产、官、学和劳工代表为“拼经济”集气加油,通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共识”。当中最重要的“共识”,就是续建“核四”、劳动弹性化、加速“民营化”。

当年,工运中许多人就怀疑、事后更加证明,“经发会”根本不是表面上虚怀若谷共商大局的模样,而是为了让民进党政府更进一步向资本家利益靠拢而制造舆论的造势活动。果然,之后七年民进党的劳工政策几乎大部分背离选前承诺,配合著雇主的花样,对底层劳工权益步步进逼。

最讽刺的是,政府机关大量使用派遣工,恰恰就是从彼时劳委会做起。以“民营化”为名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拿全民公产肥了财团。而阿扁自己,也由于在这个新建立的政商勾结网络中家族与财团之间的瓜葛,非常不名誉地下台、被判刑,甚至失去了民进党内许多人的支持。选民选择了看来不会贪污的马英九,虽然过没多久,很多人就再一次后悔了。

蔡英文选后转向 重蹈陈水扁覆辙?

蔡英文开始赢得比较多人的尊重,恰恰就是在2008年,当民进党的政治信誉几乎被阿扁与财团的丑闻消耗殆尽时,她出来担任党主席。当时,蔡英文代表的是一种与阿扁非常不同的民进党人的形象。然而,她会在总统任期内重蹈阿扁的覆辙吗?

从蔡英文政府第一年的表现来看,形势不容我们乐观。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多数立委从2016年的520前支持对劳工比较有利的“每周两例假”,到520后,罔顾劳工团体坚决的抗议,坚持通过“一例一休”的打折版本。这是一个警讯。

表面上看来,民进党在一例一休争议中的立场是:这是改革步骤与速度的问题,是可以商量的,或许今年明年就会修法还给劳工两例...等等,这或许都是有可能成立的。但是,我们若从2000年84工时争议的经验看来,争议的重点根本不在于表面上的“量”,而是在于争议“方向”。

一向宣称挺劳工、劳工也大量挺你的民进党,当选就转向,这是可以的吗?

2000年夏天,民进党在劳资议题上的态度转向了。隔年夏天,民进党的转向被巩固了。之后,来自于大量反对牺牲劳工、牺牲环境、牺牲平民百姓来成就财团利润的人民声音,耗费整整14年才把这个政治转向稍微扳回来一点。蔡英文的当选,靠的就是人民在各个议题上受够了财团优先、贫富差距日日加剧而来的结果。

2016年夏天,民进党在一个劳资议题上转向了。难道,在2017年的夏天,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16年前的历史重演吗?不禁要问,人的一生有多少个16年?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苦劳网”】

相关阅读:

【蔡执政周年】六大劳动政策拢是假 新自由主义政策走向 放任劳工过劳

作者:陈逸婷     来源:微信公众号“苦劳网”

蔡政府完全执政周年前夕,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今天(5/19)针对蔡英文上任以来的高教与劳动政策进行总体检,认为蔡英文不仅没有履行承诺,部分政策甚至倒退修恶,批评蔡英文自我宣称是最会沟通的政府,实际上是亲资方、跟资方沟通的政府,给出“背弃政见,倾向资本”的方向评点。

【蔡执政周年】换汤不换药?比较陈水扁与蔡英文的执政第一年

高教工会认为蔡英文上任以来不仅没有履行承诺,部分政策甚至倒退修恶。(摄影:陈逸婷)

高教劳动条件恶化 教师陷失业危机

2015年10月,当国民党还在执政时,劳动部曾发布过一则题为“劳动部持续推动医师、教师纳入适用《劳动基准法》”的新闻稿,针对教师劳动权益的部分提到私校教师包含“编制内”与“编制外”教师,编制内教师已有《教师法》保障,编制外教师则无法完全适用《教师法》,因此与教育部沟通协调适用《劳基法》的可能性,此方向是为推动兼任教师适用《劳基法》。然而,高教工会研究员陈伯谦表示,蔡英文上台后,却将兼任教师区分为“具本职”与“不具本职”,只将“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纳入《劳基法》,导致校方开始大量不续聘“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

后续,教育部接着宣布兼任教师的劳动条件将透过修改《专科以上学校兼任教师聘任办法》取代适用《劳基法》,条文除维持“具本职”与“不具本职”的差异,更开放权限让校方可以在不需理由、无申诉管道前提下,做出不续聘的决定。高教工会批评,蔡政府在高教与兼任教师劳动权益方面的政策方向,比国民党执政时期更保守与退步,直接导致兼任教师的失业危机。

