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人口灭绝:比尔·盖茨的生化战战书

我要说的这个事情是去年底——2016-12-31的“旧闻”。不过,从文字里的意思看,这个“旧闻”里的东西在今后十年内都是“现在进行时”,“保鲜期”长达十年,所以,就现在拿来说了。

《比尔·盖茨:未来十年可能爆发致命性流行病》:

【据外媒报道,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当地时间周五警告称,全球存在爆发流感等致命性流行病的可能,最近埃博拉、寨卡爆发突显了全球在迅速应对医疗危机方面的不足。
盖茨称,全球性应急系统不够强大,迅速开发新药和新疫苗的能力不足。
盖茨还表示,人类需要加大制定针对可能爆发疾病的治疗方案的力度,“我一直在祈祷未来10年不要大规模爆发流感等流行病。我认为我们将拥有好得多的医疗工具、更好的应急系统,但如果现在大规模爆发流感等致命性流行病,我们会相当危险”。
但是,盖茨为世界卫生组织应对2014年埃博拉的做法进行了辩护,称该组织既缺乏资金,又缺乏人手,不可能满足所有期望。
抗生素滥用加快了耐药性的产生,增加了治疗肺结核、艾滋病和疟疾的难度。
盖茨表示,出于人道主义和自身利益的原因,发达国家在应对疾病方面必须帮助发展中国家。他说,国际合作在消灭脊髓灰质炎方面取得了成功。】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个东西——一个特大号的“大善人”——比尔·盖茨对全球悲天悯人式的“关怀”。之所以要在大善人上加双引号,实在是因为这个比尔·盖茨,是个十足十的诡道货色。

据说呢,这个老汉在做电脑“视窗”系统发了横财之后,把全部家当捐出来成立基金。而这笔高达580亿美元的基金的一个要紧用途就是砸出100亿美元研究、发放疫苗给第三世界孩子用。

按常理,这个善举让人在未受病毒感染之前就获得对特定病毒的抵抗力,最直接的善果就是少死人,甚至于不死人。这对人口数字的稳定甚至于增长是有大贡献的。然而诡异的是:比尔·盖茨是坚决主张地球人口应该大幅减少的!用他在2010年2月18日发表的《创新到零》的演讲里的原话来说:

【“目前的世界人口有68亿,并且正在增加到90亿。现在,如果我们能在新型疫苗、卫生保健、生殖健康服方面做一些真正出色的工作的话,我们也许能降低10%-15%的人口。”】

在这句话里就提到了疫苗这个东西。而且还有“卫生保健”、“生殖服务健康”这两样好东西。按着常识性的理解,这三样好东西一起用上,人的健康状况会好上加好,人口数量纵使不会马上大幅增长,短期内起码维持不变是绝对可能的。但是,在比尔·盖茨的话里,这三样好东西却能让人口数字大幅减少10%-15%,是不是超出正常人能理解的范围了?

比尔·盖茨那是个大聪明人,不会说自相矛盾的话。能把常规的,有助于增加人口数量的手段用来大幅减少人口数量,肯定有不寻常的弯弯绕。这个弯弯绕是什么?

我国学者柴卫东先生在《生化超限战》中列举美国疫苗传播病毒的例子之后,指出:疫苗是可以用来传播病毒的,是可以成为病毒寄生传播的“载体”的。

人口灭绝:比尔·盖茨的生化战战书

比如,1976年美国的猪流感恐慌中,美国制定国家流感免疫计划,但是,在给4000万人注射猪流感疫苗后,发生500例不良反应,其中25人呼吸衰竭死亡,仅1人死于猪流感;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西半球的自然发生脊髓灰质炎已经绝迹,但是,截止1996年美国还在推广脊髓灰质炎疫苗。结果是,在1980年-1994年,美国所有119例小儿麻痹病例,100%是脊髓灰质炎疫苗所致。

既然疫苗这个东西,有了作为传播病毒的载体的臭史,那么,比尔“大善人”用推广疫苗的法子就可以弄死很多第三世界的孩子,那么也就能达到减少人口的目的了。从逻辑上讲这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呢,生活经验告诉我们,逻辑上成立的事情未必就能发生在现实中,也许美国的疫苗变病毒可以解释为医疗事故之类的技术原因呢?赔钱了事就行了么。况且,比尔“大善人”捐出家财做基金的形象辣么和蔼可亲,心眼子看上去还是很正面的么!但是我们要知道,在比尔“大善人”发横财之前,在非洲,美国人捐赠的疫苗可就承担了向非洲传播烈性瘟疫的“重任”,目的,就为了大量屠杀非洲黑人!

