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谁是香港最坚强后盾?勿忘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98亚洲金融风暴爆发,香港经济处于岌岌可危境地。幸运的是香港在1997年回归了祖国。

中央政府在这场金融大战中,始终给予了香港尽心尽力帮助,当时中国外汇家底在1400亿美元左右,说是用家底保卫香港并不为过。

如果风暴在1996年爆发,那么英国政府绝不可能动用家底,牺牲自己利益来保卫香港,只能任其听天由命,坐等收尸。

然而在舆论引导下,对这场保卫战的描述变成了:如果北京保卫不了香港,那么香港将对北京失去信心!

听起来很有道理,也符合逻辑。但换一种说法呢?如果没有北京保护,香港将陷入经济灾难。

道理是一样的道理,不同的说法,给人心理感受完全不一样,一般来说香港认同前一种语境。

那些新生代香港人,在高喊“民主自由人权公民”的时候,或许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

事实是:“民主”世界的金融大鳄要致香港于死地,而“专制”的祖国却出手相救。

谁迷惑了香港的人心?一些人掌控着舆论权力和教育权力,他们都在为同一个主子服务。

谁是香港最坚强后盾?勿忘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说到98金融风暴,离不开一个名字:乔治.索罗斯。有人视他为魔鬼,有人视他为神明。

东南亚被鬼盯上

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净赚20亿美元,1993年登上华尔街富豪榜首,一时间名气暴涨,进而被包装成神话。

美国舆论造神运动是有目的的,当索罗斯越像个神明,他的话越有影响力,越有影响力,他越像个神。

这种影响力进入舆论场时,无论他是造谣还是传谣,都能引发特定人群,特定地区某种连锁反应,甚至危机。比如银行挤兑,股市波动。

1992年9月15日,英镑在浴血死守之后,宣布失败,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奇袭得手。

转过头来,索罗斯就盯上了东南亚,98亚洲金融风暴是1997年开始酝酿的。然而事实上,索罗斯战胜伦敦之后,就准备掉头杀向亚洲。

1993年,他着手以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为突破口,进军东南亚。索罗斯纠集各种套利基金突击队围剿林吉特。

但马哈蒂尔总理采取一系列反制手段,控制并限制了本国资本市场,索罗斯见无机可乘,稍作试探,便抽身离开。

这些套利,投机基金一惯战法是突袭战,闪电战,而不会采用阵地战,持久战,这是其投机本性所决定的。

到了1997年,东南亚经济已经热得离谱,股市一片繁荣,连银行业都在疯狂借入美元,日元,马克,加入投机者行列,巨额短期外债剧增,而这些钱又大量进入到房地产行业。

以金融市场最自由的泰国为例,它的外债有95%是短期借款(游资)。

东南亚各国就是一群羊,还有韩国这只肥羊,索罗斯这只狼的问题在于从哪只羊身上开始下嘴?最理想当是泰铢。

一只羊发出惨叫,其它羊就会四处乱跑,它们不知道如何团结应对。越混乱,狼的机会也就越大。

然而造成东南亚游资,热钱狂热的信号弹,却是世界银行在1993年发表的《东亚奇迹:经济增长与公共政策》报告,号角一响,外资闻风而至,亚洲一些国家资产价格急升,带动了股市和期指。

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

同时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呼吁,引导,鼓励各国推行金融改革开放政策,所谓改革,就是要它们放弃循序渐进原则,所谓开放就是放弃本国政府资本管控。

这为索罗斯97年突袭亚洲扫清了障碍,而这些国家还嫌自由化不够快,媒体积极迎合IMF论调,金融机构有恃无恐,大举向内外举债,民间基金投资热潮也开始兴起。

像泰国一些财务公司及股东们心态是这样的:

若投机成功,大钱入袋,说明我有眼光。

若投机失败,政府会来买单,我是不肯赔钱的。

实话实说,这场金融风暴中的受害国没有一个值得同情的。

狼吃羊

危机从泰国开始蔓延,索罗斯计划要实现,它必须找到一个最薄弱的突破口,马来西亚试过,不行。泰国很理想,因为它的资本市场进出十分自由。

来中国大陆试试?资本进得来,还未必出得去,不符合快进快出去作战原则,所以到今天他们还在骂中国没自由。

1997年3月,泰国央行宣布9家财务公司和1家房贷公司存在严重问题。索罗斯把黑布往脸上一蒙,大喊一声“兄弟们,时候到了,动手!”

老索和各套利基金纷纷抛售手中的泰铢,泰国外汇市场一路下滑,美元与之比价最低跌到1:26.7。

泰国动用120亿美元外汇救市,提高隔夜拆借利率,限制本国银行间拆借行为,使得老索交易成本剧增,损失3亿美元。

索罗斯既然上了赌桌,3亿美元不算什么,他相信泰国这三板斧之后,就没戏了。

6月下旬,索罗斯调集大军,再次进攻泰铢,这次泰国顶不住,外汇市场,证券市一片大乱。

泰政府动用300亿美元外汇储备和150亿美元国际贷款,还是一败涂地。在同样的资金水平下,索罗斯的资本杠杆能力是X10。

7月2日,泰铢失守,维系十三年的联系汇率制改成了浮动汇率制,泰铢一路跌到1:32.63。

这一次打劫,索罗斯卷走泰国40亿美元,是他狙击英镑收益的两倍。泰铢一倒,东南亚各国货币也纷纷跳水。

泰国跪在IMF和世界银行门口求救,后来印尼,菲律宾,韩国等也跪在了它们面前。想纾困吗?拿政治来交易。

韩国三位总统候选人在1998年被叫到汉城希尔顿酒店,一个接一个在IMF监督下签字,保证不管谁当选总统,都不会更改借款条件,一定严格执行经济紧缩计划(国耻)。所谓紧缩,就是企业贱卖,福利削减等等,像大宇公司就灰飞烟灭。

