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9月24日,“2017中国新声音”上海--台北音乐节活动在台湾大学举行,最终音乐会被前来闹场的“台独学生”打断,主办方不得不中断演出,被迫结束。

亲绿营媒体传递的信息是:

“中国新声音”在台大田径场举行活动,破坏了跑道,引发学生抗议,爆发了独派和统派的暴力冲突,学生被暴力分子打破头,需住院开刀。

从信息传播技巧来看,同样的事件,不同的表述,能得到不同的引导方向。

绿营纯熟的舆论操作套路,将几个关键词嵌入到相关新闻信息之中,“统战”“矮化”“溅血”“黑道”……

在这种颠倒黑白的舆论氛围下,受害人成了施暴者,而施暴者成了受害人。

冲突的本质是台湾校园被“台独”政治绑架,外在表现:逢中必反,逢中必闹。

从整个台湾社会来看,这种绑架无处不在,大陆官方说这是“特定意识形态”偏见,所谓特定意识形态,说白了就是台湾几十年如一日的仇恨教育,仇恨宣传,仇恨洗脑。

从台湾省到“废省”,从“两国论”到“亲中爱台”论,台湾一直处于极度扭曲位置,它既是一个叛乱省份,又是一个迷失群体。

闹场经过

“中国新声音”作为大陆一个相当火爆的综艺节目,之所以来到台湾,是因为两岸文化交流合作协议。上海与台北在2010年,2014年签定了《文化交流合作备忘录》及两市《艺术节交流合作备忘录》。

2015起“中国新声音”两度来台举办活动,这本是双城论坛相关活动的延续,目的是为了开拓两岸良性互动局面,在文化大学,世新大学举动时,气氛相对平和,没有闹出什么风波。

结果在24日在台大却闹出一场丑剧。

从经济角度看,台大既然收了场租费用,就应当为活动顺利安全举办提供保障,否则应当赔偿损失。

从法律角度看,活动申请已经得到台北警察局,文化局的批准。如果台北建筑管理处认为临建舞台没有经过验收,那你找台大事后罚款,跟表演并没有多少关系。

从政治角度看,“中国新声音”非但没有因为意识形式对立而拒绝台湾地区歌手参赛,而且还积极前往台湾地区进行交流。

经济,法律,政治,都没有任何问题,那么这场闹剧缘何而起?没理由,必须找个理由。

台湾找了个很有意思的理由,说厂商人员在搬运道具时破坏了跑道,于是大批学生赶来抗议。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事实上,当表演开始时,他们拉起的横幅跟跑道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冲上台后,他们在欢呼保卫跑道胜利吗?也不是。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跑道只是个借口,扯跑道无非是想模糊焦点。这些政治标语,台独旗帜,显然不是临场变出来的。

无论绿营媒体如何颠倒是非,都无法抵赖这场闹剧事前经过精心预谋的事实,没有跑道问题也会有噪音问题,总之,你来了,我就得闹你。

一场闹剧

学生是真正的主角吗?不是,他们只是台前的棋子,幕后推手正在舆论场发动一波“反中”宣传,想彻底抹黑丑化台湾爱国阵营的形像。

黑社会,暴力团,这些帽子直接扣在了爱国阵营头上,溅血,受伤,则把台独闹场者形像拔高,博得更多的同情和支持。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张安乐儿子张玮等人“殴打”学生,就是所谓的统独冲突,大溅血事件。

这件事发生在舞台被独派分子占领,音乐会不得不结束之后。散场时,统派没有过激行为。但是一帮学生跟着离场的统派人士身后大骂“中国猪,滚出去,中国猪,滚出去!”还有其它挑衅行为。

结果,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据说是用甩棍狠狠揍了四名学生, 其中有一名张姓延毕生头部被打出三公开的裂口,流了点血。

这就是“台大大溅血”事件。

一帮小青年跟着四五十岁大人后面喊:中国猪,滚出去。你不是找抽吗?

张姓延毕生很有意思,延毕生是什么玩意?就是永远挂科毕不了业的职业学生。这位张同学今年32岁,历史系的,大学还没毕业。

张同学估计知道,凭学习能力这辈子也混不到毕业,更别说就业。但现在成“民主斗士”了。

三公分的口子呀,够不够保送哈佛大学?要不要上《时代周刊》?或者像太阳花领袖,卖紧酒的卖紧酒,选立委的选立委?