美国伦纳德·霍洛威茨博士的专著《突发病毒:艾滋病与埃博拉病》中有这样的文字:

【“1969年……美国国防部申请到1000万美元。作为政治或者种族武器,在实验室里研制成功的艾滋病病毒,主要对付黑人。可行性项目和实验室在1974年至1975年间完成;1974至1975年间造出了病毒。1977年,世界卫生组织开始为1亿多非洲人注射携带艾滋病病毒的天花疫苗。”】

人口灭绝:比尔·盖茨的生化战战书

人口灭绝:比尔·盖茨的生化战战书

看,作为一种种族灭绝的生物武器,艾滋病病毒由美国国防部主导在实验室制造出来,而后混入天花疫苗中,被世界卫生组织有组织的大规模输送到非洲,注射给非洲黑人,造成二十年后非洲艾滋病的大爆发。

不单这样,同书还指出:作为艾滋病流行的另一个高发人群,被美国主流社会极端憎恶的同性恋人群在1978、1979年间,在美国公共卫生署的实验性乙肝疫苗接种项目中被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在以上两个实例中,疫苗作为艾滋病的载体被运往非洲,被注射给美国同性恋群体,那就不能解释为医疗事故了,而是一种主观恶意的种族、人群大屠杀。疫苗,是可以作为一种人口灭绝武器被运用于特定地区的人群中的!

我们知道,美国政府是被比尔“大善人”这样的特大号的精英们把控着的,而且,美国精英们有上述堪称“瘟神”的罪恶勾当,那么,比尔“大善人”的疫苗,被用来向第三世界传播烈性瘟疫的事实也是可以成立的!否则,为什么比尔“大善人”为什么会把疫苗与减少世界人口作为“因”与“果”的关系而相提并论呢?难道有人要怀疑比尔“大善人”是个神经分裂患者,说一些自抽耳光的胡话?

所以说呢,比尔“大善人”在“旧闻”里的“预言”,实际上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战书——针对第三世界国家下的生化战争的战书!目的就是要屠杀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

艾滋病被美国政府作为武器用于非洲人口的灭绝,威力巨大。但是,余波效应也波及于其他的它不想灭杀的人群——白种人的世界里艾滋病也是横行无忌。在这个方面,美国人就像没脑子的纵火犯,给邻居纵火捎带了自己。所以呢,美国汲取“教训”,直接在输往第三世界的疫苗中注入使妇女无法妊娠的有毒成分达到灭绝人口的目标。

在上世纪1990年代初,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监督下,这样的,被混入使妇女绝育的有毒成分的破伤风疫苗被注射于尼加拉瓜、墨西哥、菲律宾这三个国家的育龄期妇女。这样的破伤风疫苗的注射对象就是这些国家15岁-45岁的育龄期妇女,只给她们注射,所有男性以及儿童,免了!破伤风疫苗一次注射后至少管用十年,但是,对这些妇女注射的疫苗要在数月内注射三次,确保疫苗内混进去的堕胎成分在那些妇女身体内保持极高的浓度,达到使人绝育的目的。这个手段有点像是当代战争中的定点清除了。

以这个事例做殷鉴,美国精英比尔·盖茨的疫苗,还敢用么?可以这么说,比尔·盖茨力倡的对第三世界国家援助疫苗防治致命流行病的勾当,实际上就是对这些国家发动生化战争!

看看这些事实,再回看比尔·盖茨的演讲中把推广疫苗与地球人口应该减少10%-15%的自相矛盾,我们足可以得出结论,比尔·盖茨打算用疫苗做病毒能做的事情——杀人!目标,10%-15%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口——9-13.5亿的人口。借口,就是它预言的“未来十年可能爆发致命性流行病。”那么,这个“发展中国家”有中国么?有啊,怎么没有?中国也是第三世界啊!

那么,当真流行病来了,比尔·盖茨的疫苗,咱要不要?不要?那就打扮一下,说成是世界卫生组织给的,要不要?如果中国大陆不要,不给面子,那么给台湾,台独们要不要?窃以为,台独们会全盘接受“买面子”的,会把这个作为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敲门砖的。那么台独们要了,也给台湾全省注射接种了,那么,借着台湾省人进出大陆的机会给大陆人传染了什么烈性瘟疫,这个不可能么?!小心哦。

比尔“大善人”还在它的演讲里说,如果在“卫生保健、生殖健康服方面做一些真正出色的工作的话”,也能起到大幅减少世界人口的作用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么……打着为妇女的生殖健康提供良好服务的旗号给育龄期的妇女做绝育手术,可以不?第三世界国家啊,有多少高水平的有良知的妇科专家能紧盯、预防那帮子和美国勾勾搭搭的大夫们干灭绝人性的坏事?

在1991年,巴西卫生保护就做过相关调查,44%的14-55岁之间的巴西妇女就被和美国勾勾搭搭的医疗机构做了永久绝育手术。90%的非洲裔巴西妇女被做了绝育手术。而这路手术的总后台是美国国务院下属的美国国际开发署。

大粪,正常人就称呼为大粪,但是,比尔·盖茨们就要把两个字竖起来念成“大米共”,恐怕就有上当的!