关于校园中兼任助理的劳动条件方面,在蔡英文的竞选政见中提到:

【如果你是基层学术工,你要小心高等教育的打工环境正在快速崩坏。……这批兼任助理薪资久未调涨,更因未受《劳动基准法》的保障,面临超时劳动、雇主不合理的要求却求助无门的困境。连本应为学生所信任的教育体系都成为剥削的来源,令人无言。】

竞选团队当时认为,应该“提升大专院校教研助理的待遇”:将学生兼任助理纳入适用《劳基法》。不过,陈伯谦说,蔡英文上任后,却订定《专科以上学校强化学生兼任助理学习与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将学生兼任助理区分为“学习型”和“劳雇型”两类,让学生助理继续以“学习型助理”身份遭受剥削。

而在大学退场与转型的问题上,蔡英文竞选时曾经公布教育政策的目标,是在“充分保障学生受教权与教职员工工作权的前提下”处理大学的退场事宜,并会“妥善协商处理退场大专院校之财产,发挥教育公共财之社会责任”,然而蔡政府一执政便在新版本的《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中,使教育部无须对退场后教师的工作权、学生的受教权负有法律义务,更编列了50亿元转型与退场基金,让私校校方可以融资并补贴利息,却无法约束退场大学的资产回归公共使用,陈伯谦批评,这种政策设定是放任私校校董将学校倒闭后吞产,与竞选时期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劳动政策“新自由主义”化 放任过劳

而综览民进党取得多数席次后的劳动政策变动,东华大学财经法律所教授张鑫隆提到,只有总数的不到4%通过立法,并且仅是修补国民党政府时期的漏洞,对于重大劳动问题,例如非典型劳动,则没有任何进展,批评“完全看不出民进党劳动政策的路线”。

张鑫隆表示,唯一值得肯定的劳动政策,是《劳基法》对特休假修订后带来的“意外效果”,特休假的规范让劳工得以自主提出休假日期,雇主则须依法排定,张鑫隆认为,这使得劳工可与工会配合,集体放特休假来行使抗争行为,这么一来,便可解决工会提出拒绝加班、病假、事假时,却须经过雇主同意的运动阻碍,认为这个“立法意外”,是少数仅有对工会运动有正面效益的政策。

而其他劳动政策方面却仍毫无建树,在2016年蔡英文竞选团队提出的“劳动政策六大主张”中的“立法保护非典型劳动”提到:

【定订“派遣劳工专法”,让他们与在同一职场内从事相同职务或工作的正式员工,能够同工同酬,并且可以衔接成为长期稳定就业的劳工。目前公部门运用派遣劳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渐进的减到最少,作法是必须回归政府相关的采购法令规范。
其次,有关部分工时劳工的平等待遇,我们认为必须定订“部分工时劳工保护”相关立法,改善劳动条件与社会安全不足的情况,依照工时、工资的比例,享有与全时劳工同样待遇,包括失业给付、生育给付、老年给付等。藉此,具体强化非典型劳工的保护体系。】

张鑫隆批评,蔡政府上任后根本没有修改任何与派遣相关的法令,不仅如此,六大主张中提到“公平的集体劳资关系”:要逐渐提高工会的涵盖率,修改《工会法》减少不合时宜的限制,促进工会组织真正的自由化。然而,针对目前《工会法》规定满30人连署才可以筹组工会,使得超过七成以上的小型企业没有办法组织工会,此外,因应台湾新兴的多元工会型态,例如企业工会外的产业工会、或者是派遣工工会等遭遇到的限制,像是《团协法》中对于产业工会进行团体协商资格的限制,要求“雇用劳工人数二分之一”影响了工会团结的可能,对这些工会组织“真正的自由化”应该做出的修正,蔡政府都是零进度。

张鑫隆认为,每次只要政策走向出现争议,蔡英文便以沟通为由拖延,显示了蔡政府的“新自由主义”倾向:放任资本自由竞争、降低对资方的限制、开放劳动市场,而在这种放任竞争的思维底下,就是使得资方为节省人事支出聘用非典型劳动者,造成劳动弹性化、不稳定,导致劳工的全面性过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