这款32岁延毕生留在学校有什么用?浪费社会资源不说,还带坏新学生,但他又何尝不是绿营政客真实写照?

施政无能,治省无能,“用爱发电”来解决电力问题。既然这种人都能在台湾掌权,32岁延毕生不搞政治搞什么?

人家喊拒绝统战,他也喊,人家喊革命,他也喊,人家喊台独,他也喊。同去同去,张同学这款人在台湾校园有的是,绿盔绿甲,手持钢鞭,其结局大抵是“生于小岛,死于愚昧。”

台独该不该打?

音乐节,绿营能嗅出统战味道,凡事皆搞“政治挂帅”。相对大陆,我倒有点佩服台湾学生的政治意识,可惜,立场站歪了,数典忘祖,甘心为奴,结局只能是沦亡与毁灭。

过去二十年时间里,“台独”势力抬头非常迅速,从“一小撮变成一大片”,在2014年3月18日反服贸运动中达到了最高潮。它跟基辅,突尼斯的街头运动背后都是同一个师父。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从岛内环境看,绿营逐渐把控了舆论工具,掌握了话语权,在教育方面,不断推行“去中国化”运动,现在搞到连文言文名篇也要删减的地步。

恐中,反中,拒中,变成了集体无意识的精神(病)大狂欢,再这样下去,打麻将是不是“红中”也不能用了?统战呀,又红又中,好可怕。

再看百年老店国民党,现在连“九二共识”也不敢光明正大承认,既想从大陆捞得好处,又想迎合“独台”思维,真的很悲哀,也为大陆的果粉悲哀。

戒严时期,课本上写着“做个堂堂正正中国人”,李灯灰,陈阿扁时变成了“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现在连“皇民化”都可以招摇过市了。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反服贸运动时,白狼张安乐骂这些学生“不配做中国人”,结果学生们报以掌声。

抗战时期当汉奸的,心里会怕,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是汉奸,有很多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汉奸身份和行为。

但台湾不一样,有些青年人欣然接受汉奸称号,这背后是一系列长期操作所造成的:

一,去中国化。

二,美化殖民。

三,改写历史

四,丑化祖国

在台大校园闹事的学生,真的该打,无非是早打和晚打的问题。台湾大学生跟为生计奔波的民众相比,他们是特殊群体,福利要远远好于社会。因为教育的目的就是育人成材,促进社会进步。

他们不会知道游览车业主,卖观光纪念品业主,面对陆客数量大减时的心酸和痛苦。

境外推手,岛内政客是将校园当成反共阵地,分裂思想灌输场地,学习反而不再重要,民生更是不足为道。

这样的学生出来,在社会能有什么竞争力?在台湾就业困难,就了业又嫌薪水低,于是,又想跑大陆来,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大陆企业对台胞有照顾之情。

但大陆不是这些“巨婴”的摇篮,更不能容许“台独”分子两边吃。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小本本都要记上。

“中国新声音”在台遇袭,台独该不该打?

不打击这些人,后面的人就会形成一种心态,在台湾搞“台独”能搏到名利就OK,搏不到,就到大陆混吃混喝,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那么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台独”在岛内会常态化,而统派随着一辈人的老去,声势渐弱。

台湾舆论场对这两派形像描绘也非常清楚:

“台独”民主自由

“统派”黑帮暴力

民进党不就是这样吗?婊子要当,牌坊要立,还要骂别人是婊子。

昨天他们还在造谣说有十万共谍渗入台湾。对大陆,岛内政客大打悲情牌:你要统战我,你导弹对着我,你航母穿越海峡,你战机绕岛习行,我们很怕,我们是和平主义者。

和平吗?一个音乐节目来台湾大学,你们要组织人马闹场,冲上舞台撒泼,你们是和平主义者?谁才是砸场子的黑社会?

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有多少台湾歌星在大陆被万般宠爱?为台湾带回多少利益?扪心自问,除了大陆,还有谁会对你们这么好?

“台独”分子连音乐声都不愿接受,难道他们真的喜欢枪炮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