美国的比尔·盖茨们为什么那么仇视包括非洲人在内的第三世界人民?原因很简单,这些第三世界贫穷,但是自然资源丰富,他们理所应当享用这些自然资源带来的福祉。但是,比尔·盖茨们说:不行!应该都由我们这些文明层级高的人来使用!让你们用了,我们用什么?!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这个嘴脸和二战之前乘着兵船到处杀人放火占地盘,以举国之力向他国强行贩卖鸦片的海盗是一样一样的!但是,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之后,当AK系列步枪装备第三世界之后,比尔·盖茨们自然要换种方式,用威力最大,最隐蔽的生化战争屠杀这些脚下有资源,手中有枪的人民。

作为战争手段的生化武器,中国早就深受其害,抗战时期日本的化学炮弹,731的细菌炸弹都是。当1949之后,我们也有了针锋相对的手段能反击、防御对手后,在十四五年前,却又被突袭了一次——非典。

2002年-2003年那次非典,祸害的范围集中在中国内地、香港、台湾、澳门,以及新加坡和加拿大的华人群体。这些地区确诊的病例数占全球确诊病例人数的96%以上,病死率也是96%以上。而周边的日本、朝鲜没事儿!美国没事儿,欧洲也没事儿!这是一种“精准”的,专门针对特定族群的大规模瘟疫。这样的精准根本不是自然界病毒能办得到的。自然界的病毒平等的很,只要是人,就有被收拾的机会,管你是什么白种人、黄种人,还是黑人!但是,非典就专门针对华人,这是自然界进化产生的病毒么?

那时候,美国人发动生化战争的能耐,实在是我国当时不具备的,不知现在我国赶上了没有?或者说,起步了没有?这样的生化战争能力也是我们要急起直追的领域啊!拿出研制两弹一星的决心和人力物力尽快赶超美国,不妨把这个工作放在比研发、改进导弹更要紧的位置上全力投入!

事实证明,生化战争防不胜防!比尔·盖茨在去年底的“预言”,我们可以理解为它提前为自己的恶行擦屁股洗地,但是更要理解为“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宣占书!做好备战的准备,起码是思想上有备战的准备——所有反常的疫病流行都要首先向美国那一边做最坏的联想!防不胜防的生化战争,只有我们也具备相当强的针锋相对的反击能力,我们也有对等的反击手段才能威慑敌人,让敌人不敢对我们有半点坏心眼子!我们有了核武器,敌人还敢对我们核讹诈甚至于扔原子弹么?对付生化战争,我们也应当有生化武器!也应有针对美国的“非典”!

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真意!

一句伟大的格言:只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整个世界才能更和平,更美好!

关于非典那场生化战争,我顺带一下当年“非典”时候的一个民间“情绪”。

最早的非典爆发区域在广东,当时蜂起的传言中,对广东、广东人极端的不客气,把那里视作毒源;当非典病例出现在山西时,江苏的一个熟人通过电话和我聊天,用玩笑口吻说山西出了“毒王”,那地方去不得了。

这样的传言与认识,就是标准的地域歧视与敌视。在那个年头,中国虽有网络,但是,上网费奇高,一般人还上不起网。那些传言和认识多在熟人间的口口相传中流传,流播范围极小。但是,现在中国网民超7亿,假如再有那么一次非典式的爆发,那样的歧视与敌视会不会在网络上被放大?会掀起多大风波?进一步的,如果新的瘟疫被美国投放在特定的人群与族群中在中国蔓延开来,这个网络上对那些首先被加害的人群与族群会有足够的宽容与包容么?会把怒火向真正的罪魁美国那里投射一致对外么?如果真能那样太好了。可是,我以为到时候会有暗藏的水军和大V们浑水摸鱼搞乱人心的!会把真正的敌人美国掩护起来,进而引导“乌合之众”把最先感染病毒的无辜的受害国人作为发泄怒火的对象孤立起来,并攻击之!这个光景不一定能引出多少隐伏的不安定因素,制造出什么样的国家内部的混乱……,这个危害怎么想都不为过。哪怕疫病被成功阻击,病毒被彻底灭杀,但是,被网络上不良情绪“灌洗”过的头脑会很快重新恢复理智么?被互相伤及的人心会马上恢复平静么?这个国家会不会短时间安定下来?

再次强调,对付生化战争,中国人思想上应该有防线,举凡中国有大规模的疫病流行爆发,首先要想一想是不是美国发动的生化战争?应该向那个方向尽量集中注意力,而不是对准无辜受害的国人发泄不良情绪。

比尔“大善人”的预言,千万别理解为它是在发善心,实际上指不定有多少冷血黑心的打算呢!不要以为和美国的战争仅仅是导弹飞来飞去,军舰、战机在大洋、天空上往来驰骋,不可排除的一种可能是病毒肆虐!倘若美国用病毒、疫苗发动进攻,我们准备好应战了么?比尔·盖茨的战书,我们当回事了么?

千万,千万,千千万,别把比尔·盖茨当好人!对美国的那些同道精英们,我们一定要以“智子疑邻”的心态看待它们的言行;戴黑色眼睛看它们的面相;以阴谋论统帅头脑认真研究怎样对付美国!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