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商人沒有祖国,台湾资本为何布局美国?

商人沒有祖国,台湾资本为何布局美国?

上个星期(27日),鸿海集团的董事长郭台铭高调地与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联合召开记者会,宣布未来4年内将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并选择在威斯康辛州打造世界最先进的液晶显示(LCD)面板厂,预计为该州创造3,000个全新的工作机会。这将是有史以来外国企业在美国最大规模的“绿地投资”,并揭开鸿海未来数年内在美国啓动“飞鹰计划”的序幕。资本增值是资本的天职,商人追逐利润,实现资本增值的极大化是他的天性,本来就是无可厚非。但一句“商人无祖国,市场就是我的祖国”的霸气,却意外地搅动一池春水,引起社会各界的热议。

鸿海集团的全球布局早已不是新闻,郭台铭的对美投资也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6月中旬,前经济部长何美玥就曾率领着一个由81家企业、超过130人组成,号称“史上最大规模”的参访团前往华盛顿出席“选择美国投资峰会”(Select USA Summit)。在此之前,台塑总裁王文渊就曾对外宣布,将砸下新台币5000亿元在美国德州或路易斯安那州设立石化裂解厂;义联总裁林义守也宣称将撒下千亿元,在墨西哥湾附近盖下第一座台资的钢铁厂;而包含台积电、日月光等半导体、光电上下游产业链业者也跃跃欲试,联袂在美洲地区寻找投资标的。据估计,这波台商赴美投资可能超过 1 兆元,美国可望成为台湾对外投资第二大国,超越英属加勒比海地区,仅次于中国大陆。

导致这一波台湾产业出走的原因很多,与其归咎于企业行为,不如说是政府作为。自从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以来,喊出“美国优先”、提出优惠的减税条件和财政补贴,并要求中西部各州政府协助提供廉价的土地,借以号召美国企业回流与外国资本投资美国本土,重振“美国制造业”。再加上美国驻外机构(如在台协会)的穿针引线,以及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台湾当局的推波助澜,于是造就了此番络绎于途的繁荣景象。只不过,过去台商前进大陆叫做“掏空台湾”,如今台资布局美国却成为“台湾之光”。

事实上,“重振美国制造业”并非川普政府的创举,早在2013年奥巴马政府的国情咨文就已露出端倪,并与稍早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相互辉映。自从1972年美国片面废除“美元/黄金汇兑制”,导致维持战后世界金融贸易秩序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40年来,美国转移世界剩余的方式主要是依靠美元霸权体系的“铸币税”和“剪羊毛”。简单的说,前者就是不再以黄金储备作为货币发行基准的前提下,透过巨额的贸易逆差,维持美元定向的净流出,导致与美国享有高额贸易顺差的国家流动性过剩,制造货币贬值(相较于1972年持有1美元的购买力,如今只剩下不到3美分,其中的差额就是各国依据其美元储备的份额,无偿提供给美国联邦储备局的铸币税);后者,就是通过发行国债和不断加息,让溢流在世界市场的大量美元回笼购买美国国债和国内固定资产,导致该国家或地区资金链断裂,炮制金融危机,迫使各国为了偿还到期债务和石油支付,不得不贱价抛售优质资产和矿产,再由美国企业廉价购回,达到的金融掠夺,也就是所谓“剪羊毛”的目的(如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期间,对东亚各国资产的掏洗)。

40年来,美国透过上述的方式维持着高所得、高消费、高福利的生活方式,严重地透支未来。加上为了维持石油美元体系,长期在中东地区的巨额的军事投入,以及与实体经济的严重脱钩(工农产值只占GDP总额的20%左右)。2016年,美国DGP总额为18.6兆美元,但积欠世界各国的总债务达到20兆美元,光是利息就要支付超过5000亿美元。如果加上私人债务,其信用市场债务总额高达60兆美元,仅仅是利息就达到了1.5兆美元,相当加拿大一个国家全年的生产总额。如此岌岌可危的的美元体系,其信用只不过是贴在墙上的一张纸,想要通过以前那种只要宣布加息就能制造世界金融危机,转嫁风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因此,美国一方面要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地区安全热点,用战争驱赶货币,让溢流在外的大量美元迅速回笼;一方面,要提出1兆美元的基础建设计划,并制定一系列的优惠条件吸引外资企业入驻,甚至不惜牺牲环境代价,引进中低端制造业回流(如钢铁、石化)。

川普政府要重建美国工业,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甚至要牺牲环境开发页岩油、页岩气和干净煤,说明了这个以双赤字政策为操作杠杆的美元体系,在巨额国债的压力下已经难以为继,势必要改弦易张。客观上来说,当前全球经济失衡的症结,就在于“美元本位”这种既没有黄金担保,又没有政府规制(美联储是私人机构)的垄断性的国际货币体系。因此,所谓的“川普主义”核心的手段只有两个:一是“贸易保护主义”;一是“军备竞赛”。只有拆解现行的多边贸易协定(如TTP/NAFTA/WTO…),改以美国为中心进行双边谈判,才能直接体现美国国家利益并重掀贸易壁垒;也只有掀起贸易战争,瓦解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才能制造地区安全热点,诱导全球进入新一轮的军备竞赛。而所谓“让美国再一次伟大”,说穿了就是重建美国“军工复合体”积累机制,大搞军火输出。

坦白说,摊开此次有意出走的台湾制造业清单,我们可以发现当中所涉及的项目,不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已经处于产能过剩(如面板、光电),就是重耗能、重污染的石化、钢铁产业,无一不是依靠台湾政府的补贴和环境成本外部化才能维持表面的荣景。此番产业集体出走,表面上的理由是台湾当局在产业政策的诸多缺失(如缺水、缺电、环境评估与劳动力成本),实际上是为了因应美国即将挑起的贸易壁垒和区域安全危机,通过资本输出转移资产,抢占市场先机趋吉避凶的未雨绸缪。只不过,它是以台湾的制造业在东亚分工的链结脱落、人才出走和金融掏空作为代价,一旦美国再度的啓动金融风暴来转嫁危机,台湾是不是还能像1997年和2008年一样安然地挺过,相信谁也没有把握。

或许,资本真的没有国界,商人可以没有祖国,但是“市场”绝对无法跟政治和国家脱钩,甚至是国家的杰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