小肥羊们,你们往哪里跑?索罗斯最终目标是韩国。韩国以前写过,不述。

亚洲货币守不住的,都纷纷贬值,连日元也开始下跳,山一证券倒闭。而人民币,新台币,港币还在安全线。

索罗斯和小弟们将金银财宝装入麻袋后,打算抄近道灭了港币。

香港保卫战

索罗斯抛售港币在1997年7月就开始了,港府尚能应对,香港比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金融市场要稳实得多,但这种折腾也很难扛得住。

人民币,新台币,港币,外汇储备都比较高,索罗斯想一吃三,几乎不可能,它只能选先择港币突破,再扫荡新台币。

如果三币联手,索罗斯会收手,因为他不打持久战。但问题是国军老毛病又犯了。

1997年10月,在一枪未放,自身安全系数颇高的情况下,新台币汇率主动下泻,台湾当局连保卫新台币的意思都没有。

台湾高官还公开唱衰人民币与港币,这下港币压力剧增,如果人民币再贬值,港币就完了,下场不会比泰铢好到哪里去。

国民党这种做法令人不耻,自私到无以复加,连美国财政部事后都看不下去,美国副财长,国际经济研究所主任伯恩斯坦在11月国会听证会上说:

【“以任何标准来说,台湾竞争地位仍然十分强劲,它并未受到东南亚和韩币贬值的威胁,故此,它的行动是完全不必要的,违反了国际合作行为所有准则”。】

不管怎么说,台湾的行为都是临阵脱逃,小聪明多,大格局小,这是台湾一向的特点。

索罗斯跟香港这场较量一直持续到1998年,各有胜负,最终香港在北京的力撑之下,躲过一劫。

索罗斯进攻东南亚一般只盯着目标国的外汇市场,而对香港则是外汇市场,股票市场,期指,同时出击。

香港单单守于外汇,没有用,索罗斯可以在股市和期指里赚翻,你要守股市,则外汇难保。所以香港保卫战的难度过高于东南亚各国。

从1997年7月中旬到10月23日,港币被抛售465亿港元。

1998年1月16日,国际炒家抛空310亿港元。

1998年6月17日,炒家沽空78亿港元

1998年8月7日,炒家沽出400亿港元。

在前三个阶段索罗斯们劫走了45亿港元。主要特点是汇市受损,股市大有斩获。(术语类的就不写了,写的头大,看得也头大)

8月14日,港府宣布入市干预,对蓝筹股不问价格,全部扫入,恒指飚升500多点,重回7000点大关。

18日提高隔夜拆息利率,使得索罗斯们交易成本大增,遭到重创,不得不提早结算离场。

8月28日,决战日,国际炒家和外资银行以排山倒海之势清仓沽盘,港府以单一买家身份坐镇股市,你沽盘多少,我就买多少。

全天成交量790亿港币,创历史纪录,重创索罗斯们,恒指以7829点收市。

索罗斯在进攻香港前,他的决策依据比较完整,但漏算了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北京保卫香港的决心。

如果北京是伦敦,当然香港在劫难逃,就算这种攻防战,香港跳楼,烧炭自杀的人也已经不少了,像东堤小筑(Bela Vista Villa),是一群平房式渡假建筑,位于香港离岛区的长洲中部, 成了自杀胜地。当时香港媒体对这类自杀报道是有控制的。

对北京来说,这是一场政治战,它有责任保卫香港,不可能坐视香港步了泰国后尘。

上面说的较量过程,背后是中国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的联手打击。另外很重要的是,北京一再宣布人民币不贬值,反复讲。

只要索罗斯收买的媒体制造人民币贬值谣言,北京马上会站出来澄清。

同时在上海。中国和日本,中国香港,及东南亚各国(贫下中农诉苦大会)发表各央行联合声明:共同打击亚洲货币投机力量。

牵头的是中国,助战的是日本,要帮的是香港,诉苦的是东南亚。索罗斯作为投机家,如果在香港硬要打上一场持久战,一世英名可能就毁在这里。

几个回合之后,索罗斯就撤了,他当然明白北京的决心,香港可谓惨胜。

我们可以看到人民币不贬值承诺给香港保卫战带来的信心,否则,人心一溃,全作鸟兽散,索罗斯真该仰天大笑了。

那么人民币不贬值的代价谁来担?当时贬值压力非常大,韩元在贬,日元在贬,你不贬值你就吃亏。

谁吃亏?东北,河北重工业呀,1998年5月,中国出口下降了1.5%,很大原因就是北方重工业产品出口回落造成。

举个例子,像钢材,以前是去口到日,韩的,而韩元,日元贬值后, 它们竞争力又增强了。

结果不但出口日韩的钢材大幅减少,甚至影响到对欧美出口。如果人民币贬值,当时,就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为了香港。东北,河北用身体替他们挡了刀,流了血,当然这个道理香港人是不会懂的。

做好事,不留名,一般也不宣传,只要香港你好好的就是了。

祖国是个大家庭,也是香港最坚强的后盾。为什么要无私的,尽力的帮你?期望得到你香港多少回报?当然不是,有的东西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

香港挺过危机后,却来了个反23条大抗争,怎么不令人费解,心寒?

把一心想把你当肥羊吃掉的恶狼当亲人,把爱你护你的祖国当仇敌,可见一些港人的是非观何等之颠倒?是谁蒙住了他们的眼睛,耳朵和良知?

20年了,香港也更应当成熟的心态面对这个世界。

不求你唱《感恩的心》,哼一曲《中国人》总可以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